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 > 第292章 番外二 生日

第292章 番外二 生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风极反红了。

    陆行舟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千岁的老魔居然能够一夜之间老树开花,凭一个食客随拍的照片吸引几十万粉丝。

    “确实颜值高啊,侧颜杀。”颜如玉对着网上疯转的照片星星眼,“看这好像精雕细琢出来的下颌线。”

    “瞎吹什么?比小魔物差远了,”陆行舟躺在沙发上剥桔子,边吃边往她上瞄了一眼,嘀咕,“单身千年的老脸……”

    颜如玉:“哪儿单身?有顾老板呢。”

    陆行舟和蔼地看了她一眼。

    “当然最帅的还是大哥。”颜如玉字正腔圆。

    陆行舟挑眉:“哦?”

    “大哥之上还有大嫂……不组长。”颜如玉谄媚地说,嫌弃地指着,“姥爷的颜值跟普通人相比还算高,但比起你们二位,那可就是云泥之别。”

    陆行舟美滋滋地笑起来,笑了两秒,蓦地一沉脸:“你叫那老东西什么?”

    “风前辈!”颜如玉麻溜地改口。

    “这还差不多。”陆行舟满意了,剥完桔子丢进嘴里,两眼蓦地瞪圆,露出惊艳的表情。

    颜如玉舌尖开始分泌唾液:“你桔子是不是很甜?分我尝尝。”

    陆行舟捂着嘴,连忙摆:“不甜,特别酸,你别尝。”

    颜如玉一眼识破陆行舟的诡计,相处这么多年,早对他的套路了如指掌啦——他若说甜,推荐你吃,千万别上当,一定酸掉牙了;而他若说酸,让你别吃,兄弟,更加别上当,这货是想吃独食呢!

    “很酸?”颜如玉搓着,假笑,“那怎么能让你一个人酸呢?作为你的秘书,我要帮你分担滴,来来来,给我一半。”

    “不了吧,”陆行舟讪笑,还无意识地往后藏了一下,“真的酸,不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吗?”

    ——这桔子一定好吃上天了。

    颜如玉一个猛虎下山,从他里抢过半个桔子,得意到挤眉弄眼,剥起一瓣塞进嘴里。

    然后被酸哭了。

    “呜哇!!!”

    陆行舟终于露出诡计得逞的奸笑,语重心长:“早跟你说了,不甜,特别酸,让你别尝,你还上抢,这孩子真是的,不相信爸爸,看,酸掉牙了吧,该!”

    “我……你……”颜如玉抓一张纸巾糊在涕泪横流的脸上,悲痛欲绝。

    陆行舟将自己的半个桔子也放在她面前:“帮我分担是吧,来,吃,剩一瓣我就扒了你的皮。”

    “你还能再坏点儿吗!!!”颜如玉吼。

    “这就是爱~~”陆行舟施施然拿起她的,看着里面的照片。

    ——风极反系着蓝黑色的服务员围裙,白衬衫袖子卷到肘,正仰着脸,逗弄蹲在柜子上的小黄猫。温暖灯光落在他的脸上,映得他唇角一抹笑意温暖而又柔和。

    “完全是照骗!”陆行舟道,“别看他脸上笑成这样,心里指不定在想什么坏点子。”

    颜如玉痛苦地吃着酸桔子,嘟囔:“内心阳光点,你比这桔子还酸,明明网友们都夸他眼神温柔。”

    “网友们眼神不好,是真不好!”陆行舟摸着下巴道,“活见鬼,那老东西从饭馆开业就来帮了那么一次工,怎么就被拍到照片发网上去了呢?还有,黄太吉他不好好学习,跑柜子上去干什么?”

    黄太吉背着书包兴冲冲进门,正好听到最后一句话,立即一个急刹车,后背贴在玄关墙上想了两秒,果断变成猫身,拖着书包沿着墙根溜走。

    然后一头撞在了结界上,惨叫:“喵哇!!!”

    “喵哇。”陆行舟学他的叫声。

    黄太吉讪讪地转过身来:“陆叔好,颜姐好,石叔没在家呀?”

    “他交物业费去了。”陆行舟招,“过来。”

    黄太吉:“我要抓紧时间写作业呢。”

    颜如玉好奇地问:“作业很多?”

    “不是的,”黄太吉道,“陆叔教育过我笨鸟先飞的道理,我知道自己天分低,所以要勤奋学习,主动做作业。”

    颜如玉肃然起敬。

    陆行舟:“书包拿过来我看看。”

    黄太吉叫:“哎,书包是个人**,怎么能随便看?”

    “我是一个不尊重孩子的无良家长。”陆行舟拎着黄太吉的书包往茶几上一倒,哗啦啦……各种玩具办和没吃完的零食堆满了茶几。

    “嗬!书包容量这么大?”颜如玉看着茶几上的“小山”,大吃一惊,好奇地翻看书包牌子,“活见鬼……这什么意思?”

    陆行舟:“没见识了吧,这可是冥界的顶级名牌包,有独特的扩容设计,容量巨大,还有反重力效果,背着一点都不重,装几十斤东西都跟没装一样,所以叫‘活见鬼’,这一个包好几十万呢,还要配货才能买。”

    “几十万?软妹币吗?”颜如玉感受到了被重男轻女的痛,酸溜溜道,“你们可真疼阿吉,得大哥颠多长时间大勺才能挣到啊。”

    陆行舟:“这是阿吉过生日时小阴送的。”

    “嘶……”颜如玉倒吸一口冷气,恨不得一口气把书包吸进自己肺里,拉着陆行舟急道:“我也快过生日了,你看……”

    陆行舟:“你不是上个月才过吗?阿羽还送了你一只口红,两百多块呢!!!”

    颜如玉:“上个月那是我忌辰,这次是我冥诞,如果阴天子弟弟肯送我一个‘活见鬼’的话,我还可以过一下这具义躯的生产日期……”

    “过个锤子!”陆行舟没好气,“挑一个过一下就得了,你老子我还没生日呢。”

    黄太吉正悄悄将茶几上的零食往身后藏,闻言一愣:“没生日?”

    陆行舟:“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黄太吉:“那你生日就是蹦出来那天呀。”

    “不记得了。”陆行舟笑着摇头,“时间太久了,当年沉迷修行,完全没有过生日的意识。”

    黄太吉眼神飘忽,小声嘀咕:“第一次听说还能沉迷修行,是游戏不好玩还是零食不好吃……”

    颜如玉想了想:“我记得你有生日啊,不然你身份证号哪来的呢?”说着她拿翻了翻内部信息,“你是2月0号生日呢。”

    陆行舟眼皮抽了一下。

    颜如玉:“你今年生日过去了呀,阴天子有没有送‘活见鬼’给你?”

    “不用他送。”陆行舟木然地想:这日子本身就活见鬼。

    “哎?”颜如玉见他神情不对,回过头来思索了一下,叫起来,“2月0号?2月有0号?”

    “没有呀。”黄太吉回答。

    颜如玉:“这是怎么回事?”

    陆行舟仿佛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往,惨痛地闭上眼,咬牙切齿道:“都是任不仁那王八蛋的诡计!”

    早年间恶魔横行,凤尾螺成立之初,不拘一格降人才,英雄不问出处,导致黑户较多;后来管理日趋正规,开始统一给降魔师们办理身份证。

    陆行舟在填申请表格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出生年月,于是向同期入职的任不仁请教。

    任不仁不愧出身妖界贵族,对星象历法极为精通,大一挥,陆行舟的生日就变成了2月0号。

    石饮羽进门的时候,看到客厅里爷儿仨都一副十分难以言喻的表情,笑道:“在聊什么呢?”

    “大哥你回来啦,”颜如玉打招呼,“在聊大嫂……不,组长的生日。”

    石饮羽怔了一下,突然懊恼地用力一拍脑门——两人相识上千年,居然从没给陆行舟过过生日。

    黄太吉道:“陆叔的生日是2月0号呢,你说腻害不腻害?”

    “腻害极了。”石饮羽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抱了一下陆行舟,“怎么回事?”

    陆行舟:“当年被任不仁算计了,怪不得他从来没送过我生日礼物。”

    石饮羽:“……”

    陆行舟:“不过我也没送过他,他自己有生日但从来不过。”

    颜如玉好奇地问:“大哥生日是哪天?”

    石饮羽:“6月6日。”

    颜如玉:“是你化成人形的日子还是修出灵智的日子?”

    “是行舟捡到我的日子,”石饮羽笑道,“从那天开始,我才算真的有了生命。”

    颜如玉简直要为这样的爱情流泪,动情道:“他给了你生命,这么说,组长还相当于你的母亲……”

    声音戛然而止。

    颜如玉两眼盯着近在咫尺的符纸,颤声:“组……组长,如果我没猜错,这符纹是五雷轰顶咒……您稍安勿躁……千万别抖啊!!!”

    说实话,石饮羽也想召天雷轰了她。

    陆行舟收回符纸,然后在颜如玉舒出一口气的时候,迅雷不及掩耳地出,弹了她一个脑瓜崩。

    响得黄太吉怀疑颜如玉脑壳被弹漏了。

    颜如玉离开后,黄太吉也麻溜地写作业去了,客厅里就剩石饮羽和陆行舟两人。

    石饮羽拉着陆行舟的放在掌心揉搓着,低声道:“是我疏忽了。”

    “不是你的错,是我们都没有过生日的意识,”陆行舟道,“我也没给你过过。”

    石饮羽:“我想补给你。”

    “我还想补给你呢,”陆行舟笑着捏捏他的脸,“欠你那么多年,怎么补得完?”

    石饮羽:“我们一起办一场,怎么样?”

    “不麻烦了吧……”

    “我来办。”石饮羽掰着指头算,“地点就在我们饭馆,我亲自下厨做一桌好菜,叫上颜如玉,还有风前辈两口子,任不仁……给他发个请柬,来不来随他,攸昌多半没时间,当妖王太忙了,要不要邀请太华和云烈?”

    陆行舟没想到他这就盘算起来:“你玩真的?”

    “我欠你一千多场生日宴,当然要玩真的。”

    “那得多少钱啊……”陆行舟感到肉疼。

    石饮羽:“宾客们要送生日红包的,那还是邀请太华他们吧,这俩的红包一定大,冥府那几个……”

    陆行舟明白他的意思:判官抠门成那样,说不定给二百块红包,然后带八口人来吃喜酒。

    “我们只邀请小阴一个,”陆行舟异想天开,“请柬上特别注明不许带判官随行。”

    石饮羽:“理智一点,你会失去小阴的。”

    “说得也是。”陆行舟思考再,发出老父亲的感慨,“小阴眼光不行。”

    石饮羽:“无解,那还是给冥府发请柬吧。”

    “发。”陆行舟点头,过了一会儿,突然又发出一句感慨:“判官眼光也不行。”

    石饮羽:“嗯?”

    陆行舟:“居然没看上我们小阴,可见他的眼光问题更大。”

    “你操这个心干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由他们去吧。”

    石饮羽拿出一个本子,趴在茶几上写写画画:“大概几桌?什么菜比较好?大家都有什么忌口?顾老板好像不吃辣……”

    陆行舟趴在旁边,看着他的本子渐渐画满,忧心忡忡:“龙虾就不要了吧,太贵了,还有那个海参,换成虾皮……啧,感觉还是好贵,等等,你刚才不是去交物业费了吗?”

    石饮羽点头:“是啊。”

    “多少钱?”

    “不多。”石饮羽道,“海参换成虾皮不好吧,难道还能葱爆虾皮?”

    陆行舟:“你别转移话题呀。”

    石饮羽放下,双搭在他的肩上。

    陆行舟感受到一丝沉重,他们从搬来这个小区还没交过物业费,前段时间遇到保安,提了一嘴,才想起来还有这茬。

    “万二。”石饮羽悲痛地说。

    陆行舟一愣:“什么?”

    石饮羽:“万二,这小区是豪宅,5元/平米,咱们家足足有一千二百平呢。”

    陆行舟表情瞬间凝固。新网址::,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