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 第1308章 别怨恨洛琛

第1308章 别怨恨洛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吱呀——

    房间的门被推开,萧雁南看到了窝在床上的天宝,原本可爱机灵的小家伙,此刻身上红一块紫一块的布满了伤痕,右脚脚踝肿的老高,薄薄的皮肤近乎透明,依稀可以里面看到化了脓的血水。

    他认得出来,那些鞭伤是自己造成的,可这脚踝上的伤是哪里来的?

    有心责问,但想到这是何漫枫的野种,萧雁南又把到嘴边的话忍了回去。

    “妈咪……佑佑……好痛……”

    天宝烧的意识不清,丝毫没察觉到萧雁南进来,闭着眼睛嘴里反复的说这六个字。

    萧雁南伫立在床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不是让你去请了医生给他看伤吗?怎么会这样?”

    “先生吩咐之后,医生的确过来了一次,他给天宝上了伤药。可当天晚上,天宝少爷烧糊涂了,自己偷偷的跑到卫生间去喝水,结果摔了一脚,把脚踝给摔坏了。之后,我再请医生,管家说……说……没先生的允许,不能随便放人进来,所以一直耽搁到现在。”

    其实原话比这更难听,但她不敢在萧雁南跟前说管家的坏话。

    毕竟,天宝与管家之间,萧雁南更倾向于谁,一目了然。

    萧雁南沉默了片刻,说:“告诉管家,以后不经过我的允许,医生也可以进来。”

    佣人不敢置信的抬头望向萧雁南,对上他那双冰冷不耐烦的眼睛,又害怕的低下了脑袋,紧张的拽着衣角说:“是,先生,我这就去跟管家说。”

    佣人着急的跑出了房间。

    萧雁南是伫立在原地,俯首看着天宝干瘪下去的小脸,手动了动,像是要伸手摸摸他。

    可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随即他唇角露出自嘲凉薄的笑容,“萧雁南,我看你是前段时间演戏太投入,以至于现在对这小崽子还有怜惜之情。别忘了,这个小崽子是何漫枫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是你这辈子的耻辱,你同情他,不就是在原谅何漫枫背叛你吗?”

    低喃了几句话,萧雁南松动的神色恢复了冷漠。

    留着这个野种,是想利用他引诱、报复何漫枫,当初她给他多少痛苦,他要千倍百倍的还给她!

    她在乎的一切,他都用最残酷的手段毁掉。她的姘头,哪怕死了,他也会把尸骨挖出来,当着她的面烧成粉末,再撒到下水道里!她生下的野种,他会让她亲眼看着,他是怎么亲手掐死他的!

    萧雁南恶毒刻薄的盯着天宝,双手攥成了拳头。

    片刻后——

    他转身出了房间。

    ……

    言邑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双眼里遍布血丝和沮丧。

    距离上次见到哥哥,已经过去一周的时间了。这段时间里,他想尽了所有的办法,试图突破安家的守卫,把哥哥救回来,可每次都失败了。

    他的人根本无法跟安家的警卫抗衡,哥哥那边的人,他又无法调动。

    他已经无计可施了。

    言邑心底里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同时憎恨自己关键时刻无法帮得上忙。

    “混蛋!混蛋!慕洛琛你个王八蛋!”

    言邑忽然暴起,拼命的踢打着沙发,像是要把自己对慕洛琛的怨怒,全部宣泄出来。

    而就在这时,门哐当一声被人推开,紧接着有一道熟悉的声音穿透空气,传入到了耳中,“小邑,你大白天的在发什么疯?”

    言邑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幻听出了哥哥的声音,所以只是稍微停滞了下,又继续的踢打。

    慕江墨扶着自己绞痛的胃部,动作迟缓的走到大厅里,再次出声道:“谁气到了你了,连我的话都听不进去了,嗯?”

    这次的声音清清楚楚!

    言邑像是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忽然慕江墨。

    慕江墨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怎么了?见到我至于那么吃惊吗?”

    话音落,言邑忽然抱住了他,声音里带着哭意说,“哥哥,你从安家逃出来了?慕洛琛那个混蛋,终于良心发现,肯放你出来了?”

    慕江墨被他这么猛地一扑,身体站不住,直直的朝着沙发上栽倒了过去。rncz

    言邑听到慕江墨的咳嗽声,这才察觉到他身体的不对劲,手忙脚乱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担忧的说:“哥哥,我忘记你受了那么多的折磨,我这就去给你请医生去!”

    他抹了把眼泪,抬脚就去拨打电话。

    慕江墨想拦都拦不住。

    ……

    言邑拨打完了电话,倒了杯热水,又拿了干净的衣服,回到客厅里,说:“哥哥,你先喝杯热水,等下再把衣服换上,医生很快就回来了。”

    慕江墨接过热水,问:“你怎么知道我是被洛琛抓了过去?”

    言邑这才想起来,之前哥哥再三警告他,别跟慕洛琛透露任何事情。

    “我、我……”

    磕磕巴巴的好半晌没说出话来,言邑涨红了一张脸。

    慕江墨见他这样的反应,自然明白言邑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透露给了慕洛琛,以慕洛琛的聪明程度,肯定能猜出来大部分的事情吧。

    难怪那么轻易把他给放了出来,慕江墨暗暗地叹息。

    言邑耷拉下脑袋,“哥哥,对不起。慕洛琛给我看了他折磨你的视频,我着急之下就跑去了安家。我是想救你的,可没想到慕洛琛言而无信……哥哥,你想惩罚我,就惩罚我吧,我绝对不会说半个不字。”

    “算了,说都已经说了,再惩罚你,又有什么用?”

    言邑听他这么说,更加的沮丧。

    他宁肯哥哥骂他,或者打他一顿,而不是这样轻描淡写的原谅了他。

    “小邑,别怨恨洛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并没有寻求任何人的回报。”慕江墨喝了口热水,嗓音舒缓的道,“包括这一次,洛琛找我报仇,也是我故意让他误会我,所以跟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你懂吗?”

    “懂。”

    言邑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

    慕江墨说:“懂了就好,我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长大,而不是满心的恨意。”

    言邑点了点头,“我知道哥哥为我好,这世上没有人比哥哥对我更好了。”

    慕江墨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