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霸武刀王 > 第399章

第39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长春宫,阳光洒洒,照在那华丽的屋顶上,金碧辉煌,无比的耀眼。

    四个太监抬着一顶华丽的轿子,在长春宫门口停下。

    轿帘掀开,从轿子上下来的是一个风姿英爽,玉树临风的少年,一身锦衣,相貌堂堂。

    来的正是秦王,张泽平。

    秦王来到长春宫,太监通传进去,不一会儿走出六个打扮齐整的宫装丽人,隆重的将秦王迎了进去。

    “恭迎四殿下!”那六个美若天仙的丽人向秦王行了个礼,恭敬的叫着。

    “这?今天是怎么啦?”

    秦王进宫第一次受到这如此高规格的待遇,不禁疑惑了起来。

    看着这六个丽人,让秦王有些无所适从了,淑妃从来没这么厚待过自己,今天是中了哪门子邪了。

    秦王一肚疑惑,跟着丽人进入了宫中。

    进了宫才发现,今天恰逢淑妃娘娘会客,宫里坐着五位凤冠霞帔的诰命夫人,淑妃娘娘也是一身大衣服,笑容和煦的陪着夫人们聊天。

    只见这五位夫人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雍容华贵,彬彬有礼,见秦王进来都起身行礼,淑妃娘娘坐在那里笑呵呵的道:“在我这里不必拘礼,都坐下吧。”

    五位夫人报了自家的名头,秦王不由得心头一震,全都是当朝大员的夫人啊,她们的相公无一不是掌握权柄的重臣,淑妃这样大张旗鼓的会见诰命夫人,俨然以皇后正宫自居了,她这样做,难道是认定了自己的儿子要做储君?

    秦王心中暗暗吃惊着,猜疑着,但又弄不清楚怎么一回事。

    只见那五位夫人,坐了一阵子,说了些不疼不痒的话,那五位夫人也是不常进宫走动的,言谈举止不敢放肆,一个个拘谨的很。

    秦王坐着也很无趣,但却见淑妃娘娘眉飞色舞,精神头极足。

    秦王来见母妃,本来就是个籍口,本以为淑妃不待见他,随便问个安就能告退的,哪知道被困在这里,急得坐立不安,硬撑着熬了一会,终于起身告退,哪知道淑妃偏偏不放他走,反倒是那五位夫人见淑妃母子似乎有话要说,便很知趣的告退了。

    淑妃娘娘和秦王将五位诰命夫人送出长春宫,这才回来坐下,淑妃脸上依旧带笑,说了许多秦王小时候的故事,秦王陪着笑脸听着,不时还凑上一两句。

    “唉,你父皇有五个儿女,倒有三个是本宫所生,把你们三个从小拉扯大,可费了不少心血,而今看到你们一个个的都那么出息,为娘便觉得当年再苦再累也值得了……”说到动情处,淑妃还拿起帕子沾一沾眼角。

    若是以前,秦王说不定还会感动一下,但是确认自己的身世之后,淑妃再说起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旧事,只能激起秦王的恼怒和恨意。

    张泽坤,张泽平,张婉儿确实是在长春宫长大的,但是皇家子女自有大批太监宫女伺候,哪用淑妃娘娘事必亲躬,劳心费力,秦王小时候倒是没受过什么虐待,但是也没感受过母爱的温暖。

    “如今你二哥封了燕王,你又封了秦王,为娘甚是欣慰……西凉军兵临长安城下,为娘为你担惊受怕,日夜在佛堂诵经感动了菩萨,上天这才保佑你退了敌军,立下大功……”

    淑妃絮絮叨叨的说着,力图增进和这位日渐疏远的儿子之间的感情到自己觉得到位的时候,终于说到了正题。

    “泽平啊,最近东宫那边闹得有些不像话了,你父皇决意另立储君,你和泽坤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不比他们,到时候可要拿个态度出来啊。”

    呵,终于弄明白了,原来是让我推荐二哥当储君呢。

    说了半天还是为了这个,泽平心中泛起一阵恶心,敷衍道:“儿臣心中自有分寸,二哥文武双全,雄才大略,自然是最适合做太子的了。”

    淑妃高兴起来,道:“中午在长春宫用膳吧,再把你二哥从乾清宫叫过来,咱们娘仨一起吃个饭,唉,你二哥这两天太忙了,陪你父皇在御书房批阅折子,陪那些个臣工说话,真真是忙得抽不开身。”

    和老二一起吃饭,想想都觉得头疼,秦王赶紧推辞:“儿臣谢母妃赐宴,只是和婉儿有约,还要去储秀宫走动,就不叨扰母妃的清净了。”

    见泽平执意推辞,淑妃也不强留,笑道:“还是你们小兄妹亲,去吧,等得空了咱们娘四个再一起坐坐。”

    出了长春宫,秦王长出了一口气,那种虚伪的感觉让他极其不适,时值中午,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到处洒满阳光,所有的宫女和太监见到自己都露出谦卑的笑容,但这一切都没有让他感觉温暖,只有彻骨的寒冷。

    生在帝王家,就注定要忍受这种孤独。

    好在还有一个妹妹,天真烂漫的张婉儿自幼和承平一起长大,两人最为亲近,也没什么利益冲突,只有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候承平才能感觉到一些温暖。

    ……

    坤宁宫,皇后娘娘正在用膳,太子殿下坐在一旁相陪,十几个宫女走马灯一样来往穿梭伺候着,正吃着饭,外面进来一个小太监,在坤宁宫总管太监耳边低语了几句,总管太监点点头打发他下去,直等到皇后和太子吃完了饭,漱口净手喝茶之后,才上前道:“娘娘,秦王进宫了。”

    “哦”皇后吹拂着茶水,不动声色。

    “老四来做什么?他人在哪里?”太子反倒耐不住性子站了起来。

    “刚从长春宫出来,现在进了储秀宫。”总管太监答道。

    “哼,都在走动门路,昨天皇上在养心殿陆续见了几位大臣,密谈了许久,今日长春宫那边又见了几位诰命夫人,这会儿秦王又来凑热闹,难不成老二和老四要联合对付本宫不成?”太子愤然道。

    “娘娘,殿下,秦王进长春宫前,先去了西六所一趟。”总管太监道。

    “西六所?他去那里作甚?”太子奇道,有些摸不着头脑。

    皇后眼睛一亮:“见了什么人?”

    “回娘娘,见了宫里的老稳婆韩素珍。”

    “明白了,唉,这桩秘密藏了这么久,也该到了见天日的时候了。”皇后叹气道。

    “母后,什么秘密?”太子不禁狐疑的问道。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和什么武帝遗书比起来,这才是你父皇真正的逆鳞,不过事到如今,你的太子位置岌岌可危,真要被长春宫那边得了势,咱们娘俩就都没好日子过了,总之这件事情你先不用管,该做什么文章,我心里有数。”

    ……

    从储秀宫出来,张泽平心中充满了抑郁,婉儿的反应和想象中的一样,当听说自己并非淑妃所生,亲生母亲早已不在人间的时候,活泼开朗的小公主情绪失控了,当时就要去找父皇查明真相,被张泽平苦苦劝住。

    现在闹开的话,只能触怒皇帝,使得换储前夕的皇宫更加混乱不安,非但不能真相大白,还会使真相永久的掩藏起来,承平答应妹妹,一定帮她找到亲生母亲的死因。

    趁热打铁,张泽平将自己的身世之谜也讲了出来,知道四哥哥只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之后,两人之间的感情非但没有减弱,而且因为同病相怜而更加亲切了,兄妹俩抱头哭了一场,相约互相帮助,一定要查出各自的身世之谜,张泽平是藩王,宫里的事情不能插手,即便是来的勤了都会被人怀疑,这些事情交给婉儿去做反而更容易一些。

    至于虎符的事情,张泽平连提也没提,他知道,只有激起婉儿对淑妃,对二哥,甚至对父皇的仇怨之后,事情才能水到渠成,自己这个妹妹虽然表面看起来温婉可爱,其实骨子里也有决绝狠辣的一面,到底是老张家的女儿,尽管智力能力各不相同,这一点上倒是有着共同之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霸武刀王》,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