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异端教条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女神的怒火

第六百三十五章 女神的怒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由璀璨宝石所砌成的奢华宫殿内,高傲的女神正肆意发泄着祂的怒火:

    “污秽的魔物闯入我的国度,掠夺我的财富,屠杀我心爱的羔羊们,为什么?为什么就没人发现?……”

    “你们都是一群废物,我的损失谁来赔偿!……”

    “哦!看啊,我可怜的羔羊们被可恨的恶魔勾走的灵魂,每个都像珍珠一般昂贵,你们这群废物,究竟让我损失了多少珍珠……”

    神使和神侍们就这般默默承受着女神的发泄。

    每一句喝骂都是由纯粹神威所点燃的神性之火,灼烧在身上会有种连灵魂也要燃烧殆尽的剧痛默默承受着痛楚,没有一个胆敢出声反驳,哪怕是叫出声都不敢,因为这样只会让脾气不好的女神更加的愤怒。

    发泄完毕,夏兰丝驱散了覆盖在侍从们身上的神性之火。

    身披水晶长裙的窈窕胴体回坐在由七色宝石雕琢而成的王座上,余怒未消的模样为绝美的面庞带去些许狰狞感。

    为财富的损失而狰狞,为信仰的流失而心痛。

    看着眼前依旧呆立在自己面前的侍从,女神的怒火再度上涌:

    “你们这帮废物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干活?是想眼睁睁的看着我的这点家当被深渊的蝗虫们啃光吗?”

    女神头上带着一顶璀璨生辉的冠冕,上面大大小小镶嵌了数十颗珍珠,然而此刻,其中最大的那颗已经开始浮现黑褐色、难看的斑纹,且还在逐渐扩大中。

    ……

    宝石与珍珠女神夏兰丝,属于善神阵营,与贵族女神、水晶少女属于同盟,都处在万神殿的边缘席位上。

    美丽而高贵、傲慢而偏执、霸道而强势、冰冷而刻薄,喜好奢华,鄙视贫穷,另一方面又受到公正女神的影响,极端厌恶好吃懒做、不劳而获、志大才疏却又过度贪婪的人,对于拥有这类品行的人总是实以最严重的亵神罪。

    尽管行为、个性都同属极端,但仍旧可勉强划分在秩序中的善神阵营内,受到公正女神的庇护。

    与独来独往、无任何盟友的时光与变序之神不同,夏兰丝不仅有着自己弱小的同盟,且还受到善神阵营中坚力量的公正女神庇护。

    公正女神和祂的丈夫正义之神都是天界的强大神祇,实力比起天灾之主只强不弱,在天堂主宰升格成为维护平衡的伟大存在时,这对夫妻便是主持正义、守护善良最强力量。

    弑杀这样的神,带来的麻烦不小。

    不过,这对于胆大妄为的法外狂徒来说并不算任何问题。

    时间之神来到‘明日之星’的位面。

    这里是深渊近期首次向外扩张的牺牲品之一。

    在这个位面,时间之神不仅嗅出了地狱的恶臭,也感受到来自炼狱的焦灼。

    世俗世界被撕开一道道连接向深渊的裂缝,充当先锋的正是地狱恶魔。

    ‘明日之星’不过是个中等位面,在面对恶魔的冲击下毫无胜算。

    昔日富庶的艾哲伦王国大地遍起狼烟,即便是古老的王城也被战火所笼罩。

    尖啸的蝠魔盘旋在城市上空,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噪音,干扰施法者的法术释放;

    高大的牛头恶魔正面冲击城墙,单手便能挑翻手持长矛冲锋而来的重骑兵;

    地狱龙人双手持火连放,精准摧毁城墙上的一座座箭塔,一台台投石机……

    数之不尽的恶魔从四面八方包围王城而来,短短三天的时间内,王室近卫军、城郊护卫军、城市守卫、王城军团等一系列职业正规军近乎全军覆没,皇室法师团损失惨重,如今只是依靠教会的神殿骑士团、武士团、教会牧师以及武装僧侣在勉力支撑。

    守护了王室百年的传说剑客不止一次冲出城外,斩杀了数之不尽的强大恶魔。

    然而在第三天,上位地狱种族开始出现了。

    手持岩浆长鞭的炎魔成为了传说剑客难以应付的强敌,仅仅是一头便可令其陷入苦战。

    然而,随着时间的增长,传说剑客将要同时面对三头传说炎魔,而随着其它的上位种族出现,尤其是恶魔骑士,心灵奴役者、眼魔等强大兵种出现后,本是一盘散沙的恶魔瞬间成为训练有素的军队,在第三天的黄昏之刻攻破了王城城门。

    传说剑客的尸体在炎魔的碾杀下只残留了上半身,坠落到破碎的城门边,干涸无泪的双眼凝视着燃烧的王城,见证了这个被自己守护了百年的国家敲响丧钟的那一刻。

    之后的结局已经没有必要再看了,整个大陆上,不只有艾哲伦王国遭遇恶魔的袭击,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实力都无法幸免,沦为了深渊脚下的牺牲品。

    凝聚一点神性之种,时间之神将其抛入到位面之内。

    ……

    一座普通通通的小镇,宁静的祥和,在深渊战火的燃烧下逐渐步入毁灭的边缘。

    依靠着屋门,卡蕾尔挥舞着手中的斧头,狠狠劈在顽劣魔徒的头上。

    斧刃深深卡在魔徒的头盖骨中,一时半会,尖叫不停的恶魔不会马上死去。

    一脚狠狠踩在对方的膝盖上,卡蕾尔咬着牙,奋力抽出斧头。

    在这一过程中,旁边的狡诈魔徒看准机会,张口狠狠扑咬过来。

    卡蕾尔发出一声惊叫,随即被狠狠咬住了手臂。

    除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痛外,还有一股阴毒的灼烧感,仿佛淋到了硫酸一般。

    斧头已经卷刃,卡蕾尔没有任何犹豫,反转斧刃狠狠敲在狡诈魔徒的头上。

    受到重击,魔徒反而发起狠来,一把将卡蕾尔撞入屋内。

    说到底,她依旧只是个不到十四岁的小女孩,因为父亲是铁匠,在家里帮忙了几年,有了几分打铁的力气,镇上同年龄的小子扳手腕都没有一个能赢得过她。

    只是,她运气不好,遇上了恶魔。

    此刻,屋顶已经被一头蝠魔给撞烂,父母被吃剩的尸体就摔在自己边上。

    血淋淋的恐惧刺激着卡蕾尔逐渐麻木的神经。

    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是这样,斧头已经砍坏了,自己也受伤,刚才被咬了以下,脑子现在昏昏沉沉的,估计是中毒了。

    爸妈也死了,自己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也没有什么未婚夫,就这样死掉,也没有什么牵挂了吧。

    恶魔不断靠近着,卡蕾尔的视线不断模糊了起来,直到下一瞬,有流星在自己的眼前划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