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命运逆转之夜 > 第三十七章 慕恋之情

第三十七章 慕恋之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黑暗的房间里,名为远坂凛的少女终于从昏迷醒来,发觉自己正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回想之前失去意识时,面前突然出现的与士郎极其相似的servant,她就明白自己落在了妹妹樱的。

    不知道arher的情况怎么样,最后一次看见他时,这servant正在与fghter激烈的战斗着。

    连自己的master都保护不了,真是一个没用的servant。

    虽然有很多客观原因,虽然arher一直在努力保护她,但她就是对这名曾背叛了她的servant不爽、极其不爽。

    该死,为什么现在还要想起那个没用的家伙,难道还能妄想他有能力来救自己?

    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凛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

    绳子被绑得很紧,宝石全部被没收,魔力也被压制,对于一个十来岁的魔术师少女来说,已经断绝了她所有的脱困段。

    或者可以试试把椅子砸碎。

    少女使劲晃动着椅子,想要将椅子摇松,结果让自己重重地摔倒在地。

    “可恶啊——”

    在女孩痛苦的呻吟,门被樱推开,尾随她进来的avenger打开了房间的灯。

    “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凛,樱的脸上掠过一丝慌乱、一丝歉疚、一丝得意,她示意avenger将凛扶起。

    “间桐樱,你还是参加了这场圣杯战争。”

    凛冷酷的声音让樱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胜利者的优越感从她的脸上消失。

    “姐姐,对不起,我需要圣杯。”

    “这次又为了什么呢?不久前你还一心想着要与心爱的学长、那家伙逃得远远的。”

    红色的少女向着avenger瞟了一个不屑的眼神,更让樱的神色多了一丝委屈。

    “姐姐,你是想与我再吵一架吗?”

    “我只是作为一名失败者,在被处置之前问问你的愿望罢了。”

    凛想洒脱地耸耸肩,不过捆得太紧的绳索让她连这个动作也做不到。

    “姐姐,我的学长需要圣杯,他的生命需要圣杯来补全。”

    “……”

    红色的少女沉默地注视着她的妹妹,令樱感觉声音有些艰难。

    “现在学长的情况有些复杂,他随时会由于生命的不完整而无法保持形体。甚至还会为了补全生命的渴望,无法克制自己地去攻击、攻击……saer的master。”

    少女已经认识到avenger与卫宫士郎的差异,却更难称呼另一个人为卫宫士郎,她不得不用saer的master作为代替称呼。

    “所以,你放弃了当初的想法,为了能与这魔术生命长久的生活在一起而参加圣杯战争,首先就袭击了自己的姐姐。”

    “闭嘴!不许你再这样称呼我的学长——!”

    陡然间爆发的紫色少女一把抓住了凛的双肩,愤怒有如实质般侵入凛的肌肤。

    作为远坂家族的继承人,在妹妹的怒火面前,远坂凛没有丝毫动摇,无畏的眼神与樱针锋相对。

    “你连真实与虚假、正确与错误都分不清了吗?我的妹妹。”

    凛质问声音有着愤怒、有着怜悯、有着鄙夷,昂起头绝不屈服的骄傲模样印入妹妹的眼帘。

    这是继承)她所失去的远坂姓氏的姐姐模样,十年间一直伫立在她的面前,高大的身影如沉重的苍穹向她覆盖下来,让樱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一无所有、甚至是自身存在被全面否定的绝望。

    为什么,与我流着相同血脉的你,可以这么幸福?

    为什么,当年被选择的人不是你?

    你是如此的骄傲,永远的高高在上,如今却只能在我面前倔强地抬头仰望我。

    当看到全能的姐姐、强大的姐姐正无助地被束缚在她身前时,一直不敢说出的质问突然再次涌现,长久的绝望萌发的愤怒情感在成为败犬的姐姐面前畅快的流淌出来。

    曾经她是那么的恐惧,害怕自己被嫉恨支配的可怕模样,现在她才发现,长久的坚持是如此的毫无意义。

    无力的时候,再多的克制或放纵也只有痛苦。胜利的时候,你便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力,拥有任意支配败者的权力。

    作为失败者的可怜姐姐,无论多么愤怒、多么大义懔然,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就像多年来只能躲在阴暗角落无助哭泣的自己。

    之前她痛快地发泄自己的怨恨很愉快,今天她作为胜利者的感觉更加愉快,强烈的快乐穿过心灵的感觉让她上瘾。

    所以,她发现自己的愤怒消失了,樱收回抓住姐姐肩膀的双,得意地保持着优雅的站姿,愉悦地笑出声来。

    “什么都不明白的是姐姐才对吧,你已经输了。”

    “你觉得现在很好吗?一直放纵自己、伤害别人,你已经知道avenger在袭击人类,现在拥有肉体时更加变本加厉,你还要一直保护他,等到无法回头的时候,你该怎么面对自己心爱的学长?”

    “所以说姐姐什么都不知道啊,你总是以自己的想法来定义我,甚至连我为什么喜欢学长都不明白。”

    樱微笑着,抱着胳膊亭亭玉立在凛的面前,窗外清冷的星光射进来,将妹妹雪白的肌肤变成诡异的青白色。

    此时,姐妹之间短短一米的距离,竟然遥远得就像永世无法穿越的距离。

    “很久以来,我就一直憧憬着学长、喜欢着学长,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学长的帅气、学长的善良、学长的执着吗?也许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认为吧。”

    “可avenger来到我身边后,我才认识到了真正的学长,学长发自内心的痛苦,与我的心如此紧密的联系着。我也明白了,我并不只是想要拥有学长,比来向学长表达爱意然后拥有学长,我更想要成为学长。”

    “你觉得你自己现在的行为,可以跟梦想成为正义伙伴的士郎相提并论了吗?”

    樱的话让凛不由得嘲讽的笑了起来,可妹妹的神情依旧保持淡定。

    “当然啦,一直以来我都想要成为学长,渴望着成为学长的感情,才让我在这么年的痛苦生存下来。”

    在黑夜,樱的眼睛闪亮着光芒,她如此渴望着、憧憬着学长,越明白自己的心意,就越无法克制地热恋着她的学长。

    “我想象着、渴望着像学长一样,执着跳过明知道跳不过的高度,坚持忍受明知道忍受不了的苦难。”

    “我想像学长一样,不再有家人,即使是独自一人也能坚持着活下去。”

    “我想像学长一样,不需要朋友,即使有柳洞学长那样可以成为朋友的人、有姐姐那样可以憧憬的女孩,也可以心无波澜,不需要任何朋友地活下去。”

    “我想像学长一样,不需要亲人,即使我、还有藤村姐姐在身边,也执着着独自生活,独自战斗,不考虑任何人的活下去。”

    &nsp);眼睛燃烧着诡异火焰的紫色女孩弯下腰靠近被绑着的凛,将自己真诚的声音更深地传达到凛的心里。

    “明白了吗?我深爱着学长,是因为我想要像学长那样自私、想要像学长那样执着,我想不需要任何人地活下去,我想不渴望任何人地活下去,我想要不顾惜任何人地活下去。——我想要,你们全部消失!”

    冰冷的话语回响在凛的耳边,被捆绑的少女先是不可思异,然后变成难以置信,最后怒不可遏地晃动起困住自己的坐椅。

    “闭嘴、闭嘴!全部都是胡说八道!全部都是诡辩!告诉我实话樱,你不是这么想的——!!!”

    樱满意地直起身,妩媚地将长发撩至耳后,她微笑着看着姐姐的挣扎,声音像灌了蜜一样甜。

    “因为这个世界是地狱啊,连那么善良的学长也无法逃脱的地狱,连这么骄傲的姐姐也充满痛苦的地狱,让我痛苦得连选择的权力也没有的地狱。如今,我已经不再孤独了,我有了灵魂相连的学长,那就让我们在这地狱拥有着彼此而活下去,无论犯下多少罪恶也一起活下去。”

    樱深情地凝视着心爱的学长,牵着将姐姐遗忘在一边,直到她带着爱人离开,樱才想起什么地回过头来。

    “姐姐,有个消息忘记告诉你了,arher君已经消失了哟,你再不用担心圣杯了,安全地在这里等到战争结束吧。”

    在姐姐痛苦地嚎叫,房间的门被关上,将凛遗留在黑暗的房间。

    樱牵着爱人的来到客厅,客厅听到凛哭喊声音的木村正秀愉悦地向着樱招。

    “哈哈,看来樱的面谈很成功哟,真的不准备把凛让给我吗?”

    从来只能任人鱼肉的弱小女孩,在陡然的地位转变不知所措,在眼前这个怎么看都需要警惕的男人面前,她强行保持一副冷漠的表情。

    “这是我的姐姐,avenger带回来的人,只有我有对远坂凛的处置权。”

    “唉,还真是倔强啊,虽然是个失去servant的可怜女人,但樱连我家fghter的努力都无视了,真的太绝情啦。”

    木村装模作样地拍着身边fghter的肩膀,等到樱离开后,他再问一次自己的servant。

    “你真的把arher干掉了吗?fghter。”

    “当然啦,自从上次受伤恢复之后,我可是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啊,那家伙我轻轻一拳就敲碎了。”

    fghter拍着胸膛说道。

    “总觉得有着主角命的人这么轻易死掉有点假……”

    “那你要听听我与arher怎么打的吗?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名servant,打起来之后我们还是有很多可以讲的哟。”

    fghter热情开始向他的master讲解这场战斗的过程,木村正秀急忙摆让fghter离开,然后撇着嘴问自己。

    “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烦人呢?”

    算了,还是先去耍耍那个把事情搞砸的剑心吧。

    木村心情愉悦地吹着口哨,摇晃着走出这座间桐家的隐蔽据点。

    虽然抹杀自身感情之后,他渐渐分不清痛苦与快乐,但他所关注的某些变化确实触动了他的心。

    自卑软弱的心灵渐渐扭曲,痛苦喷薄着他不再拥有的激烈情感,世界不再在平凡重复,一切都在顺着自己心意变化。这些对心的触动一定就是快乐与愉悦。

    木村满意的想着,喜悦着与圣杯越来越近的距离。

    一切为了圣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