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13 药入病走

>1.13 药入病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见女卫又从后院冰窖,搬出大块冰块,送上楼去。

    贾诩这便醒悟,乃为冰镇降温。

    “宫中有何毒物,可致升温。”

    长史盖勋忽有所悟:“莫非是丹丸。”

    “长史且道来。”从事中郎傅燮急忙开口。

    长史盖勋这便言道:“《汉书》有载,前汉时,赵氏姐妹,淫乱宫闱。日夜宴饮,纵欲无度。待成帝精力耗尽,便服丹药继续淫乐。

    为取悦成帝,方士争献丹药。起初服食一粒,即可精神亢奋,临幸美人,好似枯木回春。然长期服用,药效渐退。

    为能与赵氏姐妹春风数度。唯有不断增加剂量,后竟连服十丸淫乐,乃至泄阳为血而亡。”

    “此丸何名?”主簿贾诩急忙追问。

    “慎恤胶。”

    长史盖勋话音未落。

    身边二人便倒吸一口凉气。

    慎恤胶虽只见于宫闱,然之累累恶名,三位名士皆博学,又焉能不知!

    西汉玄伶《飞燕外传》中,载有第三者转述。

    言,赵氏姐妹用二物固宠:一曰‘息肌丸’;二曰‘慎恤胶’。

    此二物皆是诱发情欲,掏空身体的“虎狼之药”。

    息肌丸,女用。原料大略是麝香、人参、鹿茸等名贵药材辅以炼丹之物。配好后,塞入肚脐。

    不仅香肌映雪,暗香浮动。且玉影朦胧,有透肤之效。

    隔着小腹,势大尽显。陛下情焰高炽,自当强势而入,日夜颠鸾倒凤不提。

    然而。类似能够照亮肌肤,透视脏腑的丹物,多半具有放射性。

    赵氏姐妹只图一时之快,害人害己。用后不久,二人便惶恐发现,已丧失生育能力。

    此事必令二人悔恨终生。若能为成帝诞下一男半女,结局又岂会如此凄惨。

    慎恤胶,则为男用。具体成分未知。乃是炼丹所得。房事前以酒伴服,不出片刻,龙精虎猛。

    然却只能“一丸一幸”,切记不可多服。否则浑身发烧,**不止而死。

    《飞燕外传》载:“帝昏夜拥昭仪居九成帐,笑吃吃不绝”。“精流输不禁”,“余精出涌,沾污被内……”

    本是“一丸一幸”,赵合德竟为成帝“醉进七丸”,乃至“十丸”。

    焉能不死!

    然而。主簿贾诩却想的更多。

    “下药之人,必深知药性。此药既是淫药,又是毒药。是助兴还是毒杀。全在下毒之人一手掌握。

    世人皆知,主公年少多情。先并娶七如夫人,又从西域带回三百女卫。料想,若日夜笙歌,必力有不逮。寻丹丸助兴,乃是人之常情。岂料一时纵情,未掌握好剂量。乃至脱阳而死,亦在情理之中了!”

    贾诩一声冷笑:“好手段,好心机!顺水行舟,借刀杀人。万一侥幸得逞,我等亦百口莫辩,有口难言。”

    “如此说来,陛下和皇后亦脱不了干系。”长史盖勋怒从心起。

    “陛下与皇后,是否参与其中。诩未知也。但此人必是内宫近臣。”主簿贾诩一语中的:“否则又如何能取药、下药。还能瞒过陛下身边护卫、近侍,一干人等。”

    家国天下。

    陛下虽是一国之君。我等家臣,家中亦有明主。

    主公无故被害,此事必不能善罢甘休。

    “君忧臣劳,君辱臣死”。

    主公若薨,我等必辅佐幼主,卧薪尝胆,以报大仇!

    便是身死族灭,亦要尽忠报国。以全臣节!

    时下,再向陛下尽忠前,家臣需先忠于家主。如此将忠诚,层层传递。便是时人尊崇恪守了四百年的,家国天下。

    列侯称家也(一定要有‘家国’的概念)。

    刘备乃是百年难遇的英主。若无故被害,号称毒士的贾诩,身受刘备知遇大恩,又岂能善罢甘休!

    西域、北疆、塞外、封国……

    灭世毒计眼看便要在胸中勾勒成形。长史盖勋忽然开口:“诸位稍安。且看如何救治。”

    顺着盖勋手指,见一群黑衣人正合力托举着一卷被褥,悄无声息从后院而出,登二楼而入。

    “此乃解药。”从事中郎傅燮一语中的。

    须臾,又接连有两队黑衣人,托举卷被登楼。

    “为何皆从后院而来……”主簿贾诩,心中疑云一闪而过。

    救主公要紧,哪还顾得上这许多!

    待三副药入密室。又招曾生育过的亚马逊女卫入内,甯姐姐随即关闭暗门。

    隔绝了七位夫人焦急中透着期许的目光。

    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

    此虎狼毒药,既出自炼丹方士之手。精通此术的太平圣女,乃是唯一能解此劫的解铃人。

    刘备昏迷前,脱口而出。请来甯姐姐出面,便是求生本能使然。

    真不愧是天家麒麟。

    天生刘三墩。命不该绝。

    密室乃为安置诸母与女道所建。密不透风,与世隔绝。内中发生的一切,外面之人皆无从知晓。

    时间分秒流逝。唯有暗自忍耐。口中念念有词,祷告上苍。

    后半夜。暗门重启。

    黑衣人卷被并举,鱼贯而出。下楼后直奔后院。再不见踪迹。

    “此乃药渣。”从事中郎傅燮又一针见血。

    送入为药,送出为渣。

    自然合情合理。

    暗门再次闭合。一直到天明。众人担惊受怕了一整夜。

    暗门终于开启。

    只见内中云雾缭绕,余香绕梁,宛如仙境。

    “仙姑?”拓跋缃试着问道。

    “在。”满是疲惫的声音,自云雾中传来:

    “大将军安然无恙。”

    此话一出。里里外外哭声一片。

    天可怜见。天可怜见!

    轻抚着刘备英气勃发,却又有一丝稚气未脱的脸颊,甯姐姐不由得吐气如兰。

    “塞翁失马,因祸得福。小弟虎踞龙盘。从此御女无数……”

    酣睡中的刘备,似有耳闻。下意识的动了动嘴角,却又酣睡不提。

    七如夫人,这便将夫君推出密室。殷勤服侍,又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生怕刘备病情反复,忙忙碌碌,竟不知仙姑何时翩然而去。

    只留下一张药方。

    见主人无恙。亚马逊女王忙入密室,查看同伴状况。

    见几位亚马逊红光满面,精神焕发。本以为必然承欢塌上。

    一问方知。竟什么也没做。

    皆是那三副药的功效。亚马逊不过是从旁帮衬,出了把力气而已。

    至于那三副药剂,究竟是何许人也。亚马逊亦摇头不知。

    皆蒙面堵嘴,五花大绑。

    如何能知?

    得知主公无恙。贾诩等人也放下心来。

    “走,你我三人,不醉不归。”素来清白的长史盖勋,喜形于色。

    “同去,同去。”从事中郎傅燮亦长出一口浊气。

    贾诩趋于平静的双眼中,戾气一闪而逝。

    “此事没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