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霸武刀王 > 第397章 花无缺和铁心兰

第397章 花无缺和铁心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深夜的皇宫格外寂静,飞檐下吊着灯笼。

    巡夜的卫兵挑着宫灯,慢吞吞的在道路上行走,腰间挂着佩刀,刀鞘和腿部的甲片摩擦着,随着步子的迈进,发出细细的声响,在黑暗中回荡着,十分诡谲。

    今天那个蒙面刺客正是花无缺。

    他尾随元天进入了西六所,看见元天被御林军缠上了,于是便蒙上面,跃上了屋顶。

    果然御林军中计,成功为元天开脱,并引起了御林军和大内高手的追杀。

    但他一跳奔逃,不但逃脱了追杀,还在皇宫内躲了起来。

    直到夜深人静时,才从一处密室中钻了出来,正准备逃走。

    花无缺听说过,除了这些巡逻的武阉,在很多隐蔽的角落里,还有大內高手隐藏着。

    幸亏,手中有一份皇宫的地图上标明了暗哨的位置。

    此时,花无缺小心的跳下宫墙,隐蔽在角落中,躲避着巡逻队和暗哨,向坤宁宫方向摸去。

    脚步在坤守门口停下,这可是那个什么太后的寝宫。

    可是,听人说过,这里警卫最森严,高手最多。

    身形帖着墙向前移动,终于,来到了乾清宫。

    花无缺心里打算着,既然来了,何不干一票大一点的,干脆把这个狗皇帝宰了,然后再把龙玺夺到手,帮助元天夺下大周朝。

    那可是奇功一件呢。

    于是,花无缺小心翼翼的,借着台阶扶手,柱子的掩护,终于来到了宫殿的侧门边。

    再拨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轻轻的插入门缝,轻挑着门闩。

    手禁不住微微的抖了抖!

    花无缺心中暗说:“我现在可不是来偷鸡摸狗的,而是为了西凉,为了天下而来!”平复了内心的不安,才把门闩拨开,轻轻的推开偏门,迅速钻入了宫内。

    把门关上,就去找什么龙玺。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巨大的窗子上挂着丝绸窗帘,外面的灯光透进来,已昏暗无比。

    墙上挂着字画,顺着字画望下,案桌上,一叠空白圣旨赫然摆在那里。宝玺呢?四处张望,目光落在一个精致的箱子上。

    箱子没锁,轻轻打开箱子,但里面什么也没有。

    再找,也没看见龙玺的影子。

    看来,龙玺是大周的权力信物,说不定那个皇帝正抱着龙玺睡觉呢。

    正欲转身离开,却听见隔壁房间里,有个宫女在打着哈欠。

    “糟糕,有人起床了!”手中不由自主的抽出靴子中的匕首,心道:“千万不要逼我杀人呀,可爱的宫女妹妹,你乖乖的睡觉吧,千万不要过来呀!”

    “小燕,你干什么去?”床上另一个宫女在迷迷糊糊的问。

    “看看窗户关严了没有,万一有老鼠进来,咬坏了东西,我们可吃罪不起!”小燕说着一边爬起床,就走了过来。

    花无缺摒住了呼吸,右手抓紧匕首,为了不被发现,唯有杀人灭口了。

    宫女越走越近,花无缺手中的刀抖着,咬着牙,身子禁不住抖了抖。

    暗夜里滥杀无辜和光天化日下的战争厮杀不同而语,那是一件残酷而别无选择的事。

    正当小燕挑开暖冬阁帘子的一刹那间,外面突然亮起了火光,然后是一片喊杀声。

    “有飞贼,有飞贼!”小燕收回拉着门帘的手,对着床上的宫女叫。

    床上的宫女也爬了起来,“啊,飞贼?在哪?快去看看!”接着两人凑到窗边,掀开窗帘,向外面张望着。

    飞贼?外面也有飞贼?花无缺以为被发现了,却想不到外面又来了飞贼,莫非是元天来接应我了?

    花无缺把刀子插入靴中,悄悄的从侧门溜出了暖冬阁。

    外面火光冲天,数百名武装太监举着火把和兵器,正朝着暖冬阁蜂拥而来。

    跑在前头,是一个胸脯鼓鼓的黑衣人。

    “居然,是个女人?但她来宫中又是什么目的呢?”花无缺赶快跃上了屋顶,伏在屋顶上,观察着下面的情况。

    望向那个黑衣人,只见那个黑衣人一跳一跃,左拐右弯,正努力脱逃。

    随着御林军们大声高叫,惊动了更多的守卫,南门,西门,北门,守军都涌了过来。火把焰焰,火光通明,大队人马从值班房里涌出,城墙上,马上排满了御林卫的士兵,大有插翅难飞的架势。

    黑衣人被太监们团团包围,近百支弓箭对向了他,正步步向他逼近。

    趁所有人都集中到黑衣人身上的时候,花无缺准备开溜了。于是,轻轻的跃下地上。

    “呀!”

    在跃下的刹那间,背后的窗户却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

    凄厉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那些弓箭手突然转身,望向了背后的坤宁宫。

    目光所望之处,是一个刚刚从屋顶上跳下的黑衣人。

    原来,是宫女看见了正在跃下的花无缺,惊叫了一声。

    见鬼了?御林军们全都愣着了,怎么又出现了一个飞贼了呢?

    就在这愣神的当儿,那个被侍卫们重重包围的黑衣人一跃而起,直接踏着侍卫们的头顶朝花无缺这边奔了过来。

    御林军们顿时大乱,手上的箭射了出去。

    吱吱的响箭,乱箭中,传来了几声惨叫声,有几个侍卫被乱箭射中,倒了下去。

    花无缺趁着混乱的当儿,转身就跑,和那个黑衣人同一个方向逃去。

    皇宫实在是太大了,不熟悉地形,自己就先迷路困在里面了。

    幸好有地图在手,否则就算没有追兵,也难以走出去了。

    此时,四周都是火把,全是侍卫和御林军。

    还有骑着马的禁卫骑兵,也冲了过来。

    “坏了!看来真的是插翅难逃了!”

    “那里飞贼?竟敢跑到宫里来了!”一匹粽红色的马上,坐着个英俊高大的男子,红披风,剑眉大眼,一脸杀气。

    来的正是御林军统领李贲虎。

    花无缺和那黑衣人汇在一起。

    黑衣人背靠着花无缺,望向他的眼睛,似曾相识。

    “千万不要暴露身份,马上那个妖人,就是御林军统领李贲虎!”

    万万想不到,那黑衣人是个女人,更想不到,居然是铁心兰。

    铁心兰不是在西凉么,她跑来京城干什么呢?

    花无知愕然张了张嘴,差点就要叫出声来。“心兰姐,你来干什么呢?这不是添乱么?”花无缺暗骂着。

    目光再次望向那英俊得有些妖艳的李贲虎。

    李贲虎?

    不就是个男人么?现在怎么像个美丽的女人一般?目光看着他的双眸,那勾人的眸子让人不禁一颤。

    花无缺疑惑的眼神带着一点心猿意马,但当眸子一道冷若冰霜的寒光射来的时候,花无缺和铁心兰都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除了惊艳,只有防备和警戒了。

    目光最后停留在那张挑不出半点瑕疵,冰冷妖艳的脸颊上。

    花无缺忍不住咳了一声,正想说点什么,居然发觉,自己的喉咙却开始冒火了。

    “都给我退下!”冷杀的声音响起,李贲虎身边所有的追兵都齐刷刷的向四周退出了十几步。

    一把长剑递了过来,花无缺接了在手。

    铁心兰原来还带着两把剑,看来,还是心兰姐想得周到。

    剑在手,抓紧剑柄,望向坐骑上,手无寸铁的李贲虎,目光中生出几分杀气。

    但李贲虎的眼神中,除了一股莫名的妩媚,嘴角还泛出了一个惊艳的笑靥。

    只见他右手缓缓举起,食指和无名指之间,却夹着一枚绣花针。

    “都去死吧!”一声妩媚的声音响起,绣花针如箭般射了出去。

    顿时,一股肉眼可见的涟漪,在空中猛然扩散,一股强劲的力量如遇而至。

    当!

    一枚绣花针猛的击到了花无缺突然竖起的剑刃上,顿时,刺耳的尖厉声响起,强蛮的力道,击得风无恨急退了五步。

    来不及回头,第二枚绣花针又如遇而至。

    铁心兰只觉尖锐的啸叫声响起,一股如杀的劲力直奔而来。当看到绣花针时,已经近在咫尺。唯一能做的,唯有就地一滚,险险的避过了绣花针。

    只见绣花针从头顶飞过,射向了后面的墙头上。墙头上,顿时一声巨响,被轰出一个口子来。

    望着那还在冒烟的墙头,脸上除了冷汗还有惊恐万状。铁心兰脸色苍白,缓缓道:“葵花宝典?世上果然有葵花宝典!”

    “何方贼人?快快受死!”李贲虎用一块鲜艳的手帕抹了抹嘴,嘴上露出个迷人的笑靥:“当今世上,没有人敌得过咱家三招呢!”

    “我就不信了,不就是一枚绣花针么?”花无缺把剑一横,迎着他冷艳的目光就冲了上去。

    铁心兰嘴角抖了抖,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猛一抬头,却看见花无缺横着剑义无反顾的就向李贲虎逼近。

    眸子中顿时变得恐慌,一闪身退到了墙角,从腰后取出一把弓弩,弓弩直接指向了坐骑上的李贲虎。

    花无缺此时已逼近到战马面前,正在挥剑间,突然,李贲虎又是把手一扬,绣花针发出尖锐的声响直刺而下。

    当!

    长剑与绣花针交轰在一起,一声巨响,花无缺的身形急速倒退,撞到院子中的大花盆上。

    整个巨型花盆顿时被撞得粉碎,但身势没有止住,直接撞到石墙上,重重的弹了回来,跌到院子当中,离李贲虎不到五步。

    再次竖起长剑,努力的站了起来。

    嘴角处,一抹鲜血渗了出来。看来,这妖人果然是个高手,一枚绣花针居然威力如此强大,这妖人的武功不知道比自己高了多少个品级。“但,还好,我还活着呢!”

    “哈!哈!果然是绝世武学,但想一击杀了我,你还是差了一点!”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花无缺咧了咧嘴,再次握手中的剑。

    “嗷!”

    一声吼叫响起,从花无缺嘴中吼出。

    那带着无尽力量的叫声,在皇宫中分外狰狞,恐怖而又刺耳。所有的太监都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

    花无缺此刻,手脚伏地,并头一抬,一双原本明净的眸子,却泛出一股幽蓝的光芒。

    这下,轮到了马背上的花无缺愕了愕,惊艳的脸庞泛出了些许疑惑。

    “你用的是七吼神功?”李贲虎大叫一声。

    接着又冷冷的一“哼!”手中的绣花针挥了出去,在一道光芒刺向花无缺的刹那间,整个人暴跳而起,避过如杀的光芒,长剑已经劈到了李贲虎的脸前。

    “好快的剑!”李贲虎从马背上倒跃了出去,然后险险的站在石墙之上。

    原本妩媚的脸,生出了一抹惊异。

    但花无缺的剑没有收住,还带着咆哮的狂风,径直向他的坐骑劈下。

    只觉眼前一红,一匹活生生的马,顿时就被劈成了两半!

    “你太狠毒了吧!”凄厉的喝声响起,粉红色的衣裳随之飘动,一个红色的影子猛然向花无缺扑去。

    一道蕴含强蛮劲风的红色影子转眼就逼近了面前,绣花针速度快得让人恐怖,还带着狂涌的劲力,尖锐的破风声瞬间而至,与长剑碰撞在一起,只听见一道轰然的巨响,劲风中,一道黑色的影子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向前面的假山上。

    假山旋即被撞成碎片,花无缺只觉浑身疼痛,一股热血就要喷了出来。

    花无缺能做的是,咬着牙,狠狠的把热血往肚子里吞去,热血瞬间改变了方向,转而冲向了丹田,丹田中一条沉睡的气脉被瞬间唤醒,把汹涌而来的热血吞噬了个干净。

    来不及感受心中的舒畅,只觉眼前一闪,那个如妖的红影就站在了面前。

    纤纤玉手伸出,妖艳的脸上,现出一抹凶光,手指一伸,便向花无缺扑去。

    就在此时,背后却传来尖锐的啸叫声,一支黑箭如遇而至。

    那红色的衣裳飘动,李贲虎右手急速反抄,手中抓住了一支飞来的铁箭。

    正欲转身,第二支,第三支接踵而至。

    “好快的箭!”李贲虎怪叫着,身形一变,手中三支铁箭弹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箭撞向射来的箭,闪出夺目的光芒和刺耳的响声,在半途中折飞了出去。

    但是,铁箭仍然不断的向李贲虎射来。

    除了利箭,突然背后无数的小石头向他砸来。

    猛一回头,赶快一跃而起,避开如风的石头。

    但却发现那个倒地的黑衣人却已经跃上了屋顶,跟着那个放箭的黑衣人冲向了黑暗,不知所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霸武刀王》,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