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皇上只会躺赢(直播)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入宫的那一刻起,众秀女就觉得这次选秀有点不对劲。

    不,不对,是从接到选秀的圣旨那天她们就感受到了,这次选秀真的非常不对劲。

    先是要求全京城的官家适龄未婚女进宫选秀,京城之外的全都不要,然后大清早的让她们这些娇弱的女子从宫门口一路走到储秀宫。

    后来李进忠来传旨,说陛下体谅秀女一大早上的累着了,让御膳房多准备几个好菜给她们当午饭,还说当天下午什么都不用做,在房间休息就好。当时很多人还在心里感叹,陛下真是细心又贴心,秀女们甚至开始爱慕起从未见过面的陛下。

    可惜,这份细心和贴心只维持了半天,从第二天开始,皇帝陛下就彰显出了他魔鬼的本质。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从第一天的晚饭开始。

    第一天的午饭还是不错的,什么汤浴绣丸、莲房鱼包、梅花汤饼、炉焙鸡,全是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大家基本上都爱吃,但是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一天顿的吃啊!

    是的,你没看错,真的一天顿都是同样的饭菜,第二天还是一样的,吃到现在她们一听见要吃饭了就忍不住想要呕吐。

    这不,又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秀女们都由丫鬟掺着,莲步轻移来到储秀宫临时安排的饭堂。

    空气飘来浓浓的食物香气,深吸一口:嗯,是熟悉的炉焙鸡啊~

    呕……

    宋雪兰蹙眉,用帕遮住嘴巴,努力将涌上来的反胃感压下去,那些小太监们可都在一旁盯着呢。

    大家都知道,这些小太监是听从陛下的命令来储秀宫盯着秀女吃饭,所以谁也不敢在饭堂表现出不好的一面,不然被小太监告诉给陛下知道,她们恐怕就要振出局了。

    没错,本来楚旸安排小太监看着秀女吃饭只为了找出爱吃这些菜的人,但在秀女那里却有另一番解释,她们一致认为这是在考验秀女的定力和脾性,谁先表现出不喜,谁就是不合格。

    所以宋雪兰略用帕子压了压嘴角,然后就若无其事地坐下了,只是提起筷子之后觉得无从下筷,最后壮士断腕一般地将筷子伸向了假蟹肉。

    菜一入口,她就忍不住想吐出来,为了掩饰表情上的异样,她连忙低下头,一口菜嚼了两下就吞下去,完全把吃饭当成了任务额来做。

    因为不喜欢这些饭菜,秀女们来饭堂吃饭都不积极了,有些人等到饭菜快凉了才到,比如赵白凝。

    入宫之前,赵白凝的母亲曾仔细叮嘱过她,皇宫不比家里,到了宫里绝对不能使小性子,免得害了自己还连累家人。

    赵白凝也到了可以成亲的年纪,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她也跟母亲保证过,在宫里一定小心谨慎做事绝不越线。

    但是,天天都吃一样的饭菜,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皇宫到底是穷还是不穷啊?穷的话不能每顿饭给她们准备八样菜,不穷的话为什么没一顿饭菜都一样?快吃吐了好嘛!

    味同嚼蜡地吃完早餐,赵白凝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思考人生:到底怎么样才能换个菜式,哪怕是喝白粥也好啊。

    要不我还是出宫吧,家里肯定不会做我不爱吃的东西。

    可是不行,我是进宫来选秀的,选秀还没结束呢,没办法离宫。

    哎,这条路行不通,想想别的办法吧。

    赵白凝转头,看着铜镜继续思考,看着看着,她就看到了自己的妆奁。

    妆奁里有什么?首饰啊!

    首饰是什么?是钱!

    钱能干什么?能打通御膳房的人,给她开小灶做新菜!

    想到此,赵白凝眼睛一亮,赶紧把自己的丫鬟叫过来,从自己的小盒子里找出一块银子递给她,让她想办法贿赂一个御膳房的人,哪怕是最低层的庖人也好,弄一点其他味道的饭菜来。

    丫鬟也知道自家小姐最近吃的不顺心,她们这些丫鬟因为是跟宫女吃同样的饭菜,反倒是每天都换花样,不会吃吐。一开始赵白凝甚至想跟丫鬟换饭菜吃,可惜看管储秀宫的嬷嬷不让换,虽然丫鬟心疼自家小姐,但也没办法。

    如果能去御膳房偷偷买一些饭菜回来,小姐也会吃的开心一点吧。

    丫鬟带着给御膳房庖人的银子,还有沿途打点其他宫女太监的银子出发了,避开管事嬷嬷的视线,尽量贴着墙根走,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到了御膳房,可惜她把自己的要求一说,没有一个庖人敢接这份差事的,给钱也不干。

    丫鬟不解:“为什么啊?”难道皇宫里的厨子就是这么清新脱俗,喜欢和钱过不去?

    庖人一脸为难:“姐姐,不是我不帮忙,而是陛下早就吩咐过,储秀宫的秀女们只能吃那一种饭菜,其余的连一碗粥都不准有,这钱,我们可不敢收。”

    丫鬟傻眼了,陛下这是闹哪样啊?

    她回去把这个情况告诉赵白凝,赵白凝也懵,想不通陛下为什么这么做,是喜欢折腾秀女吗?

    去御膳房买饭菜不成,赵白凝就只能去饭堂吃秀女的份例,她去的有些晚,饭菜都凉了。这些饭菜里最多的就是肉菜,虽然凉了之后味道比较淡能让她的嗅觉好受一点,但肉菜凉了之后表面就会结一层厚厚的白色油脂,看着更反胃,所以赵白凝用筷子在炉焙鸡的碗里戳来戳去,就是不夹起来吃。

    领头的小太监正是李进忠的徒弟孙召,发现赵白凝消极的行为,他眼一亮走过来问:“赵小姐怎么了,可是不喜欢今天的饭菜?”

    陛下吩咐过,看看有谁爱吃谁不爱吃,一并禀告给他老人家,盯了好几天都没有人第一个表现出不爱吃,孙召还以为这门差事要办砸了呢,没想到今天终于有一个人表示她不爱吃了。

    听了孙召的问话,赵白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问我喜不喜欢今天的饭菜?今天和昨天的有差别吗?我不是不喜欢今天的,哪一天的我都不喜欢好嘛。

    看到了赵白凝的白眼,孙召贴心地告知:“不喜欢没关系,可以提出来的。”

    赵白凝惊讶了:“可以换菜吗?”

    孙召摇摇头:“不能。”

    期望变成失望,还有点暴躁,赵白凝没好气地说:“那你说这个有什么用?”

    “陛下吩咐过,如果哪位小姐不喜欢这些菜式,可以去找陛下当面提出来。既然赵小姐不喜欢,那您现在就可以去找陛下提意见了,奴才给您带路。”

    赵白凝将信将疑,她怕自己去找陛下提意见,转头就被打板子,于是她僵硬地笑了一下:“不用了,我觉得这个菜挺好吃的。”说着还夹起了汤裕绣丸,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但是被委以重任的孙召在这蹲点好几天才蹲到一个符合要求的人,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就让她退缩呢。所以孙召笑呵呵地说:“赵小姐,不喜欢就不要勉强了,还是跟奴才一起去吧,陛下可还等着呢。”

    然后两个小太监不由分说地站到赵白凝面前,请她跟上。

    此时的楚旸也在吃午饭,照例是直播间观众眼超规格的豪华午餐。

    【九头虫:滋溜——看起来好好吃啊】

    【雷姆:可恶,里的面包一下子就不香了】

    【晓音:我里的煎饼果子也一样,没味道】

    【铁扇:楼上你们知足吧,我连面包和煎饼

    果子都没有,外卖还在路上】

    【曲星:好想跟主播共进午餐啊,滋溜——】

    【天涯何处都没有草:想着去吧】

    【哈密瓜好吃:其实我们还是幸福的,只能看看,不像主播身边伺候的宫女太监们,能看到能闻到就是吃不到】

    【葡萄也好吃:噗!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这时,李进忠突然离开了楚旸附近,楚旸没注意,但是直播间的观众们注意到了。

    【哈密瓜好吃:瞧瞧,李大总管就被馋的受不了了,他溜了】

    【九头虫:……别闹,太监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擅自离开,你以为是现代呢?】

    【哈密瓜好吃:那你说他干嘛去了?】

    【葡萄也好吃:上厕所去了吧】

    看到观众们的猜测,楚旸不由得也好奇李进忠干嘛去了,停下筷子望向门口。

    李进忠回来时还有些奇怪,陛下好端端的不吃饭看着门口干嘛?

    然后陛下就发话了:“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哈密瓜好吃;来了来了,开盘的时候到了,李大总管到底是被馋的受不了跑出去还是膀胱不堪重负?二选一下注】

    【雷姆:1】

    【铁扇:1】

    【亮亮;2】

    【栗子:对不起我选,我觉得你的那两个猜测都不靠谱】

    不知道陛下为什么突然注意到自己,难道是刚才有事要求自己去办结果我不在,所以陛下生气了?

    李进忠心里咯噔一下,小心地回答:“回陛下,奴才的徒弟孙召来了,他还带来了储秀宫的秀女赵白凝。”

    赵白凝?楚旸看过秀女名单,记得这是前任丞相的孙女,现任礼部尚书的嫡女。

    “那就让她进来吧。”

    一到了福宁宫,娇小姐赵白凝秒变鹌鹑,尽量缩小着自己的身形,唯恐哪里做的不好惹怒陛下。

    得到通传之后,她低着头小步走进来,规矩地行礼:“臣女赵白凝,参见陛下。”

    “平身。”

    赵白凝起身,然后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是和自己吃的饭菜完全不一样的香气!

    “咕咚”赵白凝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哈密瓜好吃:瞧给人家馋的。】

    【栗子:哎,你的猜测都不对啊】

    【哈密瓜好吃:哎呀那不重要,有美女看你居然还有心情想其他的?】

    【栗子:美女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喜欢女的】

    【葡萄也好吃:笨,主播可是皇帝,他身边出现一个不是宫女的美女,你难道就不能想点有意思的事情吗?】

    【哈密瓜好吃:比如宫斗!】

    【葡萄也好吃:对!】

    【哈密瓜好吃:主播快上,拿下她,你的后宫就不空虚了!】

    楚旸不理直播间观众的起哄看热闹,问赵白凝:“你喜欢这些菜?”

    赵白凝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楚旸看着她,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赵白凝只好苦着脸:“陛下,每天吃同样的饭菜,实在是太难受了。”

    “哦?那些菜不好吃吗?”

    “好吃是好吃,就是……”赵白凝想说,好吃也不能天天吃。

    但陛下仿佛感受不到她强烈的抵抗情绪,还真诚地建议:“好吃就行,这些菜在整个京城里只有德源楼做的最地道,以后你要是想吃就去德源楼。”

    赵白凝张张嘴,最终还是没有直接说不想再吃

    了。

    “是吗?多谢陛下告知,臣女竟然不知德源楼还有这等美味。”以后再也不去德源楼了,打死也不去。

    看她的样子不像作伪,的确是不知道德源楼有这些菜,楚旸挥挥让孙召领赵白凝回去了。

    直到回到储秀宫,赵白凝还是没弄明白自己去见陛下这一趟到底有什么意义?

    孙召将赵白凝送回去之后,还在储秀宫问了一遍,有没有和赵白凝一样不喜欢这些饭菜的,可以直接去找陛下提提意见。

    看见赵白凝完好无缺地回来,大家心里放松了许多,看来陛下并不会因此生气。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当面找陛下提意见呢?反正自己是真的不喜欢这些饭菜了,而且还能凭借这个会提前见到陛下,说不定陛下就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呢?

    怀着这种心思,数不清的秀女报名要去找陛下提意见,孙召笑呵呵地应了,带着这些人去见陛下,然后楚旸问了同样的话又让人回储秀宫了。

    所有人都对此摸不着头脑,不过晚上的时候饭菜终于换了样式,秀女们心里有隐秘的窃喜,看来陛下是听了我(们)的意见!陛下心里是不是有我?

    没有的,不可能不存在,魔鬼皇帝陛下不是说着玩的。

    第二天,孙召来宣旨,所有昨天提过意见的秀女今天都可以离宫回家了,立刻马上。

    不管储秀宫的哀嚎声有多嘹亮,总之,在同样的一个早晨,宫里驶出了一辆辆的马车,顿时储秀宫都空了一大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