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冷雨拌名花 > 第19章 易容化骨

第19章 易容化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回到浮光水榭,萧湘雨不在,却给沐娆留下一封信,上面只有寥寥几字,说的是真龙阁的一名粗使婢女病了。沐娆之前拜托他留意真龙阁的动静,在如此关键的时候,任何一丝反常都不同寻常。她沉吟片刻,用逝水蝶给明兮霁传了封信。

    灵犀备好晚饭,向沐娆道:“公子说晚些回来陪小姐吃宵夜。”沐娆点头,却不知为何心沉闷,满桌珍馐亦食不知味。她草草吃罢晚饭,回到房研究药王鼎,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定下心来,索性出门去找福老。

    此时已是戌时,西市大小店铺早已关门,轮到东边夜市灯火如昼。沐娆敲了敲漱玉阁的门,那门竟一敲便开,一豆灯光从屋内透出来,显得有些冷清。她往屋里探了探头,却见福老还埋头在雕琢那串青篁玉,闻声头也不抬地道:“贵客请进。”

    沐娆只好自己走进去,福老不说话,她便安静地等着,望着那玉串出神。不知过了多久,福老终于停下的刀,自顾自地道:“青篁玉产于无色山,那山上广聚妖邪之气,偏生这玉却冰清玉洁,是上等的驱邪灵物。这还罢了,这玉串最珍贵的是上面刻着的阵法,可为主人吸收一切攻击。”

    沐娆道:“那岂不是天下无敌?”

    福老尴尬地咳了一声:“那倒不是,虽然按理说这阵法能够做到,可青篁玉若是承受不住,还是会碎裂的。”

    沐娆见福老露出怅然的神情,安慰道:“如此已经很好了,若是真的造出太完美的法器,反而怀璧其罪。”

    福老却摇头,显然追求完美的匠人精神让他无法苟同沐娆的话。他道:“贵客再次来访,是为了药王鼎?”

    “是,也不是。”说来奇怪,她就这么静看福老雕琢玉件,什么也不想,心绪反而渐渐平静。沐娆微微一笑:“若福老愿意告知,那是再好不过。”

    “这有什么不愿意?这药王鼎本是神医萧泠然的法器,自她死后,世上便无人能驱动药王鼎,一代神器沦为废物,后来辗转到了小老儿。萧公子曾以千金向小老儿买这玉鼎,可小老儿心有些执念,不忍见明珠蒙尘,誓要为药王鼎找到命定的主人。”他抬头看向沐娆,目光大是欣慰。

    沐娆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心却想既然是萧哥哥母亲的遗物,理应归还于他才是。她将这想法同福老说了,没想到老人颇为豁达,摆道:“小老儿把这鼎传到姑娘,便是使命已达,从此姑娘才是它的主人,要如何处置它,全凭姑娘心意。”

    沐娆心欢喜,再致谢。

    沐娆的预感没错,那日接风宴比武传得沸沸扬扬,真龙阁一名粗使婢女按捺不住好奇,偷偷前去凑热闹,正好被幻卿逮住会放倒。

    孤身潜入遮天,可能是幻卿做过最不冷静的一件事。可是亲眼看着神话覆灭,看着尹纤歌被带走,她知道,这一次自己无法置身事外。年前尹纤歌就为神话死过一次,明兮霁消沉了好久,她不能让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幻卿清楚地记得,年前,两军对垒间,尹纤歌泪眼滂沱地问,为什么是她?

    一心覆灭旧世家的遮天视神话为眼钉,可明兮霁收留世家旧人一事做得非常干净,没有留下任何把柄。于是出师无名的遮天干脆蛮横到底,寂今朝以强娶天下第一美人为借口,攻打神话。那一战,让风云变色。奈何寂今朝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不像尘世人,甚至有些像远古时代的神魔。走投无路之际,尹纤歌问,为什么偏偏是她?可没有人能回答她,也许真的是红颜薄命吧。

    可她幻卿却是不信命的。龙潭虎穴又如何,她偏偏要闯。

    只是这真龙阁委实太过难闯了些,里面不知有多少顶级高轮流值守,供寂今朝闲暇时比武取

    乐。若无通关玉牌,只怕连苍蝇都飞不进去。

    有易容化骨丹,伪装成真龙阁的婢女不算难事,为了不让亲近的人觉察出端倪,她甚至连装病也演得惟妙惟肖。只可惜这名粗使婢女没有资格进入内院,她只能暂时蛰伏,等待时。

    许是秋将近,这一晚的月色格外明亮。幻卿领了洗衣服的差事,她发现,内院换洗的衣裳里,竟有一身素雪纱做的衣裙。素雪纱这料子价格不菲又极为娇贵,绝不是婢女会穿的料子。她心想,尹纤歌应该就藏在内院。

    这个猜测让她兴奋不已,可转眼一看堆积如山的衣服,心又哀叹起来。想她蓝冰幻也是堂堂世家小姐,冷霜楼主人,何时做过这样的粗活?明兮霁啊明兮霁,你这没良心的,此刻正在哪里逍遥呢?

    心怨念正起时,忽见树上轻飘飘地落下一道黑影,有若一叶飞羽。那黑影披了一身风露,目光仿佛不经意般落在她身上。许是见她一脸震惊的样子有些傻气,那黑影轻轻笑了声:“我这不是来了么?”

    他怎么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幻卿震惊地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那黑影道:“沐娆说的。”

    幻卿更是惊讶:“阿娆也来了?”

    那黑影道:“她在萧湘雨那里,很安全。”

    幻卿放下心来,心道,这次真是便宜了萧湘雨。可看着眼前的人,却又有些无言以对。她觉得自己都不需要问他是怎么进真龙阁的,什么第一帮派,什么龙潭虎穴,这人还不是说来就来,天底下还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么?当然,打败寂今朝除外。明明是这样紧张的环境,幻卿心里却后知后觉地涌上一丝甜,低声道:“明兮霁,你是来找我的么?”

    明兮霁难得见少女在自己面前低眉顺目的模样,心底莫名一软,却偏偏有些别扭地道:“不是。”

    他这话本是无心,幻卿却脸色大变:“不是来找我,这么说,你是来找她的?”

    明兮霁皱眉:“你又在发什么脾气?”

    幻卿冷冷道:“我有什么好发脾气的?明帮主,怎么来的还请你怎么离开,否则耽误了救你的尹姑娘,可不要怪我。”

    明兮霁忍不住上前一步:“这个时候你就别闹了。”

    到底是谁在闹?幻卿怒道:“你走不走?”

    明兮霁点点头,竟转身就走。见他真的走了,幻卿的怒气渐渐平息,心头却忽然涌现出一阵迷茫。她吸了吸鼻子,假装不在乎地低头继续洗衣服,面前却忽然出现一双。那双抢走了她的衣服,又将脏衣桶男人的衣服都拨拉到自己这边,一言不发地开始洗。

    幻卿看着去而复返的男人,努力眨去眼刚刚泛起的水光,道:“你回来做什么?把衣服还给我!”

    明兮霁目光比月色更清凉:“怎么,你这么爱洗男人衣服?”

    幻卿脸一红,怒道:“我才没有!不,关你什么事?!”

    明兮霁看了眼堆积的衣服,却道:“一个人洗这么多?他们欺负你?”

    幻卿彻底愣住了。是的,她记得,他从小就护着她,也许因为她年幼体弱的缘故,他总是特别紧张她,只要她在人前露出一丁点委屈的神情,他就会问,是不是他们欺负你?

    她知道他会为她出头,可他毕竟是外家人,无法常常在她身边。于是她总说不是,背地里却苦练武功。终于,在那一年的空碧台集训,她获得蓝家的头名,得到和他一起站在顶峰的会。所有蓝家人都惊讶得不得了,可只有看到他笑容的那一刻,她才真正高兴起来。

    幻卿鼻子有些酸,为了不让他听出自己声音的异样,索性埋头沉默地洗着衣服。明兮霁便也

    不说话,默默加快了上的动作。

    月色澄明,长久无言,却照彻世间悲喜。不知过了多久,衣服终于洗完,两人瘫在地上,都有些不想说话。良久,幻卿终于道:“你该走了。”

    明兮霁摇头:“我不走,留下照看你。”

    幻卿想转头看他一眼,但又生生忍住,道:“你不必这样。尹纤歌应该就在内院,我想了几个救她的法子,但还不够万无一失,待我想好,再联系你便是。”

    明兮霁却只是淡淡地道:“我说了,我留下,他们发现不了我。”

    这人真是……幻卿把头扭向另一边:“随便你吧。”

    就在此时,前面忽然传来一阵拖沓的脚步声。幻卿一惊,回头看时,却早已不见明兮霁的踪影。她拍拍衣服站起来,见到来人却皱了皱眉。

    那人脚步踉跄,喝得烂醉如泥,却是真龙阁的管事明承。此人虽有些本事,但嗜酒如命,又好色贪婪,却只因为姓明,便坐稳了真龙阁管事之位。幻卿正想如何不声不响地离开,明承却发现了她,摇摇晃晃地朝她走来,口喊道:“美人儿,来陪爷玩玩。”

    美人?她假扮的这个粗使婢女相貌平庸,甚至算得上有些丑,这明承怎么如此不挑?眼看他越走越近,幻卿心正飞速盘算如何不打草惊蛇地解决这人,却见他突然往前一扑,倒在地上不动了。

    明兮霁一脸平静地从旁边走出来。

    幻卿简直难以置信:“我至少有一百种办法可以对付他,可你就这样把他弄晕了,等他醒了我怎么交代?”

    明兮霁神色莫测,低声道:“我见不得有人欺负你。”

    幻卿却没听清:“你说什么?”

    明兮霁冷静地道:“我说,不用交代。”

    幻卿有些崩溃:“怎么不用交代?我正愁进不了内院呢,你就给我把管事得罪了!”

    明兮霁语气一变:“如果不得罪他,吃亏的是你。”

    幻卿道:“我说了我有办法……”

    明兮霁打断她:“你太小看真龙阁的人了。他虽醉酒,步伐却有章法,且武功在你之上。是他安排你深夜独自在这里洗衣服的吧?他是冲你来的,我猜他早就知道你是假扮的,不揭穿你只是为了……”他的话音戛然而止,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男人,目光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厌恶。

    幻卿辩解道:“但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

    明兮霁冷冷道:“如果不幸被我猜呢?如果此时我不在这里呢?你准备如何收场?”

    幻卿低声抱怨道:“这么凶做什么。”她又看了眼明承,有些泄气地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明兮霁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简单,你不是有一瓶易容化骨丹么?”

    幻卿惊讶地道:“你要假扮明承?”

    明兮霁笑道:“不行么?我若是管事,进内院或是安排你进去还不是易如反掌?”

    幻卿露出一丝为难:“也不是不行,只不过我若总是对着他这张脸,只怕会有些想吐。可能日后见着你,也会忍不住想起他。”说到后面,有一丝忍俊不禁。

    明兮霁看着她此刻的脸,心想我还没嫌弃你呢。他伸出,面无表情道:“拿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