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妖者无疆 > 第二百二十五回 幻境 七

第二百二十五回 幻境 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水蔓菁”虽然修为极高,但此刻装的是个弱不禁风的姑娘,这一踹并未用力,可那男子似乎更加的弱不禁风,被她这么一踹,竟踹的趴在地上喘气,一动动,话也不敢应上一句。

    “水蔓菁”小心翼翼觑着水桑枝的脸色,讨好一笑:“先生,先生既罚金樱跪在外头,又罚这个人跪在里头,想来先生是不欲大肆宣扬的,那么,那么金樱还是有一线生机的罢。”

    水桑枝瞟了她一眼,轻咳了一声,冲着外头大声道:“水金樱,你进来。”

    这声音于水金樱而言是天籁之音,她如蒙大赦,极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缓了缓冷痛酸麻到极致的双腿,一瘸一拐的进的厅内,再度跪在地上,她知道所犯之罪是重罪,故而一句哀求之声都没有,只是压低了声音抽泣。

    抿了一口茶,水桑枝望住跪在地下的两个人,神色平静,言语薄寒:“你二人的罪过太大,若不严惩,如何向祖宗规矩交代,如此罢,你二人一个去刑堂,一个折双腿,自己选罢。”

    长窗半开,掠过一丝乍起的秋风,这秋风薄寒,穿透“水蔓菁”薄薄的皮肉,直入心扉,在心上覆盖住一层轻雪,冷的心尖儿都在打颤。生与死这样的大事,连圣人都会选错,更遑论寻常人,又如何能毫不畏死呢。她心绪惆怅,自己族中同样族规森严,若有朝一日,有朝一日自己也迷了心窍犯了族规,该如何是好,转念却在心底扇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族中指了空青那样的男子做自己的夫婿,自己还有甚么族规可违反的,自己莫不是傻了。

    微微失神的功夫,便见水金樱爬到水桑枝跟前,嘶哑着嗓子哭道:“先生,先生,是金樱的错,都是金樱的错,金樱认罪,愿意去刑房,先生送金樱去刑房罢。”

    话音犹在,那男子便也爬到了水桑枝跟前,身子与嗓子一同颤抖:“先生,是,是水金樱这小妮子勾引了小人,小人,小人是无辜的啊,求先生,求先生饶了小人罢。”

    他话尚未说完,脸上便已挨了狠狠一巴掌,紧跟着便是如疾风骤雨般落下的拳头,“水蔓菁”最瞧不上这种始乱终弃的软骨头,她怒火中烧,连踢带踹,又打又骂:“你个王八蛋你不是人你不要脸,你如何能说出此等不要脸的话,枉费,枉费了金樱,金樱。”她原是想说一往情深这四个字,可话到嘴边才惊觉,从前的水蔓菁并未读过这四个字,她若贸然说出,只会引人怀疑,只好做出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模样,搜肠刮肚了良久,才扬眸望向水桑枝:“先生,金樱是一时犯了糊涂,求先生网开一面罢。”

    水桑枝想笑,他知道挂在“水蔓菁”的唇边,却说不出口的那个词是一往情深,可她未读过这个情字,自然说不出这个词来,而这男子的反应似乎在水桑枝的意料之中,他无惊无喜亦无怒,望住水金樱道:“金樱,你还想替他去死么。

    水金樱哭的嗓子嘶哑,眼泪无声的蜿蜒过脸庞,她用尽全身力气抱住水桑枝的腿,摇头道:“先生,金樱没有勾引他,金樱没有,金樱没有。”

    光滑如镜的青砖地上,映出水金樱肿的像桃一样的双眸,她哭的惨烈,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渐次不断的没入砖缝,地砖上暗色的花如同她心底疯长的恨,以燎原之势将她的心牢牢困在恨中。

    水桑枝轻轻击掌,从帘幕后头走出四名哑婢,他望住男子平静道:“将他送去刑堂。”随后,他对男子的哭嚎充耳不闻,只对水金樱道:“你随我来。”

    见此情景,“水蔓菁”暗自松了一口气,水金樱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可这腿,她扬眸望住二人绕去后堂的身影,这水桑枝不会真的狠心要打断了她的腿罢,若真是如此,她便要回去炖些大骨汤,给金樱补一补,让她的腿能好得快些,那些哑巴厨娘可靠不住,惯会偷奸耍滑,说是大骨汤,还真是大骨汤,一根光秃秃的骨头上不见丁点儿肉丝,还真难为了她们能将骨头剃的如此干净。

    水金樱这一去,便足足去了一整日,“水蔓菁”炖的那一锅汤,凉了再热热了再凉,已经浮出一层白腻腻油花,看着便难以下咽。

    她托腮望住窗外,几竿修竹静立于西斜的日影中,时至深秋,竹叶萧索萋萋,但凝碧依旧的竹枝蕴出浮生宁静,屋内院中皆是寂然。长长久久的寂然中,一个同样寂然却又失魂落魄的人渐行渐近,走到水蔓菁门前时,她抬了抬手正欲叩门,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那门哗啦一声打开,“水蔓菁”望住她的背影喜极而泣:“金樱,你回来了,你的腿。”她拉过水金樱,仔细打量:“还好还好,先生还是疼你的。来,进来说,外头冷,进来说。”

    水金樱像是做了甚么心虚事一般垂首不语,坐在那也是满身满心的不自在,全然不似往日活泼肆意。

    “水蔓菁”黯然,抚了抚她的膝盖,道:“腿还疼么,我熬了大骨汤,原以为你晌午便能回来了,汤都放的冷了,我再去热一热。”

    这话温暖人心,水金樱心头乍暖,哇的一下哭出了声,拥着“水蔓菁”哭的泪水横流:“蔓菁,蔓菁,我害怕,我害怕。”

    “水蔓菁”在心底冷笑不止,这世上怎会有如此蠢笨的女子,可脸上还得做出副心疼不已的神情,连连拍着她的后背,轻声细语的劝慰道:“金樱,别怕,一切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们的日子还跟从前一样,没事了,不会再有人能伤害到你了。”

    冬日里下了几场雪,积雪初定,皑皑素白间几树腊梅开的繁盛,金黄粉妆灿烂满树,晴好的阳光流泻在上头,生出清冷却灿然的光芒。

    自那日后,水金樱便一直缠绵病榻,族中的医手来诊了几回脉,都说是惊惧过度,心病所致,用药也只能医得了

    病,却医不了心,人虽还活着,却全然没了往日的鲜活气,只一日日熬着,熬得瘦骨伶仃,脸颊深深凹陷下去,只余下一张薄薄的皮覆在纤弱的骨上。

    “水蔓菁”每每见她这副模样,便止不住的冷笑,但又不能甚么都不做,甚么都不说,毕竟从前的水蔓菁与水金樱好的如同一个人,她想说些甚么话来劝慰,奈何自己对她实在没甚么情意可言,言辞短浅,竟无话可说,只好每日里剪下初开的腊梅供在瓶中,摆在她的床榻前,聊以慰藉罢了。

    依医手所言,若水金樱能熬得过这个冬日,那往后便是诸事顺遂,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可若熬不过,便是生死有命了。窗外夜色极深,仿若伸手便能掬起一把干冷深黑的水来。“水蔓菁”触到腰间的佩囊,眸光一瞬,拈出那枚银色铃铛,她淡淡一笑,这倒是个极好的借口,可以以此唤空青出来相见。

    那银光像是触手可得的生机,“水蔓菁”轻轻晃动,铃铛发出一阵清脆之音,一个错眼,仿佛有一圈涟漪围绕着铃铛阵阵散尽,再定睛去看之时,虚空中却是平静一片,不见丝毫异样。

    铃音尚未散尽,虚空中便划过一道青芒,青芒敛尽,空青在窗下立着,轻声道:“来的匆忙,没有带酒过来。”

    “水蔓菁”笑若生花,递了盏茶过去:“你究竟是地仙还是酒鬼,请你来是救人的,并非是喝酒的。”

    “救人,救谁。”空青偏着头仔细打量过她,疑道:“你这不是好好的么。”

    门拉开一条缝隙,“水蔓菁”探头探脑的偷瞄了一眼外头,见夜色茫茫不见一丝人影儿,四下里烛火亦尽数熄灭,她才放下心,回首冲着空青挥一挥手,做出一副跟我走的样子,垫着步子,蹑手蹑脚的去了水金樱的房中。

    黑漆漆房中伸手不见五指,唯有一丝朦胧暗淡的月华透窗而入,“水蔓菁”眯着眼适应这黑暗良久,才垫着步子小心的摸索走进去,谁知还是踢翻了一张椅子,发出巨大的声响,她也一个踉跄几欲摔倒。

    空青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轻声道:“小心。”

    掌心中温热的气息透过衣衫,传到“水蔓菁”的臂弯,那是她梦寐以求的温暖,她沉溺其中,一时失神。

    黑暗深处却传来细若游丝的人声,惊醒了“水蔓菁”:“谁在那。”

    二人如做贼一般,登时噤口不言,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待水金樱再度沉沉睡过去后,二人对视一眼,才敢稍稍走动,好不容易艰难的挪到床前,“水蔓菁”蹙着眉心皱着鼻尖,疑道:“你不是地仙么,为何不施个咒让她睡着。”

    空青很是讪讪:“被你踢翻的那张椅子给吓忘了。”

    “水蔓菁”垂首一笑,心道,但愿这世间真的有日久生情,假戏真做罢,但愿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错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