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锻刀(女尊) > 第8章 Chapter08

第8章 Chapter0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清玓是被雷声震醒的。

    外面一片灰黑,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屋里很暗,没有点灯。

    她习惯性地往左起身,然后咣地一声撞在了墙上。她揉着尚不清醒的脑袋,看见了身上滑落下来的薄毯——这不是她的毯子。

    这当然不是她的毯子,这里也不是她的房间。

    细麻布的被褥,有一股淡淡的苦茶味。墙上钉着一个钉子,挂着一件烟灰色罩衫和一条布巾。

    清玓茫然地推开门,风灌着冷雨一下子就卷进了屋子。华九正懒懒地靠着门廊安安静静地看淅淅沥沥的小雨。

    院子的角落里码着天前刚拉来的炭。上面已经盖好了油布,下面一小半泡进了水里。清玓看着华九,心带着分尴尬两分愧疚,心想,自己占了他的房间,不知他是不是连夜搬了炭,一夜都没有休息。她又想,华九是真的挺好看的——在他不翻白眼不骂人的时候。

    华九没有回头,但就像后面长了眼睛似的:“终于醒了啊,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些送到前堂去。”

    清玓看见廊下靠着把长刀,两杆枪。

    清玓踉踉跄跄地抱了把掉了两把,捡又不得不捡又不得,正在艰难之际雨又下大了起来。

    华九早就不耐烦地进屋带上了门。

    清玓抱着乒乒乓乓的一堆东西,心里仅存的那点愧疚和感激早就被突如其来蒙头盖脸的大雨浇得无影无踪。

    清玓像一只落汤鸡仔一样走进前堂的时候,石管事正在看人验刀,见到清玓叮叮当当地过来,立刻站起身来。

    “怎么淋成这样”

    清玓笑说:“走得急了,半道上雨突然下大了。”此刻她的头发衣裙全部粘在了身上,想必十分滑稽,她一点也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多待。

    石砥十分不赞同地皱着眉:“过来。”

    “不妨事不妨事,我得回去了……”清玓交完刀,便匆匆忙忙要走。

    “急什么,雨停了再走。”石管事一边拦住她,一边吩咐小侍去煮姜茶。

    一条温暖宽厚的毯子将她从头到脚裹了起来,当时走得急不觉得,如今被温暖的毯子一裹,清玓不由得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石管事用“你看听我的没错吧”的眼神回头看了她一眼。

    清玓于是又往毯子里缩了缩。

    院子里竖着一排稻草卷儿,是用草席卷成的。稻草扎得密密实实,被大雨浇灌过,呈现出一种烂黄的色泽。

    一旁的小侍递上了姜茶,清玓双捧着茶碗看石管事用指节在刀身上轻叩,无端地思念起了她远在他乡的兄长。

    院子里的执事在验刀。他双持刀,左右一挥,只听一阵风声划过之后,草席就只剩下半截,另外半截飞落在院子的角落。那人再一摸茬口,便知道这刀是几品。

    华九的刀砍断了五个捆在一起的草席,而且刀气未尽。

    石砥说这叫“五人斩”。

    清玓明白了,就是像她这样粗细的排排站在号院里,华九一刀能砍死五个。

    清玓回来的时候,算了时间。

    她在前堂呆了有小半日,又回去梳洗了一下换了衣服,耽搁了许久,感觉这次回去少不了挨说。挨说还是好的,大多数时候,华九只是冷冷地把视线从她身上扫过去,仿佛当她是院子里的一个草席卷子,还是最不成器的那个。

    回到号院的门口,果然听到华九在骂人。

    “再有一次,你送这种东西过来,你就从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我不管你是承谁的情走的谁的门路,在我这,你就别想着讨这个巧。

    ”

    门口的小驴车上摞着满满一车方铁,被骂的小执事满脸通红,眼看着要哭。

    清玓看华九没有赶着骂下一句的动静了,立刻借坡下驴推一推那个小执事:“快卸车呀。”小执事感激地看了清玓一眼,立刻开始脚麻利地卸车往院子里搬,好像搬得越快就可以越早地离开号院,再也不回来。

    清玓仔细看小执事搬的方铁,八块好铁之,就有一块是以次充好地混在里面。

    她正思索间,小执事早就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华九正拿起一块块方铁,慢慢摩挲。清玓知道华九在选料,像他这样的锻刀人,拿起一块料,便知道这块料能够成为什么,应该成为什么。华九在认真做事的时候,嘴角也是微微向下撇的,这让他看起来总是不高兴。就好像所有人都欠了他二百两银子一样。

    华九抬头看了清芍一眼:“从今日起,进这个院的铁你来把关。”

    方铁是锻刀的原料,愿意让清玓来把关原料,也许华九是真的接受了她。清芍瞬间福至心灵,打蛇随棍上:“师傅!”

    华九为她欢欣鼓舞的称呼皱了皱眉:“不过我丑话说在前,若是再有像今天这样有一块废料流进来,你就和废料一起卷铺盖走人。”

    清玓点头:“定不辱使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