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必胜法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必胜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值得注意的是,”凤栖梧继续讲解着规则,“对于中毒者,由于编号不对应,就算你在房间里使用了血清,也无法为自己解毒。并且由于你用去了别人的试剂,将会直接导致另一个人无法解毒。”

    “但就算你不用试剂,你却无法保证,拥有你编号试剂的人,也同样会为你保留血清。是相信别人,还是相信自己,就靠你们自己把握。”

    “至于没中毒的人,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你们没有解毒的顾虑,直接使用试剂,强身健体,你就是最大的赢家。至于是否要用掉旁人的解毒试剂,是否要舍己为人,也由你来抉择。”

    “出了房间之后,如果你们所有人都没有使用试剂,就可以在第二次机会里,互相交换血清。但如果你为他人保留了试剂,他人却没有为你保留试剂,你可以直接对他人注射血清。由对手强行注射的试剂,对他人而言,就成为了‘毒’,可以把他强行拉下胜利宝座。”

    “再重申一遍,试剂共有三种作用。一,在房间里自我注入,强身健体;二,为对应编号之人注入,为他解毒;三,为编号不对应之人注入,这属于报复性质的灌毒,可以为你清除一个对手。”

    “顺便再说明一下,”他环视四周,有意将众人的竞争氛围推升到顶点,“能够坚持到最后的胜利者,也就是至始至终都没有中毒的人,我就会给他一个奖品。”

    “下面,游戏开始。”

    首先,由凌瑶箐为众人分发试剂。

    这些人在这里打工多时,都有着专门的编号。只有江烬空作为唯一的新人,可以不参与游戏,全程旁观。受到法则之力影响,其他人也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洛沉星自己的编号是3号,而他拿到的血清编号,则是6号。也就是说在他手里的血清,是6号实验者唯一的解毒剂。

    当他下意识的向6号望去时,6号也同样向他投来了深深的注视。

    再看属于自己的3号血清,现在在5号手里。这是实验者中,唯一一个看上去较为文弱的男孩。此前众人讥讽自己,也是他说话最少,无非就是带着从众之心附和几句。

    欺凌者中,也并非全都是绝对的恶霸。也有人是迫于生存压力,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加入欺凌的队伍。因为如果他们不去欺负别人,以他们软弱的性格,也会同样受到欺负。

    在欺压与被欺压这两条路当中,他们最终选择了成为欺压者。

    而从5号的表现看来,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洛沉星心里暗暗有了谱,又将目光挪开,继续在每一个人身上不经意的扫过。

    既然这是人,血清本身就只是一个道具而已。真正值得注意的,是每个人的人性弱点。摸清了这一点,才方便加以利用——

    由于保管自己试剂的人,与自己所保管试剂的人各不相同,双方互无牵制力。现在大家都在寻找着那个对自己至关重要之人,并斟酌着该如何说服他。

    稍后,在自由讨论时间中,众人各抒己见。

    “这个游戏,最简单的必胜法,其实就是所有人在第一阶段都不要使用血清。”6号首先发表意见,“到时按照编号交换,依次解毒,就可以全员获胜!”

    4号从外表看来,就是一个相当个人主义的人。此时他推了推眼镜,眯起狭长的眼眸,淡淡道

    “说起来简单,但是这根本办不到的。既然是随机中毒,那几个没中毒的人,一旦发现自己是安全的,一定会迫不及待的用掉血清。让他留着试剂为别人解毒,对他自己根本就一点好处都没有。再说多一个解了毒的,就是多一个人和自己平分胜利果实,他们才没那么傻!”

    “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们,如果待会检测出来的结果,是我没有中毒,我一定会立刻就用掉试剂。”

    人高马大的2号顿时激动起来“你敢!”

    现在4号手里拿着的,就是2号的血清。事关自身,他也是表现得格外易怒。

    “我可以把话放在这里,第一阶段我会暂时留着试剂,如果我中了毒,又有人用掉了我的血清,我一定要揍到他生活不能自理!这个游戏的规则也并不禁止暴力,我说得出来也就做得到!”

    这小子……洛沉星看在眼里,暗暗一笑。他就是个典型“脑子里塞满肌肉”的,遇事只会想着用暴力解决。看上去挺危险,实际上正是这种人,才是最容易被拿来当枪使的。

    “你们几个不要那么自私,”6号忍不住皱眉劝阻道,“说什么一定会用掉血清,怎么就不想想如果中毒的是你们自己要怎么办?”

    1号中等身材,面目普通,属于混在人群里完全没有特点的人。听了众人的争执,他开始一本正经的分析着

    “看起来,这个游戏对于一开始就中毒的人,是有着压倒性的不利啊……”

    “因为选择权,完全就是掌握在没中毒的人手里。中了毒的人,全程都会是被动的。”

    4号的血清掌握在他手里,但他却没有立刻凭此去牵制4号,因为测试结果,两个人究竟谁会是中毒者,都还是说不准的。

    “也不一定。”6号忽然再次开口了。

    “如果有人在这个游戏里……建立同盟的话,也许结果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一刻钟的讨论时间,很快就在众人的争执中结束了。

    只有洛沉星至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讨论,其他人也并不指望他发表意见。

    而最终定下的结果,仍是先尽量按照“所有人都不要使用试剂”来走,就连一开始闹得激烈的2号和4号,也都答应了“如果你们不用试剂,我就不用”。

    目前的血清掌握,则是这样。

    1号4号血清;

    2号5号血清;

    3号,6号血清;

    4号2号血清

    5号3号血清;

    6号1号血清。

    随着6人相继进入封闭房间,还留在外间的3人,也开始了只有他们才懂的讨论。

    “你还敢让她用蛊?”颜月缺瞟一眼凌瑶箐,又有些不满的望向凤栖梧,“不怕她被毒蛊反噬?”

    凤栖梧冷漠的回应道“用蛊并不致命,这本身就是毒界一项通俗的技能,只要尽快清除她体内的蛊神子即可。”

    “我是一名专业的毒师,请你不要质疑我的能力。”

    组队试炼后,颜月缺和凤薄凉的关系转好,在微时空和生活里都是常有互动。但凤栖梧和他的关系,却依然糟糕,或者说,更糟糕了。

    作为天霄阁和九幽殿的少爷,两人本身就是互相看不惯,现在颜月缺和凤薄凉走得近,在凤栖梧眼里,那是多了一个“情敌”,自然是更不会给他好脸色。

    颜月缺也一向不喜欢这个太过阴沉的少年,冷哼一声,神情不屑“你们两个是怎样都不关我的事。但如果是因为你的疏忽,让蛊神道有了壮大的机会,你可就是天下的罪人了。”

    凤栖梧扯起一丝僵冷的笑容“天霄阁伪君子,果然还是这么喜欢给别人扣帽子啊。”

    这两人的争端是由自己而起,凌瑶箐夹在当中,实是左右为难。

    大概是等待的过程实在太闷,颜月缺原本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理睬凤栖梧,但他和凌瑶箐更是无话可说。这才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问道

    “你说,等他们出来了,结果会是怎样?这些人会不会抢先用掉试剂?”

    凤栖梧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手中托着溯时沙漏,盯着玻璃管内簌簌洒落的细沙,淡然道

    “测试结果,大概会挺符合伪君子的秉性。”

    颜月缺也听出他含沙射影,当场大怒“凤栖梧,你不要一再挑衅!如果不是大人的交待,我根本就不会跟你这种人合作!”

    凤栖梧冷漠的回以一笑“彼此彼此啊。”

    凌瑶箐听得疑惑,试探着问道“你们说的……大人,莫非是?”

    两人这一次倒是极有默契,一起冲她吼道“闭嘴!”

    话声一落,他们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又是赌气的同时将头扭开,只留下凌瑶箐莫名其妙。

    ……

    房间内,洛沉星在自带的速写本上飞快的写写画画,上面列出了大量的号码和交叉线,他似乎正在统计着各种可能的情况。

    在他面前摆着一面镜子。从他现在满不在乎的状态看来,他是已经在镜子里确认过了瞳孔颜色。至于是中毒与否,暂时无解。

    江烬空作为旁观者,也和他进了同一间房间。不过这一次他就盛事得多,看来凭着洛沉星自己,就有了完全的计划。

    良久,他终于停下笔,自得的欣赏着本子上的成果“好了,这样就清楚多了。”

    “因为是随机中毒,我已经把所有人中毒与否的各种可能,按照排列组合的方式列举出来了。针对每一种不同的情况,我也都有了不同的应对方法。”

    自从遭到烈焰鬼帝袭击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展现出这样的自信从容。

    在生活中,他已经消沉了很久,但现在到了他熟练的“耍弄阴谋”环节,这堪称是他的主场。他也有绝对的把握,成为游戏的最终赢家!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不带停顿的把所有可能的状况都列举了一遍,不得不说,他的头脑还是非常优秀的。

    “只是……”最初的盛喜一过,他又有些迟疑的看向江烬空,心里还在介意着他的评价,“我真的可以这样去做么?”

    “按照我的方法,要赢的话,就会伤害到其他人……”

    江烬空随口答道“一个游戏而已,别那么较真,输赢都有很多种玩法。”

    “按照你喜欢的方式去做吧,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挑剔你。”

    洛沉星又惊又喜,欣慰非常。最初他担心对方是个“正义标兵”型的人物,会嫌弃自己的不堪,他不得不隐瞒自身的真实,做出种种伪装。但现在看来,他真的不是那种迂腐的老好人,他是可以理解自己的……!

    去了后顾之忧,他也真正有了一决胜负的动力。

    ……

    第一阶段的测试结果,可以说是有些让人感到遗憾的。

    6个实验者中,终究还是有两个人用掉了血清。

    而随机中毒者,则是有4名。

    用掉血清的,是4号和6号。

    一开始口口声声说着“完美必胜法”,鼓励大家都不要使用试剂的6号,竟然在房间里自己用掉了血清。

    更加讽刺的是,他同样是4名中毒者之一。

    即使自己也中了毒,却依然要用掉血清,断去另一人的生路。或许是因为,他同样无法肯定旁人会为自己保留血清,索性就多拉下一个人,陪自己一起死。

    而没用血清的4个人中,结果则是1号(中毒),2号(中毒),3号(中毒),5号(未中毒)。

    从第一个人不守承诺,用掉血清起,这个游戏,就已经没有必胜法了。

    无论如何,有两个人都得不到自己对应编号的血清。而他们,也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任由旁人获胜。

    当有些人意识到自己败局已定时,现场的气氛,也是迅速急转直下。

    此时的2号几乎陷入了疯狂。揪起4号的领口,举起碗口大的拳头,骂骂咧咧着就要对他砸下。

    但相较于这边“光打雷不下雨”的2号,1号的双眸却已经完全被阴霾笼罩。

    “我听了你们的,留下了血清,现在你们告诉我它还有什么用!”

    自己的血清,已经被6号用掉了。自己掌握的血清,也由于4号并未中毒,失去了价值。

    那么,它唯一还剩下的作用,就只有……

    在所有人都未及反应时,1号已经抬起手中的试剂,将前端的针管,狠狠刺进了无辜的5号体内!

    虽然6号才是用掉了他血清的“仇家”,但他本身也已经中了毒,报复也就失去了意义。所以他选择把5号拉下水……既然自己已经没机会赢了,也绝对不能让其他人赢!

    相较于他前期的平凡无害,这还真是应了“会咬人的狗不叫”。

    中毒者,一下子就由4个,增加到了5个。

    而这5个中毒者中,虽然有些人的编号血清尚在,还有机会解毒,但恐怕到了这一步,对方也绝不会再那么轻易的和自己交换了。

    他们,已经每个人都抱起了同归于尽的念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