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综]当相亲遇上谢云流 > 第14章 太虚剑意,天下无敌!

第14章 太虚剑意,天下无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秦玄玄始终没想明白为何吕纯阳会带着去洛阳,她虽不想去可也没了法子,心不甘情不愿扛起包袱一道去了。

    长安到洛阳也不过日的路程,白天赶路,到了夜间吕纯阳亲自教导秦玄玄剑法,可是烂泥终究是烂泥。

    \&t;玄玄这入道呢最重要的不是剑法,而是这颗道心。”吕纯阳拿出珍藏多年的《道德经》递给秦玄玄。

    秦玄玄不想看那些乌八糟的书,摇了摇头道:“这纯阳观已剑法出名,若是女皇心血来潮让我使两招剑法看看,我可是一招都不会。”

    两一摊,甚是无奈。

    吕纯阳将剑丢给了谢云流,自是将麻烦丢给了他。

    看着秦玄玄那似笑非笑地脸,谢云流抛了剑就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洛阳的官道上,李隆基正等着他们。秦玄玄一瞧见哥,自是十分的开心的扑了上去。

    李隆基尴尬一笑,将秦玄玄的脑袋按住了,心说这九妹似乎比以往欢脱了几分。

    吕纯阳和谢云流二人自然跟着秦玄玄一道住进了临淄王别院。

    临淄王妃王氏是个性子温和之人,待人也极为恭敬有礼,落落大方,她给人安排了住处,也晓得玄玄平日里住在纯阳观日子过得艰苦,只着一身道服,粉黛也未施,这发髻也极乱,这不让带丫鬟婢子伺候,自然是难倒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于是她备了几件极好看的衣衫和一盒子的钗环首饰给玄玄送去。

    秦玄玄瞧着满目琳琅,这嫂还帮她梳髻,一个时辰的打扮之下,镜的她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高盘的发髻缀满珠玉,鹅黄色衣衫少女感十足。

    王氏拿着朱砂在额间描着花钿,那是当下洛阳最流行的花钿妆,也是有地位的官家小姐最爱的妆容。

    艳若桃李,灿若朝霞,这才是未来公主该有的模样,秦玄玄很是满意王氏的审美。

    “人人都说太子府的安乐郡主是大周第一美人,我倒是觉得玄玄毫无逊于安乐郡主呢。”王氏掩嘴一笑,伸将梳妆台上的璎珞取下挂在了秦玄玄的脖子上。

    秦玄玄低头拨弄着璎珞上的铃铛笑道:“人家是太子府的,日后再不济那她也是个公主,我们不跟她比。”

    王氏道:“我这说着混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子可不许说。”

    秦玄玄点了点头。

    她后来才晓得,吕纯阳本不想带着她来洛阳,可李隆基再恳求这才使得吕纯阳应下了此事。

    吕纯阳和谢云流住极远,这王府别院之,女眷所住自是与宾客所住自是相隔甚远。

    她打听了住处提了食盒并扛她平日里练剑的木剑就去寻了谢云流。

    “嫂,若说要追求一人,首先要做些甚?”对于追求谢云流,秦玄玄心里没有一点谱,可她所能问的也只有她嫂了。

    王氏心里一咯噔,可她隐约听得夫君所说,玄玄着实爱慕谢道长,想必也是真事了。

    不得不说李唐女儿的血脉果真有些……王氏隐忍着笑意,给秦玄玄准备了一个食盒,让她送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