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本大爷知道你在发弹幕[综] > 第15章 015

第15章 01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十五章

    “让我也看看,他给了个啥啊。”阿部大叔也凑过来,拿着名片翻来覆去的看着,看了半天估计是看的不太明白,紧接着不屑的撇嘴:“写了些什么玩意,看都看不明白,估计是个死骗子吧。”他顺一丢,将名片扔在一边,随后有些担忧的看着橙子:“丫头,你今天没事儿吧?”

    这话倒是让橙子一愣:“没事儿啊,怎么了?”

    阿部大叔看着她,随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拍着橙子的肩膀:“日后做事还是不要太冒头的好。你今日为了救迹部景吾,居然敢当众给清点者耍心眼,也不怕日后吃亏?”

    原来…阿部大叔看出来了啊。橙子讪笑了几声,回忆起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也很纳闷,自己要救迹部的心思,有那么明显吗?

    阿部还是苦口婆心的劝她:“你与迹部不同,他能当众殴打清点者。你能吗?”

    橙子的心里其实慌乱着呢,但她也知道阿部大叔是为了自己好,当下也猛地点头,一脸乖巧听话的模样:“记着了。”

    阿部见她听话,也没多言,此时正好快接近日落时分,类人园的上班时间就要到了,两人便直接去了类人园。

    橙子和阿部二人现在基本上属于无业游民级别的,也只能在类人园打工赚点数据养活自己而已。所以他们今日根本就没有上线上刷数据,自然也不知道原来今日串频的事情并不是一两起,事情发展已经十分严重了。

    他们到了类人园时发现员工实在稀少,此时大伙正一边准备着开工的提前准备,一边聚在一起两两的闲聊。橙子正在跟着鸟头人身后清扫前台,冷不防的听了一耳朵,才知道,原来今日就只是类人园的员工,就有一大半因为线上串频的原因,到现在都没有回来。生死不知,去向不明,也不知串到了哪个动漫里,更不知救回来了没有。

    几个员工说的眉飞色舞的:“我估计大多数都死在哪个不知名的危险动漫里了,要不怎么能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

    还有人插话:“可不是,而且就算不危险,但是那么多人今天都串频了。动漫之国满打满算有那么多的动漫作品,清点者就算一个动漫一个动漫的去查,可那得查到猴年马月啊?等查到了,人气低点的,数据也得消耗没了。”

    橙子听完之后,也很好奇,戳了戳鸟头人的衣袖问:“领班,今天真的有那么多员工没回来啊?那我们今天的工作可怎么进行啊?”

    鸟头艳横了她一眼:“不关你的事,就不要多问。各干各的活儿就好了。”

    橙子缩缩脖子,很乖巧的没有顶嘴,跟安静的跟着鸟头人站在大厅处迎宾。但是虽然橙子没有在说话,但她也能看出来,鸟头人的神色凝重,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外面夜色正升,与白日里的荒凉不同,人来人往的人群也渐渐多了起来。显然,白日里刷数据的动漫人物都开始回来活动了。

    大堂一点点的开始进入客人,鸟头人带着橙子,一个个的招呼,招待到最后,客人依稀都已经接待完毕,鸟头人皱眉看了一眼时间,怪道:“今天的客人怎么都这么少啊”

    “少嘛?”橙子望了一眼源源不断的客人,真心觉得就这样客流量已经可以用火爆可以形容的了。

    面对新人,鸟头人倒是有足够的耐心解释:“你一个新来的自然不懂。就今天这点的客流量,按照我们类人园平时的标准,已经算是惨淡无比了。我们平日里就光预约订桌的,就能从这里一直排到门外对面那条街。”

    还未等橙子表示震惊之意,鸟头人开始自我安慰一样的嘀咕:“算了算了,本来今天员工就少,客人少一点,正好也够用。”

    鸟

    头人说完就带着橙子进内厅,橙子也附和他:“而且不是说今天串频还没回来的动漫人特别多嘛?保不齐就是这个原因呢。”

    鸟头人也点头,两人进了内厅后开始忙活。由于橙子的外表像人,所以基本上属于门面担当,不用做什么体力工作,往哪个地方一站,客人就愿意在哪个地方消费。鸟头人也发现了橙子的这个特点,所以让橙子流动性的活动,以便增强客人的消费积极性。

    鸟头人带着橙子正在给客人到饮料呢,鸟头人端着饮料递上去,客人摇摇头,用指指了指橙子,憨憨的道:“让她给我送。”

    橙子愣了一下,但是客人说什么自然是什么。她端着饮料送了上去,那人发出一阵的赞叹:“啧啧,这服务员长的真是人模人样的。”

    ……

    橙子也不知道这话是夸是贬。只好冲客人笑笑就准备退下。谁知这一笑客人还脸红了,腼腆的接过饮料,偷偷看了眼橙子,悄悄对着隔壁说:“你看这服务员,连嘴里的牙齿都跟人类一样,真是羡慕。”

    橙子简直差点就给跪了,究竟牙齿有个毛好羡慕的啊!!她内心咆哮着,之后才看清了这个客人的脸,就见他生的像鸟非鸟,似豹非豹,整个一个四不像嘛!而且橙子细细观察后才发现,这个客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瘪着嘴,像是张不开嘴巴一样。后来再一看,才发现,他满嘴里的牙齿翠绿,质地看着通透,看着像是玻璃瓶子做的一样。

    橙子瞬间就释然了,这货怪不得对牙齿那么执着敏感……

    饮料都已经送完了,橙子刚要走,那四不像的客人拦住了她,颇为不好意思的说:“你有没?咱俩加个好友呗。”

    ?!橙子转身看了看四不像,这个东西也是个二次元世界为了模仿人类创造出的模仿品,外表和人类的差别无异,只是功能很少,只能拍照,发些简单的发字,一分钟的语音,和一些朋友圈的动态啥的。

    这东西我虽然功能少,但是也算是高科技物品,橙子如今穷成这样,哪里买得起这样的奢侈品!于是她冲着四不像摇摇头:“不好意思啊,我可买不起那个。”

    四不像倒是也不意外,点点头:“也是,等世界里但凡是高拟人化人物大多都很穷的。”

    此时鸟头人见橙子半天没回来,忙赶了过来,对着四不像指了指墙上高高挂着的——“禁止调戏服务生”的字眼,横眉怒目的

    四不像仿佛天生是个怂人,见状缩缩脖子,也没说别的。但到底人家是客人,弱弱的说道:“就是想交个朋友而已嘛。”

    四不像虽然表面怂,结果却趁着鸟头人不注意,一把揽过橙子的脖子:“来来来,咱俩合影一张。”

    橙子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着眼前咔嚓一声,等回过神来,那四不像都已经拍完了照片,正美滋滋的拿着欣赏呢。

    鸟头人气的够呛,拉着橙子就回到吧台。一边气一边对橙子进行告诫:“现在的客人素质都太低,你可千万小心点,别回头在吃了亏。”

    橙子哦了一声,也没有说话,还是跟着鸟头人一直站在吧台前接待客人。眼瞧着这里的客人已经达到了人满为患。鸟头人招呼着橙子:“走,咱俩去桑拿区去。”

    橙子听了这话也不觉得有异,只是到了地方才觉得那里好像有些怪怪的,问道:“那个…领班…”

    鸟头人头也不回:“咋了?”

    橙子站在桑拿房门口,歪着头看了又看,半天也没说话。鸟头人性格有些急躁,又问:“有话快说!到底咋的了?”

    橙子这才诺诺的说:“咱家店的桑拿房,咋不分男女啊…”

    橙子其实已经

    纳闷很久了,她观察了一下类人园的桑拿房洗浴区域,除了有一个前台,里面还有好多个奇奇怪怪的分类,什么犬齿类动物,鸟类,哺乳动物类,魔方攻击类,奇形怪状类,甚至还有无实体类别!这么多奇怪的分配都有了,就是特么的没有最正常的男女分类!

    哎?等一下,橙子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刚刚她看到的那个无实体类浴室是个啥意思昂?这都尼玛没有实体了,还洗个鸡毛的桑拿啊!

    “男女?”鸟头人用指搔了搔脑袋,眼神有点迷茫。看样子,很显然他之前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这这种事情。

    “对啊,男!女!”橙子很认真的说了那两个字,以显示它的重要性。

    鸟头人对澡堂里面设立男女分类这种事情并不太重视,闻言摆摆,一指里面一众的分类对橙子说:“分啥男女啊,里面各种各样的分类都有了,甭管怎样奇形怪状的外形,只要来了我们类人园搓澡,就不可能找不到地方洗!”

    橙子听了直叹气,又往里仔细看了看,发现里面居然还有高拟人化的分类,只是橙子小心翼翼的推开高拟人化的洗浴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她撇着嘴,对鸟头人说:“看吧,就因为你们不设男女,拟人化高的动漫人,根本都没有来的。”

    鸟头人在这件事上,那是相当倔强,闻言摇了摇头:“错!他们才不是因为不分男女才不来的。他们不来的根本原因只是因为来不起而已。”

    橙子懒得和他犟,只是还是很扭捏:“搞这么多无用的分类根本就是在浪费空间嘛,直接就设定两个男女分类不就行了。”

    鸟头人闻言只是笑笑,用拍了拍橙子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妹妹,知道啥叫做拟人化低吗?就他们因为低,所以才不分男女啊。”他话音刚落,里面的一个浴室门传来咣当的一声巨响,橙子和鸟头人纷纷扭头望去。

    鸟头人还是有领班的责任心的,立马寻声跑过去:“怎么了?出啥事儿了这是?”

    传出巨响的是飞行类的浴室,门口有个老鹰模样的人,一脚就踩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脚下发力狠狠的踩上了几脚,说:“看清楚了没,这里是飞行类浴室,你长翅膀了吗就进来?”他一边说话,一边一翅膀就扇了那人一巴掌。“说!你是不是想偷看我们鸟类的曼妙浴姿,所以才偷偷潜入的?!”

    被踩在脚下的那人,橙子看不清长相,只知道他呸的一声,吐了老鹰一脸吐沫星子,紧接着破口大骂:“老子要不是不识字,至于能走错了浴室?你们的身体有多辣眼睛你们知道吗?”

    老鹰本来怒火烧,一听这话都气笑了,说:“哼,原来是个拟人化这么低的动漫人啊,连人字儿都看不懂,难怪呢。”

    这话讽刺意味明显,两人瞬间就准备动了,鸟头人见状不秒,赶忙上前拦架。刹那间,桑拿区内一片凌乱。橙子在门口看的都无语了,简直是醉了啊,这居然也能打起来?

    鸟头人一个人是有些拦不住了,他起身就去找保安,路过橙子的时候,特地叮嘱她“待着别乱动啊。”橙子点点头,也很听话,就在那里等着鸟头人去搬救兵。

    橙子一人站在桑拿区域门口,看着那两人打的热火朝天的。只是她突然扶着头,觉得身体有些异样,其实今晚刚开始开工的时候,她就一直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只是那种不适感时有时无,所以并未放在心上罢了。

    橙子找了个地方坐下,想要休息一会儿。耳边传来杂乱的打砸声音,听声音那两人似乎已经升级为武器攻击了。橙子心口隐隐作痛,猛不防咣当的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仿佛有人特地在她耳边放了个□□一样。

    她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只觉

    的眼前一片的虚晃,最后终是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地上。周围的声音变得时远时近,橙子隐约听见了远处有脚步声一点点的接近她,紧接着好像有人不断地晃动自己的身体。

    她觉得四肢无力,视线慢慢出现了一行血红的大字,警示她——“数据严重透支。”

    数据?

    哦,对了数据!二次元世界的一切都要靠数据支撑着来着,哪怕禁止不动,一呼一吸之间,数据就像是人类有限的氧气,除非你拼命的赚,否则它也会慢慢消耗殆尽。

    而她的数据在哪儿呢,好像是看迹部先生的线上视频全给花了吧。她迷迷糊糊的想着,周围的脚步声变近,传来了两个时高时低的男人声音。

    “都怪你!你扔出去那个木板子把人家服务员都给砸晕了!”

    “狗屁!我扔木板的时候,谁让你拿挡一下了?你不挡那一下子,木板子能飞错地方吗?再说了,她也不是被木板子给砸晕的啊!”

    这两个人争执不休,吵的橙子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当场去世了。不过还好他们貌似很快的安静了下来,橙子感觉他们好像是在观察自己,一人说:“我怎么感觉,她像是因为数据匮乏的原因,而要马上消失了呢?”

    “恩……好像还真是。”

    那两人安静了下来,橙子也觉得自己好了很多,只不过视线那条数据严重不足的警惕变得更加鲜明起来。橙子艰难的睁开眼睛,只看到眼前雾蒙蒙的一片。

    那两人惊呼:“醒了,醒了耶。”

    她缓缓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也变得虚虚实实,很不真切。那两人见橙子醒了,忙喊着:“你这是没数据了,赶快睡一觉,可能还会缓和一点数据。”

    橙子心里也有些慌张,可是她也知道,模仿人类睡眠的那一招,在面对自己现在的数据如此匮乏的情况下,根本不起什么作用。不过现在也没有其他法子,她只好闭目躺了下去。

    她刚刚躺下,此时好像是鸟头人带着一群人来了,她只听见鸟头人夸张的叫了一嗓子,紧接着就急了:“你们打架归打架,管我们类人园服务生什么事儿啊?!说!是你俩谁打伤了她?这可是我们请来的金牌服务生,以后就指着她赚数据呢!”

    那打架的两人刚刚喊了一句冤枉啊,鸟头人便低头看了看橙子,他见她面色苍白,身体虚幻,心里也有数了。鸟头人拿出两百个数据,传给橙子,眼见着她面色渐渐好转了起来,才松了口气。

    有些昏沉的橙子好像觉得身体一暖,视线血红色提示自己数据不足的字眼,也慢慢变淡直至消散,她渐渐恢复意识,一睁眼,便看见鸟头人,刚要道声谢谢。鸟头人一脸凝重的比了个二字,郑重无比的说:“两倍,刚刚我传给你的数据,日后两倍归还,谢谢。”

    橙子笑了笑,答应了下来,还是同鸟头人道了声谢谢。

    橙子刚刚差点命丧于此,鸟头人也不好意思让她继续上班,便准备让橙子回员工宿舍好好休息一会儿。橙子也不矫情,刚刚因为数据不足,差点丧命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是心颤无比,自然要回去好好缓和一下心情。

    鸟头人带着橙子出去,一路上忍了又忍,还是问橙子:“我没记错的话,你昨夜收了不少的小费,那些数据都花哪儿了?”

    橙子一阵的心虚,她哪里敢说实话,只是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鸟头人看她这个模样就知道她不愿意说实话,只是叹了口气:“你昨天赚的那两百多个数据,其实足够你支撑一段时间了。只要不是胡乱消费,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沦落到刚才那种险些要丧命的地步啊。”

    橙子还是低头不语,鸟头人原本不想多言,但是忍了又忍

    ,还是说:“我是看在你是迹部大人介绍来的,又生的个人模样,才同你讲这些的。就一天的时间,白日里等世界又没有什么高消费的场所,数据不可能花的这么快,你是不是……”鸟头人打量着橙子的神色,试探着说:“是不是被人给骗了啊?”

    橙子一愣,忙摇头:“没有,没有……您想的太多了。”

    鸟头人一脸的不信:“等世界鱼龙混杂,什么动漫人都有,你要是被骗了也不要害怕,就直接跟我说,我去替你追讨回来。”

    橙子觉得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找到理由去解释这两百多个数据是怎么花了的,只是死命的摇头。鸟头人见她这样,也不能勉强,只是语重心长的提醒她:“就算是数据不小心被人给骗取了,你也要谨慎着些,最起码留点傍身啊……”他叹了口气,摇摇头。此时已经将橙子送到了类人园的门口。

    橙子忙见快出了门,忙劝鸟头人快回去:“领班你回去吧,我认得路。”

    鸟头人又哪里能让橙子一个人走,以前还好,可自从知道橙子一天之间莫名丢了两百多个数据之后,就更不可能放她一人回去。这丫头傻了吧唧的,别回头在让人给卖了啊,那自己跟谁要那200个数据。

    鸟头人坚持要送,橙子也不好太过于拒绝,二人出了门,晚风徐徐吹来,倒是惬意。

    这里在不遗余力的模仿人类的世界,包括四季气候,刮风下雨之类的自然气象。晚风爽朗,橙子连有些郁闷的心情都随风散了去。

    别人都说自己的画风有点像少女恋爱漫的女主角,橙子世界观很完整,自然知道少女恋爱漫是什么意思。类人园的门外一条长街都是商业心,灯火明明暗暗夺人眼目,对照着夜空的璀璨的星空,倒是衬得相宜。但如果说旁边的鸟头人领班换成一个少女漫画风的男主,那就更相宜了。

    橙子心里想着,面上忍不住笑了笑。可是她自记事以来,好像也没接触过几个长得像人的男人,唯一一个画风与自己相符的……好像是迹部先生哦。橙子不禁在心里想象了一下,顿时开心的不得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开心什么,e……应该是因为好不容易找到了画风相符的男人把。

    她与鸟头人出了门,门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间。门口处倚墙站着一位黑杉少年,少年身形修长,却并没有弱感,只是连衫的帽子太大,遮了大半脸,只露出硬朗的下颚线。

    橙子瞥了一眼,就没敢在看。如此优质的外形身材,这人却遮住了大半张脸,在随处可见外形奇特的等世界里,估计那遮住的半张脸会生的很奇怪。橙子一直觉得美丽就止于神秘就好,于是别过眼,同鸟头人快步走了。

    鸟头人一边走也一边纳闷的打量着那人,突然却惊的跳起,大呼:“迹部先生?!您老怎么有空来这儿?”

    橙子原本走的飞快,但听到了迹部先生四个字,瞬间也走不动路了。她飞快的扭过头,看见那灯火下的黑杉男子虽然还是扣着帽子,但是却露出了面容,那双深邃的双目,看人时总有几分凌厉冷漠感,只是略略瞥了一眼橙子,就别过眼,冲鸟头人点了点头。

    鸟头人原本想不通迹部景吾纡尊降贵来到等世界干嘛,后来想起了橙子心里瞬间了然了。他屁颠屁颠的凑了过去,笑的谄媚:“您不进去坐坐?”

    迹部摇了摇头,冲着橙子努了努嘴:“找她。”

    对于两人的八卦,鸟头人自然早有耳闻,听完也不诧异,只是他突然想起了橙子莫名丢失的那两百个数据,他也不敢隐瞒,觉得此时有必要打一下小报告。

    鸟头然搔着头一脸扭捏:“迹部先生,有句话我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迹部景吾皱眉看他:“说。”

    鸟头人等的就是这句话,闻言立刻凑到迹部身边,说:“您可得多多注意一下您的小情……啊呸,朋友啊。”鸟头人眼神坚定,又说:“昨夜里橙子小姐一共在我们这儿赚了200多个小费的数据,我白日里上线刷数据也没空管她,谁知晚上回来上班,期间不过短短的几个小时而已,橙子小姐的那些数据就全都没了!”

    迹部景吾闻言一愣,接着示意鸟头人接着往下讲。那鸟头人左右看看,又说:“不瞒您说,刚才上班的时候橙子小姐差点因为数据短缺就一命呜呼了呢,幸好我及时发现啊!给了她两百个数据才得以保住性命。你说这等世界白日里原本就人丁稀少,要说200多个数据花完了,我是不太相信的,您说……会不会是让人给骗了啊。”

    鸟头人语毕,静等着迹部的指示,谁知那迹部景吾闻言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鸟头人立刻乐的眉开眼笑的。“多大点儿事啊,还用得着谢嘛。”他说完客套话,却还是没眼色的待在原地,一个劲儿的傻乐儿。迹部景吾皱了皱眉头,这鸟头人……平日里不像是这么没眼色的啊。

    迹部还没等想明白,鸟头人还是笑,边谄媚的笑,边说:“哎呀,200个数据能救回橙子小姐的一条性命,值!太他妈值了!”

    迹部瞬间就懂了,随传给了鸟头人2000个数据。“滚。”

    这句滚可比迹部前面说的那句谢谢,让鸟头人觉得舒服多了,他揣着2000个数据,一瞬间,就滚的无影无踪了。他跑到了类人园大厅里,偷偷摸摸的看着门外,心情阴晴不定,我擦……这迹部景吾还真跟自己家服务生有一腿啊,要不怎么一下子出2000个数据这么大方!

    鸟头人滚了之后,气氛其实有一点尴尬。橙子只敢远远的看着鸟头人和迹部先生有说有笑,她听不清二人在说什么,也不太敢靠过去。只有尴尬的停在原地。

    迹部没说什么,只是还是靠着墙,静静的看着她。

    橙子有些窘迫,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视频上偷窥迹部先生而已,除了上次在动漫之国门口匆匆见过一面之后,这样单独的见面,还真是少有。

    她傻傻的愣在原地,她也不知道迹部景吾此次前来是要干什么。恩……橙子的内心有点小小的纠结,是不是打个招呼快点走的比较好,但是人家会不会在忙啊……

    迹部景物原地看着她,想起了上次串频恐怖动漫之后,清点者在现场莫名搜寻到一个观众观看,和十几条弹幕,还有那…251个数据。

    这些数据是她的吗?原来是她的全部身家了吗?

    迹部面上不显,只是伸了招她过来。橙子在原地愣了愣,还是走了过来,歪过头,一脸的疑问。

    迹部景吾也不客套,直入主题,他面色肃重,眼神也多了几分诚恳,说:“此次前来,是特地来像你道谢的,多谢你上次的搭救。”

    啊?橙子不太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发,喃喃道:“本来…也没什么啊……”

    迹部景吾看着她的傻样,喉头处忍不住溢出几分笑声,他趁着橙子愣神的功夫,轻轻扯过她的,顺势就向她传过去了一些数据。

    橙子有些懵,一清点自己的数据,顿时惊了,我的妈呀!迹部景吾向自己传来了两万多个数据,橙子何曾见过这么多数据,当下有些不知所措,忙说:“这…我怎么能收。”

    迹部景吾没说别的,只是道:“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收下这数据了。”他倒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深目望着橙子无措的样子,想了想,又握住她的。橙子心提示响了一下,她又一清点,原来迹部景吾又向她传来了251个数据。

    她歪了歪头,有些奇怪,为啥突然向自己传来251个数据呢?凑个整数?这也凑不了整啊?她想了想,一方面又觉得251这个数字甚是熟悉啊。

    但是橙子还是很坚定的拒绝:“迹部先生,您替我找工作赚数据,我已经很感激不尽了,这么多的数据,我可是万万不能收。”

    “别废话。”迹部哪里是个能与小姑娘磨叽的人,当下扭头便要走,他长腿刚迈下一层,又想了想,顺向橙子丢去一个东西,说:“以后麻烦跟进行我正常的交流,不要莫名其妙在的偷窥本大爷了。”

    橙子没等反应过来,只是条件反射一般的接了那物,她望着迹部的背影,又看了看里的东西。

    我靠,是个啊!那是个淡淡的粉色质地。与人类的虽然同名也有几个相同的功能,但是功能却远远不及人类那么先进,只能进行简单的操作。橙子看了看,后面居然还写着一个账号,是联络方式吗?刚想着,那响了一声,橙子打开消息一看,只是简单的两个字——谢谢。

    橙子笑了笑,也记起了那251的那个数字,为何让自己看着那么眼熟了。

    橙子拿着,美滋滋的要往员工宿舍走,刚下了台阶,门后便是乌泱泱的吵闹声。橙子回身看了看,就看见之前见过的那个四不像,拥着一群朋友便走了下来。

    他看着样子像是醉醺醺的样子,但是人还是蛮有礼貌的,见了橙子打过了招呼,诉后眼睛便不小心瞥见了橙子里的,四不像立刻变得委屈巴巴的:“橙子小姐,你现在是下班时间啊,真的就不能跟我加一个好友嘛。”

    橙子见他委屈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再说加个好友本来也没什么的。于是当场跟四不像互添加了好友,四不像乐的后槽牙都漏了出来,跟橙子道了别,就互相回了家。

    橙子回到员工宿舍,抱着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按照后面的联络方式查询,果然是迹部先生!橙子慌忙的点了添加好友,摊在床上美滋滋的等着通过。

    等待的时候闲着无聊,橙子翻了翻朋友圈,她刚刚有,好友根本也没有几个。此时朋友圈里只有一个好友发布的动态,正是刚才添加的四不像。

    橙子随意点开了,却见四不像居然把自己和他合影p上了朋友圈,不但如此,还配上了字——“和好久不联络的朋友一起见了面,喝了点小酒,聊了聊心事。愿我们的友谊永存,爱你哦,啾咪~”

    橙子本来也只是无聊时刷了刷朋友圈,看到了这描述差点吐了。md,自己啥时候是他许久不联络的朋友了,还喝点小酒?聊聊心事?友谊永存?啊呸!

    橙子有些气恼,又顺势翻了翻他的评论,果不其然,评论里迎来了一片的吐槽声音——

    “我靠,拟人度这么高的动漫人?大哥牛逼啊!”

    “几日不见,你混开了啊,居然跟拟人度这么高的动漫人当朋友?还喝点小酒,真心羡慕。”

    “恩?话说这不是类人园的服务生吗?”

    “类人园那个高拟人化的服务生?啥时候成你朋友了?”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这个明显是和迹部景吾传绯闻的那个类人园服务生,现在等世界谁不认识她。”

    ……

    下面评论一开始还有对四不像交了像人的朋友表示了羡慕之情的,后来还有一堆眼尖的指出了这个照片有装逼的嫌疑。

    橙子看着评论,看着看着就有些不困了,但是一愣神的功夫,橙子发现四不像把揭穿他的评论全部给删除了,只留下了表示羡慕嫉妒恨的评论。

    橙子表示:……这货真是……

    天已经

    入了深夜,宿舍楼也传来断断续续有人回来的声音,橙子对着一个劲儿的看着,也没看到迹部景吾通过她的好友,橙子看的迷迷糊糊的,心里虽然失望,但是也不断的安慰自己——迹部先生大概是在忙吧,要不怎么可能不加自己的好友呢。

    她想着想着,就觉得肯定是在忙。于是洗漱过后,准备睡觉。经过白日里因为数据短缺差点丧命的事件,橙子仿佛担心事态重演,虽然因为迹部景吾橙子的数据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时刻,但是仿佛是心里阴影一样,她赶紧上床准备睡觉,打算补充一点数据,以求心里安慰。

    谁知橙子刚刚闭眼,脑海却传来提示音——

    “即将进入迹部景吾的视频界面,是否进入?”

    橙子猛地睁开眼睛,抿了抿嘴吧,有些气急败坏。我靠,这可不能怪我,这该死的系统是不是坏了啊,我要睡觉,它非要让我看迹部景吾干毛?

    橙子在床上又翻滚了一阵,觉得情绪稍缓,又准备酝酿着睡觉。

    谁知这次还是一样,刚闭上眼睛,系统又开始问——

    “即将进入迹部景吾的视频界面,是否进入?”

    橙子又抓狂了,这该死的数据,为毛总是跟自己过不去啊啊啊啊啊啊啊。迹部先生之前明明都说了,不要随便进入他的视频界面了,自己也答应的好好了,此时若是在偷窥…呸呸呸,进入迹部的视频界面,橙子怕自己真的会被当成女变态的。

    她有些气恼无比,抓起看了看,发现好友通知还是没有通过,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

    可能……还是在忙吧……

    橙子又瘫在床上,仿若一条死鱼一样闭了眼。果不其然,系统还是没眼色的来烦她——

    “即将进入迹部景吾的视频界面,是否进入?”

    橙子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了。现在进入应该也没什么吧……再说了,迹部先生再怎么忙也不可能一直不看呀,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危险?!

    橙子这样想着,顿时就觉得自己有了正当理由。心里仿佛存着浩然正气,毅然决然的点开了“是”的按钮。画面一暗,进而就很顺利的就进入了迹部景吾的视频界面。

    视线是一个卧室,紧靠着窗边,窗帘并没有拉上,柔柔的月光照射进来,带给黑暗的室内,一点点微弱的光芒。橙子看见迹部景吾在床上睡得正香。她心顿时就有点罪恶了,人家正在睡觉,自己却像个变态一样闯进来偷窥……

    不过这样的想法只是稍纵即逝,她立刻在心拼命的给自己找理由——“恩,看迹部先生没有危险我就放心了,原来人家是睡着了,忘记看而已。撤了,撤了。”

    她刚刚要点退出键,迹部景吾却悄无声息的出声:“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偷窥本大爷了吗?”

    橙子被吓得一抖,她听见迹部低沉的声音传来,心里就莫名有些心虚,刚要说话,迹部不知何时睁了眼,他翻身打开了床头的灯,灯光柔柔的黄调,照的人的气氛都有些暧昧。

    橙子轻咳了咳嗓子,在弹幕上理直气壮的说:“咳咳,我看迹部先生半天没有通过我的好友邀请,担心你会出了什么事情,前来看看罢了。”

    迹部坐起身子,头发有些凌乱,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面色,也不知他是什么情绪。只听的见他的声音低低的传来:“现在看到了?本大爷有危险吗?”

    橙子缩了缩脖子,还是在弹幕发:“没有我就放心了,我走啦。”

    “慢着。”橙子刚要退,迹部景吾却喊住了她,他在枕边摸索翻找了一阵,拿出点了几下后便随意的丢到了一边,迹部面色有些倦容,但是并无厌恶之色

    ,只是唇边携着一抹弧度,说不清是不是笑意:“通过了,所以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吗?这位变态小姐?”

    就算是隔着千山万水,看不见脸,橙子也觉得老脸一红,她连弹幕也顾不得发了,忙脚乱的就要下线。但是细想了想,就这样下线,未免显得自己理亏……而且,显得自己好像真的是变态一样!橙子自然不愿意背负女变态的外号,所以她还赖在这里不走了呢。

    依旧是理直气壮的发弹幕:“毕竟救过你一命,你若是出了危险不见了,那我岂不是白救你了?不过现在你既然没事,我就放心了,恩。”

    迹部景吾看着那些俏皮的弹幕,有些发笑,说:“变态小姐在现实里跟网络上性格有些不太一样啊,之前明明见了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橙子仿佛被人抓住了命脉,哼了一声,就要下线了。可是临下线钱,迹部又说:“你好歹又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来偷窥了我一回,刚才又赚了上万的数据,此时不打赏一下视频,未免太吝啬了点吧,变态小姐。”

    橙子倒是摆出了豪气的样子:“说吧,您想让本大爷赏你多少。”

    那人又躺会了床上,指拨弄着床头灯,让它明明暗暗的:“不多,251个数据就够。”

    橙子听了这个数据楞了一下,还未等发弹幕,迹部又说:“除了劳烦变态小姐不要总是偷窥我以外,也要劳烦变态小姐在救人的时候不要把自己都差点搭进去。”

    迹部最后终于把床头灯拧灭,柔柔的月光又复来,照映了满屋:“就因为你掏出全部身家的251个数据,本大爷这么好面子的人,还得返还给你两万多的数据。多亏啊……”

    橙子哈哈大笑,真的在弹幕的打赏块,发过去251个数据。

    “得,变态小姐赏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请问……我勤快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在零点前赶完榜单了呜呜呜呜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