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 第860章 发现疑点

第860章 发现疑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母在心里再次感谢那个陷害温如意的人。

    顾老爷子依然觉得事情这么办不妥,但听她说的又觉得有道理,且眼下明珠的事情实在捂不住了,再过一阵子,等明珠身子显了,那容家即便答应了,顾家的颜面也是没法保住了。

    顾老爷子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说:“那就暂时按你说的办,记得这件事先不要声张,也不要留下痕迹。”

    “爸,我做事,什么时候没让你放心过?”

    顾母笑着说。

    从书房里出来,顾母就联系几家熟悉的媒体,把沈绵绵被抓的消息,透漏给她们。

    挂断了电话,顾母心情舒畅。

    沿着走廊,想回自己的房间,好好收拾一番,然后去赴容淑芬的约。

    但还没走到,照顾顾明珠的佣人就找上了她。

    “太太,小姐又不肯好好吃饭了,刚才断过去的饭,都被她砸了。”

    顾母刚舒展开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她爱绝食就绝食,别管她,饿她两天她自然就吃了,不吃就喂葡萄糖,家里的私人医生又不是死的,告诉他们只要保着明珠的命,她怎么闹腾都不用管。还有这事以后都不用汇报给我,也不用告诉老太太、老爷子他们,谁敢背着我,去麻烦家里其他人,小心我打断你们的腿!”

    顾母最后一句话说的狠厉。

    佣人吓得脸色惨白,“是,太太,我都记得了。”

    “回去吧,好好的看着明珠。”

    顾母缓了声音道。

    佣人很快走开。

    顾母脸上的怒气却半点都没有消减,安排明珠嫁给容子澈,她本以为明珠闹腾几天就会消停下来,可这都快半个月过去了,动不动就绝食。

    要不是她找人看着,或许连自杀都弄上了。

    这个女儿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家里人个个都为她考虑,可她为家里人考虑过半分吗?

    顾母想着事情,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迈的越来越快。

    走到哦组浪的拐弯处,一道身影忽然闪出来,顾母吓了一跳,想要避开已是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被撞上。

    “哎呦——!”

    重重的跌倒在地上,顾母发出一声痛吟。

    “二婶,你没事吧?”

    顾母听到声音,忍着痛楚,抬眸看向自己的前面,触目所及是顾明辅那张纵欲过度的脸,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厌恶的感觉。

    顾母抬手打开他伸过来扶自己的手,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沾染的尘土,骂道:“你怎么整天不做一点好事?吃喝嫖赌败坏家产也就算了,在家里你走路你都不会了?我这老身体老骨头的,早晚被你撞出毛病来!你都这么大了,也该懂事了!你看看明珠,再看看你!你能有明珠一半的省心,我就阿弥陀佛烧高香了!”

    顾明辅在手被打开的时候,脸色就变了。

    而听到顾母唠唠叨叨说个不停。

    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明珠省心?她再怎么省心,还不是未婚先孕。我再怎么不务正业,最起码没搞出个野种!你们个个都疼她,不就是看她是顾家的种?要是我是顾家亲生的,你们还会这么对我?”

    顾明辅目光阴鸷,说出来的话都透着一股子的鄙夷和渗人。

    顾母被噎了下,而后反应过来,怒目瞪着顾明辅:“你说什么?顾明辅,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

    “难道我说的不对,明珠肚子里难道不是野种,容家根本不要她……”

    顾明辅话说了一半,顾母扬起手就朝着他的脸上重重的打去。

    “啪——!”

    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他脸上,顾母声色俱厉:“以后再敢让我听到你说这些侮辱明珠的话,就不止一巴掌的事!顾明辅,家里人从来没人把你当外人!是你自己作得,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你但凡好好努力,哪怕没什么成就,家里也不至于不把你当人看!不过,你给我记住了,你能在顾家老宅里享福,是我们顾家给你的,我们顾家同样能剥得!你给我记住这句话,以后行事都给我收敛点!否则,下次不用老爷子把你逐出顾家,我就先把你赶出去!”

    顾明辅望着顾母盛怒的脸,下颌紧紧地绷起来。

    对峙好一会儿,顾母蓦地转身离开。

    顾明辅留在原地,浑身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渗人的阴寒。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嘴角露出一抹阴笑,“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呸,真当自己是个人物?早晚有一天,我要你们顾家上下,所有的人都跪下来向我求饶……”

    狭窄拥挤的小巷,散发着源源不断的霉烂的味道。

    偶尔有人出来,看到眼前穿的一丝不苟、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一男一女,眼里露出一抹奇怪,但很快避开了视线。

    这个地方,是a市最穷困的地方。

    但凡有大人物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穷人爱看热闹,可也最怕麻烦惹上身,所以在看到两人的时候,迅速的离开。

    唐南枫跟着唐南适穿梭在小巷里,最后停在一栋筒子楼跟前。

    唐南适拿出资料,认真的看着筒子楼前面的牌号,确定自己站的地方,和资料里相同,没有任何犹豫就要进去。

    唐南枫抬手拦了他,“四哥,你确定要进去?”

    这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好地方,而且到处都散发着恶臭味,唐南枫很不喜欢这里,要不是给她四哥送车过来,她也不会跟进来。

    “你不想进去,就在外面等着我。”

    唐南适淡淡地看了一眼唐南枫说完,径自往筒子楼里走了进去。

    唐南枫站在外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咬着牙跟了进去。

    七层楼的筒子楼里没有安装电梯,只有老旧的阶梯,阶梯上沾染着黑色的东西,而过道里摆放着各种杂物,时不时的还有几只鸡鸭跳出来。

    唐南枫头皮发麻,加快了脚步,跟上唐南适的步伐。

    两人一直走到六层。

    唐南适敲了敲左侧的门,门内传来很大的声音,“谁啊!”

    “我姓唐,是来问一些关于沈绵绵的事情。”

    唐南适站在门口回答。

    等了一会儿,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温有为探出脑袋,看到眼前穿着精致的陌生男女,咽了咽口水说,“你们是什么人?如意的事情,我已经跟警察把该说的都说了,你们想知道,就去警察局问吧。”

    说着,温有为要关门。

    唐南适伸手挡在了门上,“我是她的朋友,还有一些细节问题,要问你。”

    “朋友?你跟如意是朋友?”

    温有为连着说了两遍,嘴角带了一些笑意。

    “是。”

    “既然是朋友,那就进来说话。”

    温有为把门打开,请唐南适和唐南枫进去。

    唐南适抬步进了房间,唐南枫斜眼看了一眼温有为,没有任何好感,她平日里间的人多了,自然练就了察言观色的本领,这个温有为在听到他们跟沈绵绵的关系后,脸上明显带了谄媚和算计,真不明白,这种人怎么会有沈绵绵做女儿?

    “请。”

    温有为笑眯眯的望着唐南枫。

    唐南枫拧着眉头走了进去。

    进了温家,巴掌大的小地方,收拾的还算干净,只是地上堆满了小孩子的玩具,以及一些仿a货的名牌衣服。

    唐南枫心里鄙夷更深。

    “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倒杯茶。”

    “不用了,我们只问几句话就走,你不用准备了。”

    唐南适阻止了温父。

    温有为停住了脚步,走到两人跟前。

    “温先生,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跟我详细地再说一遍吗?”唐南适面色冷静的问。

    温有为听到他问话,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眼圈就变红了,“那天,我跟张静去找如意,是让她救济一下我们的。当初我们温家还挺有钱的,我也算是有名望的商人,可打从如意走了,家里就没落了,今年更是穷困潦倒,家里连饭菜都吃不起了,我也试图出去找工作了,可做惯了老板,再去做打工仔,有些适应不了……”

    温有为罗罗嗦嗦,不肯进入正题。

    唐南适皱了眉头。

    唐南枫翻了个白眼,不就是想要钱吗?说那么多干什么?

    唐南枫从包里拿出一打美金,递到温有为跟前:“温先生,这些是我们代替如意给你的,可以简短些说吗?”

    “这怎么好意思……”

    温有为说着不好意思,可接的速度比任何时候都快,连哭都不哭了。

    唐南枫无奈的看了一眼唐南适。

    这个温有为还真是见钱眼开,温如意可是他女儿,死的又是他老婆!

    可没见他真的关心哪一个,只往钱眼里钻。

    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

    温有为掂量了下美金,感觉份量大概有近万,又够自己耗费好一阵子了,就略去了那些繁琐的,直接切入正题:“前几天,我从别人那里,听说,沈绵绵就是如意,所以就想着去求她。可没想到,如意还在记恨,当初她母亲死的事情,狠心的把我们都赶出来,还拿刀戳着我们。我跟张静回来后,睡到凌晨,张静接了一通电话,当时我问她是谁找她,她回答我说是老朋友,我实在困的厉害,就睡了过去。等再醒来的时候,就被叫到了警察局。这才知道,张静已经死了,而警察给我看现场证据的时候,我注意到有一只翡翠耳环,那是如意她妈的东西,当初如意她姥姥给留下的……”

    温有为说到这,情绪激动了一些,“我是真没想到,如意会恨到,要杀了张静。早知道,我就拦着张静,不让她去了。都怪我,害了张静,也害了如意……”

    温有为假惺惺的抹着眼泪,可旁人看不出半点悲伤。

    只有令人作呕的假态。

    唐南适拧眉想了一会儿说,“你妻子出去的时候,有没有带手机?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她的手机。”

    “带了,应该是和钱财被一并抢走了。”

    温有为拿了钱,很配合的回答。

    唐南适微微的顿首,“那是谁告诉你,沈绵绵就是温如意的?”

    “这个……”

    温有为支支吾吾着不肯说话。

    唐南枫恨不得拿钱,砸死这个贱男人,可想到温如意还在监狱里,还是打开钱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卡,“温先生,这里有五十万,密码是六个零,只要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这张卡就归你了。”

    温有为视线直勾勾的盯着那张卡,纠结了一会儿,接过卡说,“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她在我之前老家旁边开麻将馆,说她见过沈绵绵和叶简汐一起去过我家,而且当时叶简汐叫的她是如意,想着是如意整容了,就告诉张静了。张静撺掇我,去找如意的,毕竟她是容家的未来儿媳妇,现在容家对不起她,总要给些补偿。”

    唐南枫听到温有为的话,瞪圆了眼睛,“你怎么知道容家对不起绵绵姐?”

    顾明珠怀孕的事情,目前只有顾、容、慕三家知道。

    这个温有为,说他知道沈绵绵是温如意的事情还正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