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妖者无疆 > 第二百二十六回 幻境 八

第二百二十六回 幻境 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依医手所言,若水金樱能熬得过这个冬日,那往后便是诸事顺遂,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可若熬不过,便是生死有命了。窗外夜色极深,仿若伸手便能掬起一把干冷深黑的水来。“水蔓菁”触到腰间的佩囊,眸光一瞬,拈出那枚银色铃铛,她淡淡一笑,这倒是个极好的借口,可以以此唤空青出来相见。

    那银光像是触手可得的生机,“水蔓菁”轻轻晃动,铃铛发出一阵清脆之音,一个错眼,仿佛有一圈涟漪围绕着铃铛阵阵散尽,再定睛去看之时,虚空中却是平静一片,不见丝毫异样。

    铃音尚未散尽,虚空中便划过一道青芒,青芒敛尽,空青在窗下立着,轻声道“来的匆忙,没有带酒过来。”

    “水蔓菁”笑若生花,递了盏茶过去“你究竟是地仙还是酒鬼,请你来是救人的,并非是喝酒的。”

    “救人,救谁。”空青偏着头仔细打量过她,疑道“你这不是好好的么。”

    门拉开一条缝隙,“水蔓菁”探头探脑的偷瞄了一眼外头,见夜色茫茫不见一丝人影儿,四下里烛火亦尽数熄灭,她才放下心,回首冲着空青挥一挥手,做出一副跟我走的样子,垫着步子,蹑手蹑脚的去了水金樱的房中。

    黑漆漆房中伸手不见五指,唯有一丝朦胧暗淡的月华透窗而入,“水蔓菁”眯着眼适应这黑暗良久,才垫着步子小心的摸索走进去,谁知还是踢翻了一张椅子,发出巨大的声响,她也一个踉跄几欲摔倒。

    空青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轻声道“小心。”

    掌心中温热的气息透过衣衫,传到“水蔓菁”的臂弯,那是她梦寐以求的温暖,她沉溺其中,一时失神。

    黑暗深处却传来细若游丝的人声,惊醒了“水蔓菁”“谁在那。”

    二人如做贼一般,登时噤口不言,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待水金樱再度沉沉睡过去后,二人对视一眼,才敢稍稍走动,好不容易艰难的挪到床前,“水蔓菁”蹙着眉心皱着鼻尖,疑道“你不是地仙么,为何不施个咒让她睡着。”

    空青很是讪讪“被你踢翻的那张椅子给吓忘了。”

    “水蔓菁”垂首一笑,心道,但愿这世间真的有日久生情,假戏真做罢,但愿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错付。

    冬去春来,春日里万物生发,三月里的天气晴朗,银杏树抽出青色嫩芽,院中的桃花也开了几朵娇艳的花,花色虽然不繁,但的确已是春意渐暖了。

    经过那日空青的施法,水金樱的身子一日好过一日,虽仍旧瘦骨伶仃,但已能够起身下床了,脸上也生出几许红润颜色,瞧着也不那么病容憔悴,枯败惨淡了。

    “水蔓菁”扶着她,在院落中缓缓走着,偶有风卷着桃花扑到脸颊上,似胭脂点点,“水蔓菁”伸出手去,拂下一朵花,簪在她的鬓边,轻声道

    “金樱,一病如新生,你该好好振作了。”

    水金樱默默颔首,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声音仍有些虚弱“是,都过去了,该重生了。”

    夜色深沉,浓墨般泼洒向整个天际,西墙上的一弯弦月明亮皎洁,月华洒落,四下里迷离一片如同笼了层淡薄轻纱。三月末的夜里仍有些凉意,静悄悄的暗夜一寸寸编织人心底最深的恐惧,将那恐惧织成一张巨大的网,无人能够逃离。

    一个月前,“水蔓菁”无意中得知了一些隐秘,这世间向来都是知道的越多,烦恼便越多,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解开这隐秘,结果便是真相惊人,烦恼也跟着疯长,将她推入一个死地,若依着她的本心,便是将这些人统统杀了一了百了,可若如此,她所求之事便无法达成所愿,她只要依着真正的水蔓菁的本心去抉择,若真正的水蔓菁置身此事中,是绝不愿面对非彼死便己亡的抉择,只想两不相害,可抉择竟这般难下,“水蔓菁”这才明白命运原来从不开玩笑,每一次抉择都是生死的修罗场,正是由于她置身于眼前这黑暗中,这足够黑暗的绝境中,才会格外向往外面的光,才会去主动追寻那道光。

    今夜,是个做出抉择的极好机会。

    “水蔓菁”满腹心事,伸出手去抚摸那些常用或不常用,触手可及或难以触碰到的物件,杯盏花瓶触手生凉;雕花长桌掉了漆,有些硌手;软枕锦被上的金丝纹样密密匝匝,这一切终将变得陌生,默默良久,按下澎湃摇曳的心潮,她定了定神儿,换上一身灰突突毫不起眼的衣裳,收拾起这十数年来积攒的微薄家底儿,闪身出门,极快的融进夜色中。

    这一走,便是与此处挥手别过,便是搏一次空青对落葵念念不忘,一心想要搭救她出这幻境,才会违背本心的在不远处等着“水蔓菁”。

    从北边侧峰下山,那山路格外难行,但胜在人迹罕至,若是一切顺利,走上一个半时辰,便会遇到山下水家的岗哨,这岗哨常年有十五人驻守,每到子时便会会换一次岗,而此时则会有一盏茶的功夫只有一人驻守,这是“水蔓菁”唯一的机会,她赶在换岗前来到此处,在旁边的密林中躲了下来。

    仰首望天,月影倾斜,漫天星子像是一把银钉,在深黑天幕上洒落,直到现在,“水蔓菁”仍觉得自己在做一场梦,大梦未醒,她在梦中做出抉择,身不由己的被梦境拉扯到此处。

    月上中天之时,见时机差不多了,“水蔓菁”小心翼翼的从林中探出身来,刚走了几步,便听到后头有又轻又缓的脚步声传来,她身形猛然一滞,尚未来得及回头,身后传来听了十数年之久,早已捻熟无比的声音“蔓菁,你若再上前一步,先生也保不住你了。”

    “水蔓菁”缓缓回首,一双眸子满是冷月清辉,她望住来人许久许久,噗通一声跪倒在乱石枯枝间,寒光闪烁间,一柄冷刃架在了脖颈

    上,而另一只手缩在衣袖中,却扣住了枚短刃,她打定了主意,只要此人敢阻拦她,她便不会手软“先生,蔓菁是不会回去的,蔓菁不会吸了任何人的血脉。”

    水桑枝颔首道“先生知道,你是宁可自己死,也不要旁人死的。”记忆中有个红衣姑娘隐约可见,若她还在,若那孩子还在,那孩子也该有“水蔓菁”这般大了罢,也该是这样心思单纯良善的样子,他挥了一下手,一缕灰芒落于“水蔓菁”身上,眸光哀伤,声音低沉道“蔓菁,你身上的隐身咒只能维持半个时辰,你要用这半个时辰逃得越远越好,记住,永远不要再回来。”

    月华朦胧,星子灿烂,“水蔓菁”并未料到水桑枝竟会放过她,这是怎样一个心怀大仁大义之人,竟会舍身忘死相救,她只觉满身满心的感念与伤怀,不禁颤声道“先生你,你,你私放了蔓菁走,你会没命的。”

    水桑枝不言不语,只掐了个决,灰芒卷住“水蔓菁”,趁着夜色将她送出了岗哨,察觉到她已经离开了天坛山的范围,水桑枝缓缓转身,冲着虚无一人之处,瞪大了双眸低声道“桑枝一命换她一命,还望族长大人信守诺言。”

    言罢,未见他有丝毫动作,身子却软软的歪倒在了一侧,身下一汪血水漫过萋萋杂草。

    兖州,蓬溪街。

    蓬溪街临水,街前开阔,初夏的阳光正好,一杆长篙荡开护城河的清波碧水,时时有乌篷船晃悠悠的划过,波光粼粼的水纹无声远去。凭栏处有十数名衣衫褴褛的乞丐或躺或坐,晒着暖意融融的阳光昏昏欲睡。

    这几日,蓬溪街中新来了个骨瘦伶仃的乞丐,脸颊黝黑头发杂乱,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像是受了极重的腿伤,见他着实可怜,那些积年的老乞丐倒也没有欺负他,只是将他挤到了个烈日迎头之处容身,一连晒了这几日,他的头发竟益发枯败了。

    暗沉沉的阴影逼近那新来的小乞丐,遮住他头上的烈日骄阳,那人冲着小乞丐伸出一只手,道“水蔓菁,我是百里霜。”

    百里家的大少爷百里霜,从蓬溪街捡回来了个脏兮兮的小乞丐,洗干净后却变成了个碧玉年华的小姑娘,且生的十分貌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这消息便不胫而走,传遍了百里家的前厅后院。

    众人谈论不休之时,“水蔓菁”正翘着脚倚在廊下,斜睨了空青一眼,撇嘴道“百里霜,你为了骗酒喝,竟冒充山鬼,就不怕被真的山鬼捉了去么。”她心下实在欢喜不已,这一搏终于搏出了此后的欢喜岁月,搏出了她与空青以后的长相守。

    空青亦翘着脚倚在廊下,眉眼俱笑“山鬼是你说的,我可没承认,我说我是地仙。”

    “地仙。”水蔓菁翻了个极大的白眼过去,指着眼前四四方方的院落“所以,此处便是你的仙府么,原来百里霜做腻了山鬼,跑到俗世做起了富家公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