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南诏公主 > 第七章 侍婢

第七章 侍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授衣昨晚得了柔桑的嘱咐,公主今早肯定会早起,所以一大清早,辰时不到就拖着暮烟起来给公主准备早膳。客栈虽有吃食,柔桑始终觉得太过粗糙,怕公主吃着不合胃口。公主连日来疲于奔波,好好的一餐饭也没吃上,趁着有条件改善伙食,她要好好地给公主补一补。两人一早就前去城门口的早市,赶着开城门的第一波郊外的农户运新鲜的蔬菜和鲜肉进城,采买优质的食材。两人回来后一直在客栈的小厨房忙碌,看着睡眼惺忪,一边强打精神,一边哈欠连天的暮烟,授衣有些于心不忍。

    她们八个人,其中柔桑、流火、凌寒还有她,她们的父母都是服侍逍遥王多年的奴仆,那时逍遥王见她们与公主年岁一般大,就被挑选出来做了公主的贴身侍婢。后来,逍遥王觉得光她们四个侍婢在公主身边服侍实在太少,于是又从外面挑了这四个小姑娘,晨曦、舞阳、暮烟和月影都是那时买来的无亲无故的孤女。柔桑是贴身服侍公主的大丫鬟,年岁比公主还要长上两岁,大气稳重,淳朴厚道,是最早跟着公主的,也是她的左膀右臂,晨曦小丫头被指派跟着她跑腿;流火武功最厉害,月影轻功极佳,擅长刺探消息,两人负责保护公主及大家的安全;她和凌寒、舞阳还有暮烟四人平常主要负责照顾公主的饮食起居,其中凌寒性子文弱清冷,敏感聪颖,擅诗书、工文墨,小的时候是监督公主好生学习的不二人选;舞阳性子活泛年龄最小,大家都比较爱护她,她是公主身边的活宝,最能逗大家开心,为公主解闷,也是最不省心的一个,时常和公主一起胡闹。舞阳和凌寒,一个憨傻,一个聪慧;一个风风火火,一个冷若冰霜;一个喜欢玩闹,一个颇负才气。两人时常吵吵闹闹,在八人中个性最鲜明。倒是她和暮烟,平凡低调,尤其是暮烟,在这八个人中最不显眼。小小年纪,忠厚老实,话本就不多,这段时间跟着吃了不少苦,始终没听到过她一点怨言。

    早起天还泛着青色,客栈小厨房是专门给有需要的客人用的,此刻只有她俩在这里忙碌。暮烟突然开口问道,“授衣姐姐,你说公主这次能搬到救兵吗?”

    “我相信公主可以的。”在授衣心里,公主值得这世上最好的福分。“公主人美心善,待人又好,一点也没有千金大小姐的蛮横骄纵。她人这么好,一定能获得上天的眷顾,逢凶化吉的。”

    这一点暮烟深表认同,她幼时也是给官宦人家做奴婢,家中有个小姐任性刁蛮,颐指气使,任意践踏下人,从未将他们当作人看。她尚且只有六岁,在那府里受尽折磨奄奄一息,被他们扔到荒野。幸亏被逍遥王府路过的管事救下,才到了公主身边。公主纯真善良,平易近人,和她们亲如姐妹。她们虽是公主贴身侍婢,实际上随公主生活待遇优渥,胜过一般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

    暮烟赞同道,“公主这么好心的人,一定有好报的。希望公主能早日找到贵人相助,帮她渡过难关。”

    授衣听了她的话,微微叹了口气。

    “授衣姐姐,你为什么叹气啊?”

    授衣小声说道,“我昨晚听流火说了,太子不在长安城。”

    这确实不是一个好消息,此刻公主唯一的依靠太子也不在京城,还有谁可以帮她呢?说完两人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默默地做着手中的活计。

    灶台上蒸着茯苓糕,热气窜出,香味浓郁诱人,最适宜奔波劳碌之人调理身体。授衣闻着香味对自己的手艺心满意足,想着公主近来颠沛流离,不禁黯然。她从来都以为,公主会一直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没想到一切都在公主从那位浑身是血的勇士手中接过一封信和一个包裹开始改变。她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身份尊贵的公主会被人疯狂追杀,逼上穷途末路。

    半晌,暮烟一边摘着菜一边喃喃道,“不过我还是相信公主可以度过难关的。”

    授衣转头对她微微一笑,因为她也信。

    “咱们公主从小养尊处优,哪吃过苦。公主以前在谷里的时候,冬天怕冷赖在被窝里起不来,夏天怕热不爱练功,书读多了嫌脑仁疼,字写多了嫌手酸。可是没想到,这次遭遇这么大的变故,连我都吓呆了,一路上又这么危险。是公主带着我们穿山越岭,风餐露宿,历尽千辛万苦。当时,我心里又害怕又累,有时都快忍不住要哭了。可是看到她这么坚强勇敢,从不叫苦,我也就挺过来了。所以我相信,公主一定可以渡过难关。”

    暮烟的话或许是她们八个丫环的共同心声。自小娇生惯养的公主此次确实让她们刮目相看。她们在南诏收到报信后立即返回,但很快后面就有了追兵。公主并未表现出娇气和软弱。

    “对呀,公主遇见危险有自己的决断,知道如何隐藏行踪,带着我们深入密林躲避追兵。遇见困难也毫不退缩,南诏山地毒瘴四溢,毒蛇猛兽居多,山路那样难走,公主都想办法一一克服。不仅如此,公主还极重情义,这一路上我们有人受伤有人生病,公主谁都不愿意抛下,坚持带着大家一起走。”

    说到这里暮烟眼圈一红,哽咽道,“平常都是我们照顾公主,可这次她却反过来照顾我们,还鼓励大家不要放弃。她这样好的人,为什么要遇见这样不好的事情。”

    授衣也很感动,只是暮烟她们四个小丫头还小,只看到了公主坚强勇敢的一面,没看到她变化的另一面。这也是她们四个大丫头担心的地方。公主突逢巨变,仿佛一夜之间变了个人,变得深沉坚定,却也没了往日的活泼生气。公主在逃亡的路上常常闷不吭声,一个人发呆。那样拼了命地赶路,似乎是在有意地折磨和惩罚自己。她们何尝不知道她心里难过。世上最亲的人遇难,生死攸关,却没有能力解救,可她把她的惶恐和无助藏了起来,只给她们看她坚韧的一面。那个背叛她,陷害她亲人的人是她曾经十分喜欢和信任的人,她把伤心和难过藏了起来,只给她们看她理智清醒的一面。她这样硬撑,这样自己一个人扛,她们也跟着心疼,怕她熬不住。

    一顿还算像样的早饭快备好了,可这些粗糙的器皿和简单的食物,就算她再怎么用心准备,都仍然不及惘然谷的好。这段时间,授衣曾无数次地在睡前期许明天一早醒来,一切都好了,南诏没有内乱,南诏王和王太后还是好好的,公主不用再遭受这样的痛苦罪孽,她们还是像以前那样陪着她开心快乐地生活,而她们所经历过的一切不过是噩梦一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