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神话禁区 > 第四八八章遇狐

第四八八章遇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陛下……”

    “陛下……”

    高力士,陈玄礼的声音接二连三传来之间,李隆基情绪逐渐占据了上风。

    大唐江山在他心中之重,除他之外没人可以理解;美人离去在他心中之痛,除他之外也没人能够体会。

    当年的天人交战,在我心中不断上演,逼着我再重蹈他当年覆辙。

    我的身躯不由自主地微微欠起之间,我却忽然抓向眼前长刀,狠狠一刀划向了自己盘在地上的脚跟,刀锋过处我的一根脚筋随之崩断,我在剧痛之下又坐回了原地。

    “李隆基,你想起来,我偏让你坐回去。”自言自语的一句话从我嘴里迸出时,我的脑海当中也是嗡然一声巨响,变得一片混乱,李隆基的情绪似乎在我脑中骤然狂乱,各种情绪一瞬间迸发而出,我好像什么都想不明白了。

    “撞门——”陈玄礼蓦然怒吼之下,大批禁军抬起撞木轰向了大门。

    仅仅几下,驿站木门就被撞得四分五裂,陈玄礼率众冲进佛堂:“保护陛下,诛杀叛逆!”

    陈玄礼的话只喊到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屋里没有夏轻盈,所谓的诛杀叛逆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

    陈玄礼手压佩刀向我步步逼近:“陛下,此时此景,你难道还执迷不悟么?难道叛逆在你心中重于大唐么?妲己祸国的前车之签,犹在耳畔,可是陛下……”

    我冷声道:“君王之志不改,没人可以祸国;君王之心沦丧,不出妖孽也一样要亡国。陈玄礼,你不是对大唐忠心耿耿吗?祸国之人就在你眼前,你下刀啊!”

    历史上的陈玄礼与太子李亨密谋发动了马嵬兵变,在杨玉环自尽之后,宣誓效忠李隆基。而后也护送李隆基入蜀,至德二载随李隆基回长安,封蔡国公,后病死与长安。

    在诛杀杨国忠的事件上,陈玄礼与李亨的意见一致,但是陈玄礼却始终忠于李隆基,陈玄礼护送李隆基入蜀,未必不是跟太子李亨之间的一场博弈。

    我故意刺激陈玄礼,只不过是一种试探,我怀疑对方也和我一样,是某个融合了陈玄礼意志的人。

    陈玄礼脸色阴晴不定的连换数次,才跪倒在了我面前:“陛下,臣是一心为国啊!臣之忠心日月可鉴……”

    我看着不住磕头的陈玄礼半晌才缓缓说道:“扶朕起来。”

    “是!”陈玄礼搀向我左手之间,我的右手猛然握住了刀柄反手一刀向陈玄礼刺去。

    后者似乎早有准备,我的刀锋还没触及对方,陈玄礼已经抽身后退,拔刀向我反劈了过来。

    我明明知道自己不是陈玄礼的对手,仍旧举刀迎向了对方的兵器,好在陈玄礼并没尽全力,我才把他的长刀给架在了半空:“你终于还是出手了!”

    陈玄礼大惊失色:“陛下,臣只是……”

    陈玄礼话没说完,我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木板崩裂的巨响——夏轻盈从我背后撞碎了密室木板破禁而出。

    我还没来记得回头,就觉得腰间传来一阵剧痛,等我低头看时,一段带血的刀尖已经从我小腹的位置上透体而出。

    是夏轻盈!

    她从背后狠狠发出的一刀,直接穿透了我的身躯,带着淋漓鲜血穿出了体外。

    夏轻盈声音阴冷道:“陈玄礼,李隆基现在死在了你的眼前,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做忠臣良将,还怎么守护大唐?”

    “妖女——”陈玄礼怒喝之间,猛然挥刀往夏轻盈身上猛砍了过来。

    我却在这时带着一把血淋淋的长刀,用仅剩的一条残腿拼命转过身去,挡住了夏轻盈。

    我双手按住夏轻盈的肩头的一刻,陈玄礼的长刀也在我肩上劈落而下,雪亮的刀锋瞬时间带飞了我一条手臂,我却在自己鲜血纷飞的刹那间,拼尽全力推向了夏轻盈:“快走!逃出去!”

    “陛下——”陈玄礼声嘶力竭怒吼在我耳畔响起,我再度转身,张开单臂扑向陈玄礼身前:“快走,我相信你!”

    我看见陈玄礼眼中冷芒四起的一瞬之间,佛堂四周的熊熊大火,却像是被风吹灭的蜡烛忽然消散无踪。

    严阵以待的禁军也像是幻灭的虚影,一个个,一排排的消失而去,最终只留下了一个空荡荡的佛堂和垂手而立的陈玄礼。

    我勉强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躯看向对方,陈玄礼身上也泛起了一片像是水雾般的朦胧烟气,不久之后就只剩下了一道人影的虚影。

    那是一个女人,至少从黑影的轮廓上看,那是一个女人。

    我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却本能的觉得那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

    女人淡淡开口道:“你为什么不选择带着杨玉环杀出重围,或者选择跟陈玄礼对持到底,偏偏选择了用这种方式了解马嵬驿之变?”

    “我想破局!”我沉声道:“无论我选择哪一种方式冲出马嵬驿,最后的结果还是陷在你的幻象当中,永无休止的以李隆基的角度,跟杨玉环上演爱恨纠葛。”

    我看向对方道:“我先后想过几种办法,唯一能破局的办法,就是让我们当中的一个人离开幻境。我放走夏轻盈,自己死在马嵬驿,才是彻底颠覆当年的马嵬驿之变,所有一切才能终结。”

    那个女人带着笑意道:“你是确信自己可以醒过来对吧?你觉得,自己挣脱了幻境就一定能破解狐族秘术?”

    我摇头道:“我从计划之初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先醒过来,而且,还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死在幻境当中。”

    “哦?何以见得?”那个女人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我平静说道:“我说自己不会醒,是因为,你肯定会出来找我。狐族的报复心理极强,不会轻易放过对手,尤其是胜过他们一次的对手。我破开了你的幻境,你肯定不会让我出去,把我留在幻境当中,看着我如何苦苦挣扎才更符合你们的性格。”

    那个女人点头道:“说的没错。继续说,你怎么会觉得自己有九成可能会死在幻境当中?”

    我无所谓的笑道:“以前我也有过在幻境当中死里逃生的经历,高明的幻境可以让人直接死在的幻觉当中。”

    我指了指自己断开的手臂:“就像是这条胳膊,如果我意识里认为他已经断了,那我出去之后,这条胳膊也就算是彻底废掉了。”

    那个女人平静:“你现在是在用意志力对抗我的幻境,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幻觉,甚至在拼命忘记疼痛对么?”

    对方见我点头才继续说道:“你所谓的一成生机,其实是在刚才那个女孩身上,你在赌,她能及时破解幻境,带你逃出升天是么?”

    “没错!”我再次点头:“夏轻盈出去,比我出去更管用,如果换成我出去,说不定连半成的生机都没有。”

    那个女人微笑道:“你就那么相信她会救你?万一她出困之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转身逃命呢?”

    我平静说道:“我相信她!”

    “她是你的爱人?”那个女人似笑非笑的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李隆基和杨玉环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摇头道:“我和夏轻盈之间不是夫妻,也不是爱人,我们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我把自己的背后放心交给对方,自然也能把命放在他的手里。”

    那个女人饶有兴趣的问道:“如果她救不了你呢?你不怨?”

    “生死本就不是定数,没什么好怨的。”我摇头道:“如果非要说会有一个人受伤的话,那也不是我。活着的人,会比死去的人更为痛苦。他们可能一辈子陷落在无法救援战友的痛苦当中。”

    “哈哈哈……”那个女人笑道:“你还是一个自私的人,你不怕死,却怕活在自责当中。所以你把这种痛苦转嫁给了夏轻盈?”

    “可以这样说吧!”我点头道:“有些事情,我没法去否认。”

    那个女人道:“那我们等等看,夏轻盈能不能救你出去吧?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那个女人话刚说完,我断开的手臂就再次鲜血狂喷,我下意识伸手去捂伤口之间,刺眼鲜血从我指缝当中喷射而出,手指摩擦伤口的剧痛也瞬间冲进了我脑海当中。

    那个女人笑道:“你挡不住我的幻境,你的那点意志不及刑天万一,我只用百分之一的力道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如果我是你,就放弃抵抗,祈祷你同伴能尽快破局,或许,还能死得舒服一些,你说对么?”

    我已经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了,快速的失血已经开始让我眼前阵阵发黑,耳鸣不止。

    我的心里虽然清楚这只是我的幻觉,可是身躯却在不住颤抖。失血带来的战栗不是因为我在害怕,而是因为我在发冷。

    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越来越冷,直到我眼前再也看不清什么的时候,我就像是掉进了阴暗的冰窟当中,能感觉到只有黑暗,寒冷和正在不断流逝的生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