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锦鲤农妻 > 第322章禽兽不如,畜牲他爹

第322章禽兽不如,畜牲他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傅凛不说话,威胁般的动了动手腕,这个女人要气死他了。

    看别的男人她还有理呢?

    陈卿捂脸:“好了好了,不说了。”

    她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没错,自己不是自恋的人,傅明玄很古怪。

    明明一个病秧子,还挺有气势看着也比傅明华顺眼。

    傅畅负责重新安排事宜。

    长公主最终没阻止的原因是知晓傅畅知道了昨日的事,是傅凛的手笔。

    她还是很期待这个结果的,看他们狗咬狗博弈。

    苏云堂被留下,心中郁闷。

    陈卿笑了笑:“公事公办,没想到连累你了。”

    苏云堂摆手,心里面可是真心拿陈卿当妹妹看待。“我就不应该来,瞧,不止我,你们不也是被怀疑了?”

    也不知道这个长公主要玩什么把戏。

    陈卿:“等着吧,还能怎样。”

    萧青瑶站起来:“既然太子殿下在,那我先回去了,有些乏。”

    有傅畅在,总不能发生什么事,干巴巴的看着无聊,她还不如回去睡觉。

    陈卿颔首:“小心些。”

    魏侧妃讽刺:“都说秦王和太子不合,我看挺合的啊。”

    萧青瑶一个转身讽刺:“要是都像你这样蠢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那还得了?”

    “可不是。”

    陈卿凉凉接话:“逢场作戏还有人当真了,有这种货色在,贤王可真够辛苦的,里外操心。”

    魏侧妃:“......”

    萧青瑶潇洒离去。

    魏侧妃牙痒痒:“你有什么......”

    陈卿持续输出:“闭嘴,尊卑有序,你要干什么?这种地方别逼姑姑丢你出去。”

    “长公主凭什么丢我,丢你才对,你是害死......”

    她话没说完。

    傅明华不在身边跟着傅畅去和安院子里,剩下傅凛和傅明玄。

    俩人齐刷刷朝她看去。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魏侧妃现在基本上成了骨灰。

    魏侧妃慌了,低下头。

    她胆子再大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跟傅凛叫板,对付陈卿她是可以的。

    因此陈卿在她眼里就成了靠丈夫才能活下去的废物。

    没了傅凛陈卿什么都不是。

    “进宫一趟。”

    傅畅步履匆匆回来。

    英俊的五官染上怒意。

    “岐王,你也去。”

    傅明玄心中咯噔,表面仍是淡定的:“出了何事?”

    “与你有关,走吧。”

    四个男人全部都得去。

    大理寺卿等人瑟瑟发抖跟在身后,事情不小,恐怕要完。

    陈卿不会去,天气太热这又不关她的事,傅凛也不想她跑来跑去,交代两句上了傅明华的马车。

    傅明玄落在后面。

    他喊她。“秦王妃。”

    陈卿转身看他。

    “没什么事,本王一直都病着,你册封那日也没去道喜,初次见面,备了点薄礼。”

    他吩咐随从把盒子递给陈卿。

    陈卿没有接也不敢接,傅凛那个小气鬼肯定会跟她秋后算账。

    “心意到就成,初次见面,我也不知道岐王爷身体不好,失礼了。”

    傅明玄让随从交给了陈卿的丫鬟:“小七年纪比本王小许多,年轻气盛,他待你可好?”

    陈卿柳眉轻蹙,这问题给问的:“很好。”

    “那便好,他偶尔孩子气,有时候你多担待些,方才瞧见了他眼圈下乌青一片,可是昨夜没睡好?”

    傅明玄对傅凛了解,但在他不见的这三年来,傅明玄觉得自己又不了解他了。

    以前如此洒脱风流的一个人有了陈卿,有了孩子,竟然变化那么大。

    收了心,眼里全是一个她。

    陈卿不知怎么的不太想回答他这件事,迟迟不语。

    直到傅畅过来。“怎么了,岐王还有什么事么?”

    傅明玄收回自己的目光,似乎不甘心道:“无事,走吧。”

    随从推着他离开。

    陈卿还保持着方才的姿势不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傅畅见状简单的宽慰两句:“他与你说什么大可不必放心上,不用理会,天气热早些回去吧。”

    “好。”

    陈卿目送几人离开,自己也登上了马车,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她略知一二。

    和安怎么死的有待调查,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傅凛是不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所以这件事必定跟傅明华、傅明玄扯上关系。

    傅畅大约拿了把柄,现在进宫面圣,大概一个时辰后就能知道结果了。

    一路通行到达皇宫。

    傅明华迫不及待跳下去,傅凛这个变态跟他一马车上简直就是受罪。

    燕帝御书房,清凉爽快。

    已经接到通知的他正压着气等待傅明玄和傅明华俩人。

    “儿臣参见......”

    傅明华这腰还没下去,一本奏章就扔他头上,燕帝气势汹汹。

    “你还好意思来朕面前!”

    傅明华一脸懵,但本能的直直跪下去:“父皇消气,儿臣不知犯了何事惹得父皇如此生气。”

    反观傅畅,傅凛还有傅明玄三人,一个比一个淡定,那腰板挺笔直,连傅明玄都站起来了。

    就他一人怂怂的跪着。

    也没人告诉他发生了啥。

    “朕打死你!”燕帝失望摇头,一手指向长公主和刘大人。

    “他们也是你的姑姑姑父,你怎么下得了手,狠心玩意,畜牲!”

    “咳。”傅凛咳嗽,戏谑道:“有事说事嘛,别这么说,都是你生的,别把我们也骂进去成么?”

    傅明华是畜牲,皇帝自己是什么,畜牲他爹?

    那他们几个又是啥,比畜牲还畜牲,禽兽不如?

    “你也闭嘴!”燕帝掀眸怒骂傅凛,别以为他不知道他扮演了什么角色。

    “和安出事朕十分痛心,本还想着给她指一门好亲事,现下怕是不成了,惠伦长公主与刘爱卿节哀,大理寺定然会查明真相,让和安走的安稳。”

    长公主听到这个话心里的希望瞬间碎了!

    从燕帝叫她的名号来看就很生疏,难道是前些日子那事惹了他不快?

    长公主来不及细想,只哭哭啼啼的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告诉燕帝,使劲卖惨。

    “皇上,你一定要替皇姐做主,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没了,我们可怎么活啊。”

    她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刘大人也跟着跪:“皇上圣明,和安不能白死,若说没有人动手脚,臣不信!”

    傅凛已经找个地方好生的坐着,跟着他们点头:“我也不信。”

    燕帝黑脸,一个刀眼过去让他收敛些。

    傅畅上前说话:“听闻前些日子秦王妃将姑姑气晕了过去,秦王殿下又漏夜去过长公主府,事出突然,十分蹊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