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网游末日之至尊装备栏 > 第六百八十章:旧梦

第六百八十章:旧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眉毛如山峰般拉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深邃的眼眶,闭着眼,睫毛微弯确实那么的浓密修长,从没有见过男人竟然有着那样的睫毛,鼻子高跷,明明没有化妆,居然可以那么的立体,薄唇轻闭,红润有泽,真如婴儿般胶原蛋白,竟然没有什么唇纹。

    靠近他,靠近他,再近些,看不到毛孔!

    那不尖不圆的下巴,整个脸极其的有辨识度,只一眼,他的模样便刻在了江欣的脑子里。

    从他的鼻子和唇部,下巴来看有些熟悉,不就是昨天她抬回来的那个男子吗!

    居然长得那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江欣第一感觉,这是上天遗落的天使。

    脖子细白,微凸的喉结是那么的性感。

    再往下,本以为他那鲜嫩的模样,定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柔弱的定是缺乏锻炼,可隐隐凸起的……

    天呐!这不就是传说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神吗!

    再往下,只一眼,江欣忙用挡住,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红扑扑。

    不行不行!她怎么能偷看人家!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江欣立马跳开,离林东远远的,想了想,他这样躺着也不行,冷气还开着,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要说怎么使总统套房,啥都有,看到旁边的一床薄被,江欣半闭着眼,爬上床,给林东盖上。

    待看着只露出个脑袋的林东,江欣总算是放心地呼出了口气。

    再次细细打量起林东来,呆呆的看着他那脸,昨天被眼镜盒帽子挡了,还看不出来的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一眼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可昨日他那脸色,又是为何?

    明明那么痛苦,靠在她身上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脸色发白发灰,她被吓到是真的,可是她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洗浴了大半天,不知晚上几点出来的,现在他的脸色也终于不是昨天那么吓人,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更像是身体虚脱出来的,其还透着些许的红泽,大概是身体在慢慢恢复吧。

    难道是他的病?

    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然以他昨天那副模样,若是第一次,早就进医院了,哪还会让她带他来宾馆?

    那就是说,他这种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即便很是痛苦,他也要自己扛过去?

    “……”江欣此时一想到他本是拥有美好年华的少年,却患上如此奇怪的病症,痛心!

    那种痛苦她不敢想象,他昨日救她时表现出来的气魄,他学的那些武术功夫,怕大多都为了强身健体,改善他自己的病症吧。

    女孩子就容易多想,脑洞无限,江欣无限yy起来。

    此时的林东还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江欣判定为身患恶疾的美少年,还在自己的睡梦补充着体力。

    “你醒了?”江欣瞪大着双眼紧盯着林东艰难眨动的眼皮。

    “你是……”

    江欣知道经过痛苦之后的林东,肯定会暂时性的忘记,“我是江欣,昨天你帮过我,还记得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