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农女为商:驯夫有方好种田 > 第951章 拜访郑侯

第951章 拜访郑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951章拜访郑侯

    于是傅震宇下了令,傅琴也被软禁了,不准出院子半步,以前被软禁,傅琴是不怕的,府中还有母亲许氏会帮着她,她还能掌握府中不少下人,如今这些下人却全部都听家主的话去了,再无人敢对傅琴施半点好,软禁便是真的软禁。

    傅琴莫名想起自己的母亲,内心很是不甘,她恨傅娟,更恨护国侯,若不是护国侯相助,她早已经将傅娟的名声给毁了,她不甘心,只差最后一步了。

    到了时烨去巴蜀的日子,因为是前去助太子殿下,所以时烨走的低调,他像往常一样是会去京效京师营的,苏宛平送他出了城门,时烨不由得将马停住,看着媳妇儿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时烨便是心软,他一把将媳妇抱住,交代道:“我不在京城,你也不要出远门,生意上的事也不必太操劳,好好的陪在岳母身边便好,我昨个儿已经跟母后说过的,母后也答应在我出征的日子里好好的照顾你,平儿,你安心在家等我回来。”

    苏宛平一听时烨与皇后说过护她的话,她很感动,却也有些担忧,母后岂会护她呢,不过她在京城还是能借势的,只要自己的把柄不要落入别人的手中,她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与时烨作别,目送着时烨离去,苏宛平站在官道上久久无法回神,高文忍不住提醒道:“苏东家,咱们也回城吧。”

    苏宛平回过神来,随后调转马头,带着高文高武回城。

    逍遥王没上早朝,朝臣也无人质疑,左右逍遥王有时上早朝,有时不上,连着官家都不追究,没有御史中丞傅震宇的弹劾,谁还敢说半句,于是关于逍遥王去了巴蜀的一事,朝中根本无人知道。

    如今时烨不在府中,苏宛平也基本不住内城了,而是直接住到了苏府,陪伴在母亲和弟媳身边。

    苏府外是清静了,护国郑的兵卫时不时的过来巡视,谁还敢在苏府外留,不过这段时间,傅氏也感觉到了苏府外的不太平,也知道护国侯为苏府做的事,她心情很是复杂。

    傅氏好几日不出门,看到女儿前来,于是说道:“二丫,帮我给护国侯府去一张拜帖,你随后陪我一同去护国侯府答谢,我想好了,以后既然要在京城里活下去,我也不能再意气用事。”

    苏宛平听了母亲的话,于是给护国侯府送去拜帖,很快得到回帖,于是母女两人准备了一下,坐上马车往侯府去。

    而护国侯府内的西院,方氏喝完汤药,用帕子擦了擦嘴,正要躺下,身边贴身嬷嬷进来了,那嬷嬷在方氏耳边说道:“刚才侯爷收到一张苏府的拜帖,侯府派管事的立即回了帖子,呆会苏府的母女二人会来侯府。”

    苏府?

    方氏立即坐直了身子,“快,给我梳妆。”

    当了情敌这么多年,方氏便不曾真正的见过傅氏,她要去看看,她不想看画相上的她,她要看到真人,到底为何将侯爷迷了这么多年呢?

    然而贴身嬷嬷却有些担忧起来,“主子,不可,您身体刚恢复一点儿,不能去外头吹风。”

    方氏却是摆手,“无碍,你快替我梳妆,我要去见她,看她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方氏不由得想起先前见过的苏侧妃,她当时就被她的美貌震住,想必傅氏会更加的好看吧。

    贴身嬷嬷只好为方氏梳妆,刚将发髻梳好,方氏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却是摇了摇头,“不,梳一个堕马髻吧,带上那套点翠首饰。”

    这套占翠首饰是侯爷当年送给方氏的,方氏从来都舍不得带,又时常拿出来看,这一次却是将之带了出来。

    那嬷嬷只好按着方氏的吩咐将首饰拿出来,看着镜中的自己,方氏很满意,她虽只是个贵妾,可是她在侯府掌家多年,这气势已经与主母无异。

    起身换衣裳的时候,方氏又皱眉,这衣裳不够华丽,为了掩饰自己虚弱的身子,她更希望穿着华丽些。

    换了几身后,终于满意了,穿的是殷红色宝相花纹长褙子,里头是白色挑线裙子,衣摆处刺绣栩栩如生,是京城时最好的绣庄所绣。

    一应齐全的方氏从内室出来,便是她身边的下人都呆住,方氏长相不错,这么一打扮,与外头的贵夫人没有什么两样。

    而前头正院,傅氏母女跟着侯府管家来到花厅坐下,侯爷随后便到,母女两人等着。

    就刚才母女两人入府一路上所见所闻,瞧着府中的打理的极为舒服,便是这花厅里看出去,看到那满园的美景,也能看出府中主人费了心思的。

    此时管家向郑一鸿禀报傅家母女已经来了,郑一鸿便不淡定了,原本还能装作在看书的,这会儿连忙将书放下,而后看向自己的衣裳,随后向身边亲卫问道:“黎霄,我这衣裳可妥当?会不会失礼?”

    黎霄呆了呆,这还是侯府第一次如此看重自己的穿着,便是入宫也不见侯府如此紧张的。

    黎霄连忙答道:“侯爷的衣裳并不失礼。”

    然而郑一鸿却是摇头,起身往自己寝房去,且走且说道:“这衣裳不妥当,我记是上一次去岭南的时候,买过几套衣裳,我且穿那个。”

    黎霄不由得朝侯爷看去一眼,看到侯爷脸上的笑容,他内心有了担忧,好不容易寻回来了,遇上了,可惜是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恐怕是要白忙活一场的。

    郑一鸿换了一身松花色的袍服出来,不过是换身衣裳,与先前的没有什么不同,除了这衣裳是从岭南买回来之外,而且侯爷向来严肃,这一模样,真要讨心上人欢心,该温和一些才是。

    黎霄于是说道:“侯爷向来不拘言笑,只是今日见的是女子,如侯爷这模样,许是吓着人。”

    要是往日黎霄可不敢说,可是今个儿这么说,郑一鸿却是很在乎的,他有些担心起来,于是放柔了神情。

    花厅里,傅氏坐得端正,一身紫色织金褙子,头上梳了一个不起眼的发髻,发髻上只带了一支簪子和一对掩鬓,看着极为简朴,除了衣裳的料子不错外,便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