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锁雀翎 > 第5章 第 5 章

第5章 第 5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现世的话,许扶斯是半夜混迹在夜场的常客。

    白天矜贵冷淡高不可攀博士生,晚上一杯酒饮下去拉了拉领带在舞厅蹦迪。

    他所在的舞厅,所有人的目光都会情不自禁落在他的身上。

    青年衬衫雪白,袖口挽到肘,露出的小臂结实有力,冷白的色调,身体晃动间都透着禁欲的诱惑,和其它人疯狂的摇头晃脑不同,他完全沉迷在音乐的世界里,气度优雅得像是在上流社会的舞厅里跳交际舞。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在许扶斯身上诠释到了极致,可惜许扶斯心里有未婚妻,对投怀送抱的女人都是拒绝的态度。

    然而他的未婚妻太清纯太干净,对许扶斯这样的人似乎带有十分敏锐的天生雷达,对许扶斯完全不感兴。

    小姑娘每次瞅见许扶斯就像小奶猫看见一只舔舐自己毛的狐狸一样,躲得远远的。

    许扶斯每次回国想和未婚妻好好相处也找不到会,又不想逼得太紧,相处时间少,而未婚妻上了大学后和别人擦出了火花,理所当然的就提出退婚了。

    许扶斯抹了抹脸。

    初恋啊,就这样没了。

    如果系统还在,他肯定要系统给他放一首他刚穿过来时最火的《野狼ds》,悲伤的唱心里的花,我想带你回家。

    当然系统也不会给他放《野狼ds》,只会放《分列式进行曲》。

    古代没有舞厅,也没有蹦迪的音乐,许扶斯只能一夜复一夜的看书催眠自己睡觉。

    很快书院论坛会开始了。

    许扶斯收到了书院论坛会请帖的事学生们都知道,他们以为许扶斯会把叶子辛带着去,包括叶子辛也这样认为,他知道得更多,南江书院那边暗示夫子带他去,他回叶家的时候,叶闻还过来说比试时他会避让。

    当然这句话叶子辛信的话,就真的愚不可及了。

    不曾想许扶斯只叫了李笑一人。

    李笑:“???”

    “!!!”

    他慌了起来,连忙摆,“不不,夫子,我一个倒数的,我不行的!这种事,不是应该带子辛兄去吗?!”

    顺便躲在了叶子辛的背后,叶子辛抿唇,面无表情往右边走了一步,将李笑露了出来,李笑怒瞪他,叶子辛不为所动。

    许扶斯视了李笑一眼,轻描淡写道:“何须子辛,你就足够了。”

    “至于子辛,”许扶斯从怀摸出一张纸,递给叶子辛,“上面的是你的作业,下面的是之安他们的,下去安排好,记得每天检查,若是有人没有及时完成,等我回来时告诉我便是。”

    叶子辛接过,说了好。

    他没有问许扶斯为什么不带他去,许扶斯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因为夫子不会害他,他只需要知道这件事,就足够了。

    许扶斯拎着李笑上了马车。

    李笑犹做挣扎:“夫子,我包袱还没收拾呢。”

    “马车会经过你家,急什么。”

    已经坐好的许扶斯拉起车帘,漫不经心道,“收拾快一点,若是敢找什么借口逃掉,体训一月。”

    李笑:qaq夫子你好狠。

    李笑不敢找理由了,马车经过他家门口停下,李笑下了马车,回家收拾包袱,他爹娘好奇问了句,知道李笑是要去参加什么书院论坛会时,顿时开心不得了。

    “你是说,夫子就在外面等着你?”

    李笑心如死灰的点头,麻木的收拾着自己的包袱。

    虽然都是南江城,但是

    一趟来回也是比较麻烦的,该带的还是都要带着。

    李笑没带多少,带吃的比较多,他娘催促他赶紧收,他爹看见他收吃的,恨铁不成钢的夺过,“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吃!多带几本书!”

    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一点出息都没有!

    李笑炸毛了,“书很重的!爹!”

    “又不是你背,你不是有书童吗?”

    “我们夫子不让我带书童qaq,说就一两天的时间,带什么书童,他说让我自己学会独立。”

    “嗯,夫子说得对。”

    他爹认同的点了点头,点头的同时顺给李笑的包袱塞了五本书,“别给你夫子丢脸,知道吗?路上好好看书。”

    李笑:“!!!”

    是我亲爹吗?!

    包袱被他爹裹了起来,拍了拍后挂在他身上,推着他往外面走,“别让夫子等久了,夫子时间紧急。”

    李笑爹娘把李笑送出了府,许扶斯正坐在马车上,双平整的放在膝盖上,朝李笑爹娘微微一笑,问了句好。

    那姿态别说多么风雅了,就连声音,也清淡温和,李笑爹娘见过不少的夫子,却还是第一次见这样有神仙气的夫子。

    他们送李笑去青山书院的时候,没有见过许扶斯,只见过书院里的家仆,原本还有些不放心,现在心直接放到了谷里,笑容满面,“我们笑儿,就麻烦夫子照顾了。”

    这位夫子一看就是有深厚才学的,笑儿能在他的书院学习,再好不过。

    许扶斯轻笑,“不麻烦,恒之在书院里表现甚好。”

    李笑:“!!”

    他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夫子,要知道他在书院里的一众同窗里,表现是最差的,次考核两次倒数第一,夫子以往都是将他批评得一不值,怎么这次反倒罔顾事实夸赞他。

    李笑很快反应过来,夫子这是在让他爹娘宽心,让他不被他爹娘混合双打。

    他不由得有些感激,看向许扶斯的眼神充满了濡慕的意味。

    上了马车告别自己的父母后,李笑感动道:“夫子,我……”

    许扶斯抽出自己放在马车的戒尺,敲了敲他放在旁边的包袱,“看书,应是塞了五本,刚好路途有点远,两个时辰,打发下时间倒是不错的选择。”

    一腔感动之言就这样消失在喉咙里,李笑抽泣着打开包袱,拿出书,正打算看,许扶斯的戒尺落到他的肩膀上。

    “我教你的人风骨,是这样缩着肩膀哭哭啼啼的?嗯?”

    李笑瞬间坐直,擦干净眼泪,委委屈屈的看书。

    许扶斯这才收了戒尺,摸出一颗糖放进口。

    “这样才对嘛,看着顺眼多了。”

    人重学识,重气质,弯腰驼背的,像什么话。

    以后等成了官,混官场,就靠着那气质唬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晋江暂时屏蔽评论区了,只能后台看小天使们的评论。

    别因为晋江的无情就不爱我,嘤。

    只有彩虹屁才能让作者热血沸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