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 第1477章如意卷:闻到了幸福的味道

第1477章如意卷:闻到了幸福的味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容子澈张开双臂,将她牢牢地抱在怀里。

    受到冲击两人倒在了地上,他胸口被压得闷痛,可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全世界都冒着幸福的味道。

    ……

    容母很快被送上救护车,容子澈没有陪着过去,而是留在现场吩咐手底下的人去找叶简汐。没多会儿,周文达带人把叶简汐找了出来,她看到温如意第一眼,一把抓住她胳膊问:“如意,你没事吧?”

    “我没事。”

    叶简汐乍听到,心放回了肚子里,可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你说什么?”

    “我没事。”温如意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说。

    叶简汐这才意识到什么,手上的力道骤然加大:“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嗯。”

    温如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起来的,只觉得前面的日子都过的浑浑噩噩,而就在不久的某一刻,脑子一阵阵的刺痛,不断的有画面涌出来,刺激的她难以忍受,在疼痛中,她拼命的往前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意识渐渐的恢复了清明,然后恰好有路过的搜救人员,她抓住其中一个人问清楚了容子澈所在的位置,便朝着他找了过去。

    “阿琛呢?”叶简汐看着温如意和容子澈,心脏忽然一阵的发凉。“他不是过去找你了吗?你们没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温如意眼底里一片茫然,记忆里完全没有关于慕洛琛的任何痕迹,她只记得,自己醒来时便在十四层的一间房间里,周围全部是警戒的人员。

    慕洛琛去找她了吗?

    容子澈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嫂子,洛琛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可是我担心他……”万一找不到温如意,他一直待在大厦里怎么办?还有,那么多次的爆炸,万一他刚好在爆炸点呢?叶简汐一颗心像是被人用手揪着,无意识的朝大厦那边走了过去。

    容子澈抓住了她:“嫂子,你干什么?”

    “我,我……我想去找他。”

    叶简汐话说出来,泪不停地顺着眼角落下。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慕洛琛对自己来说,不过是名义上的丈夫,可此刻知道他有可能出事,心里的痛楚却比想象的要强烈千倍百倍,像是心脏被人硬生生的扯出胸腔,疼痛的难以忍受。

    叶简汐抬手去扯容子澈的手,“你放开我。”

    “嫂子,你不能进去,要进去也是我进去。”

    容子澈看向温如意说,“你看着她,千万别让她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傻事。”

    他把叶简汐推给温如意,然后跟着那些搜救的特警往大厦里冲。

    温如意望着他走的方向,扶着叶简汐低声呢喃:“简汐,别担心,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他们。”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大厦里的状况越发的糟糕,除了爆炸引起的坍塌,还有局部的火灾,水管爆裂和部分电线断路。负责抢救的人员,好几个负了伤被人背出来,可饶是这样大力度的搜索下,依然没有慕洛琛的消息。

    叶简汐盯着大厦发怔,肩膀骤然一紧,发凉的手被人紧紧地握住。

    她侧首看向温如意,眼里的哀戚遮掩不住。

    温如意开口说:“简汐,等着也是等着,不如你跟我讲一讲,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吧。”

    她的记忆停在了藏区,只记得唐南适、谢尔家和自己一起掉到了山崖下的一处突出的平台上。

    当时的天气很冷,她冻的几乎昏迷过去。

    谢尔家不知道怎么的,在平台上找到了一处通道,说是可以通往山下的。

    他背着她,让唐南适在前面开路。在山崖底下的溶洞里,碰到了狼群的袭击,唐南适被狼咬伤,谢尔家想撇下他,和她一起离开。

    她执意不肯。

    谢尔家发了很,将她留在了那儿。

    她随手摸到了一根木棍去救唐南适,可被狼扑倒,撞在了石头上,接下来就昏迷了过去。之后,她的意识就一直浑浑噩噩的,偶尔清醒一些,也只记得唐南适了。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多记不清楚。近期唯一清楚的场面,就是容子澈在法庭上倒地不起的画面。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法庭,容子澈又为什么会受伤……

    温如意有很多问题要问。

    原本不想在这个时候问的,可看叶简汐魂不守舍,所以想找一些话题,让她分分神,别想那么多。

    ……

    叶简汐深吸了口气,开始跟温如意讲最近发生的事情。其实有些她也不大记得,都是裴娜跟她讲的,她再复述了给温如意听。

    讲了一会儿,叶简汐眼里泛起了涩意,抬手抹了抹眼泪说:“对不起。”

    “别跟我说对不起,咱们俩不需要说这个。”

    温如意的话刚说完,大厦那边忽然再次传来一身轰响,站在前面的人群里也不知道是谁说了声:“地基被炸毁了,这大厦要塌了,里面的人活不了了!”

    叶简汐本来就紧绷的神经,听到这句话,嘎的一声断裂开,想也不想就往前面冲。

    “简汐!”

    温如意想要阻拦她,但叶简汐根本听不进去,不停地推开人群往前走。

    冲到人群最前面,果然看到大厦歪向一边,随时都有可能倒掉的模样。

    “慕洛琛,你个混蛋!”

    她迈开步子,还要往里面跑。

    温如意死死地拉住了她,“你现在冲进去就是送死,你再等等!等子澈出来,看看他有没有找到人再说!”

    “我等不了了!”

    叶简汐大声喊了声,拼命的伸手去扯温如意的手。

    而就在她争执间,温如意手上忽然一顿,对着她喊:“他们回来了!”

    “你别骗我了。”叶简汐以为她在骗自己,根本就不相信,趁着她分神的片刻,赶紧解开了她的桎梏,朝着大厦的方向跑。

    可刚转过身,便撞入了以一个结实的怀抱。

    环住她要不得两条胳膊收紧,叶简汐感觉到了疼痛,更多的是一种浸润到心底的劫后余生夹杂着汩汩复杂的暖流。

    他真的回来了。

    “你就那么不想让我回来呀?”

    慕洛琛低哑着声音在她耳畔说话。

    叶简汐扯回了思绪,抬手朝他的胸口砸了一下,“你胡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慕洛琛闷哼了声。

    叶简汐以为砸到了他的伤处,紧张的盯着他:“你哪儿受伤了?”

    “我没事。”

    慕洛琛害怕她不相信,转了转身。

    叶简汐没看到外伤,怒火腾的爆发,戳着他的胸口,大骂:“你没事干嘛留在里面?难道让人担心很好玩吗?”

    想起刚才像个傻子似的,差点没头没脑的冲进里面去找她,恨不得多踹他几脚,以解心头的怒火。

    慕洛琛忍俊不禁,眼角眉梢的笑意一览无遗,脸部线条勾勒出一股柔和的味道,“我去找如意,结果发生了爆炸,被困在了房间里。那边挺偏僻的,他们找了很久,才找到那儿。我还真的没想吓你,不过看到你这么紧张我,我还是挺高兴的。”

    叶简汐气的呕血:“鬼才担心你!”

    手臂一伸,将她勾到自己跟前,他唇角的浅笑带了些许的玩味:“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不过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叶简汐暗暗地掐了他的腰一把:“你还想跟我计较,回家跪搓衣板去吧!”

    “遵命,慕太太。”

    慕洛琛笑着回道。

    “你们两个别在我跟前打情骂俏了,牙酸。”温如意插话。

    “羡慕嫉妒?找你家子澈去!”

    叶简汐毫不客气的回道。

    温如意听到她这话瞪了眼睛,怎么觉得眼前的简汐,不像是以前的简汐了?倒像是十六岁时,叶家还没出变故的时候的她。

    不过没等她细问,容子澈开口说:“洛琛,嫂子,我妈还在医院,我就不待在这了。”

    “嗯,你先过去看看容姨吧,我等这边善后了,就过去看她。”

    慕洛琛淡淡地说。

    容子澈侧首看向温如意,征询她的意见:“如意,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留在这只会被他们喂狗粮。”温如意说。

    ……

    容子澈和温如意走之后,慕洛琛立刻打电话给唐南适,问他那边怎么样了。

    得知唐南泽受伤逃跑了。

    他的眉头紧皱,原以为唐南泽只是有一点发疯,可从今天大厦的破坏程度,他是完全的失去了理智,根本不在乎这么做的后果。

    这次没把唐南泽抓住,那下次他指不定又要做什么。

    不过,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温如意已经恢复了记忆。

    等过几天事情平静一些,他们就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让温如意来指控那一纸婚约是多么荒唐。

    ……

    医院。tqr1

    容子澈和温如意赶到急救室跟前,容母还在手术室里,随便抓住了其中一个护士,问里面的情况。

    护士回答:“病人的脊椎被子弹打到,现在还在进行手术。不过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即使手术成功,病人也可能会瘫痪。”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