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天才小相师 > 第354章 蚍蜉撼树

第354章 蚍蜉撼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在那个流浪汉话音落下的时候,他手中的钢管直接朝着周酬的额头便砸了过去,速度快如闪电一般,带着凌厉呼啸的劲风,几乎是瞬间即至,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周酬可不是一般人,加上之前就一直在防备着这个家伙随时暴起攻击,在对方攻击的时候,也已经是胸口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在那钢管即将砸到他面前的时候,直接抬脚踹在了这流浪汉的胸口,势大力沉的一脚下去,那流浪汉的身体就像是出膛的炮弹,瞬间倒飞而出。

    只不过在那流浪汉的身体刚刚飞出去的时候,周酬便已经瞬间欺身而上,一把抓住了对方衣领子,猛的往回一拽,转身变成一个过肩摔,狠狠的将流浪汉的身体砸在了地上,而且还是脊椎朝下落地。

    如果是普通人的一个过肩摔,可能落地之后只会让人暂时的感觉到浑身颤难受,周酬的这一个过肩摔又快又狠,用的可是他本身的力量,加快了对方落地的速度,而且还是以对方脊椎为支点,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只听一声清脆的骨骼错位声传出,流浪汉的眼睛瞬间暴凸,眼中的红血丝更为的浓郁,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攻击欲望,但是紧跟着那双眼睛里面便出现了难以置信。

    “只有这么两下子,你还想试试我的实力,说你蚍蜉撼树有错吗?”周酬露出了一脸鄙夷的神情。

    流浪汉的脸上青红造白的一阵变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周酬的手底下居然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就被狠狠的摔成了高位截瘫,看着周酬脸上那一抹鄙夷的神情,让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疼。

    想到自己刚才的大言不惭的模样,感觉就好像是有一个无形的巴掌,狠狠的抽在他的脸上,抽的啪啪响。

    “我承认你很强大,这次是我轻敌了,下次你绝对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流浪汉这也不过是留下一个场面话,看向周酬的眼目之中也出现和俱意。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周酬实力居然这么恐怖,原本以为周天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失败而掩饰,不让自己太过丢人,如果她早点听信了周天的话,就应该在这周酬出现的时候就立刻离开。

    周酬也看到了这个家伙眼中的悔意和惊惧之色,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冷笑道:“上次让周天能跑掉是借了地理优势,这次我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先废了你的双腿让你失去行动能力之后,我看你往哪里跑。”

    “我要是想走,你还留不下我。”流浪汉眼中带着一丝自信,这次的大意和失误,他下次同样不会再犯。

    下次他再也不会选择出现在周酬的面前,实力太过恐

    怖,踹他那一脚的时候还感觉不出来周酬力量上面的变态,但是当周酬抓着他的衣服,将他给摔地上的时候。

    那无法抗拒的力道,刚猛无匹的暴虐灵力,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瞬间将他反抗的力量直接击溃,让他在看到这周酬的时候,心里不知觉的便有些发怵,生出了一种想要立刻逃离的冲动。

    他也确实想要逃走,可是颈椎以下已经失去了知觉,失去了行动能力,逃走对于只能是一个奢望。

    不过他报复的心思却越发的浓郁,心中更多的还是无法抑制的嫉妒,最多不超过二十几岁的年龄,一身实力却远超同龄人,甚至可以轻轻松的碾压老一辈的高手。

    周酬这就已经看出了这个家伙眼中的想法,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一份戏谑,笑道:“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身上那股让我厌恶的气息,我也已经想到了是什么。”

    “什么意思?”流浪汉不知道周酬为什么说出这么一番话,皱眉疑惑的问道。

    周酬冷笑一声,“那是尸气,从你身上散发出来尸气,不过死亡时间很短,我才没有第一时间察觉,而在我知道了你是个什么东西后,想要收拾你很容易,就像是医生看病,只要对症下药,立刻就能见效。”

    流浪汉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惊恐,他不知道周酬说的是真是假,从对方的那双眼睛里面他看不出周酬任何的一点想法,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觉得这句话用在周酬的身上一点都不合适。

    周酬也没有理会流浪汉心中有什么样的想法,笑眯眯的接着道:“如果说周天是将自己给祭炼成了活死人,那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刽子手,普通人对于你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躯壳和工具。”

    流浪汉已经将心提到嗓子眼,心中升起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隐约觉得周酬说的话并没有丝毫套他话的意思,心也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不过也并没有多么害怕。

    就像他说的一样,他要是想跑,周酬根本拦不住他,只要他将身上的术法结束,瞬间就能让三魂回归本体,这是他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都有这一份底气的原因。

    周酬不用说流浪汉开口就已经知道他想什么,脸上的笑容依旧,不过那双眼眸之中却是寒意一闪而过,目光却是盯着流浪汉的眼睛,冰冷的话语也从口中传了出来。

    “将一个人的三魂七魄抽离,然后利用术法让自己三魂暂时的出窍,通过附身来控制这个躯壳,当达到你的目的之后,被你控制的躯壳便是弃之如敝屐。”

    这种术法在玄门之中属于禁术,很早以前便已经失传了,在华夏大地上更

    是很多年都没有见过这种术法的影子,但是在倭国和南疆,却是经常传出一些消息。

    这也是周酬之前为什么问这个家伙用的是阴阳术,还是降头术的原因,阴阳术来自于倭国,很早以前从华夏流传了出去,降头术也是同样。

    只不过流传出去的这些术法,并不是真正的玄门之术,更偏向于那些歪门邪道。

    看着流浪汉眼中流露出来的浓浓警惕之色,周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起来,傲然道:“华夏在千年前就已经是百家争辉,而那个时候你们那些未开化的地方,还是处于饮毛茹血衣不遮体的状态。”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酬微微的停顿了一下,脸上带着鄙夷之色,不屑的嘲讽道:“只是几百年的传承,还是捡了我们华夏的残羹剩饭,居然妄想和几千年的传承相比。”

    那丝毫不加以掩饰的鄙视和嘲弄神色,本应该让他愤怒,但此刻他却被周酬的目光看得有些心惊肉跳,好像是感觉自己变成了被周酬盯上的猎物。

    这种由心底散发出来的寒意,让他立刻就将身上的术法收回,但还有一丝侥幸心理做着最后的坚持,他不愿意去相信那些话都是真的,这样会让他对自己坚持的事情完全失去信心,永远活在周酬的恐惧下。

    周酬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他就跨出一步,直接踩在了流浪汉的手肘上,紧跟着便想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声。

    这举动让流浪汉心中略微的送了一口气,因为周酬拿他没辙,只能动用这种暴力手段来表示他的愤怒,不由得冷笑道:“既然你知道这躯壳内只有三魂,就应该知道,我根本感觉不到痛,从我的口中套不出话,就要泄愤吗?”

    “有时候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周酬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说完这话之后,便从身上掏出了镇尺,直接抵在了流浪汉的额头位置,冷笑道:“你现在可以尝试一下收回自己的术法,看看你的三魂是否能够归位。”

    流浪汉压根不用尝试,就已经知道了结果,在被那镇尺抵在额头的时候,便感觉自己的三魂像是被禁锢了一样,根本无法做到收回术法回归本体,甚至隐约已经是被压的要离开这个躯壳。

    要是三魂离开术法控制的躯壳,等于是术法被破。

    一旦术法被破,施术者也会遭受严重的反噬,施术的过程当中等于是三魂七魄被分离,术法被破的同时,三魂不能及时归位,只有魂飞魄散一个结果。

    到时候来自灵魂上的撕裂痛苦,会让他在死前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明知已经是必死,还要承受那种言语无法形容的痛苦,此刻是

    真的怕了。

    之前心里的那一份底气,是如此的可笑,在周酬的面前,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周酬说他是蚍蜉撼树,说的一点都没错,他此刻才感觉自己像是那无知的小丑。

    周酬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戏谑道:“是不是心里特别后悔?”

    流浪汉心里已经完全被恐惧所笼罩,要是术法被破,等于是让他灰飞烟灭,在这个世界上不会留下一丝痕迹,这种结果他完全无法承受。

    恐惧滋生后,在他的心底开始快速的蔓延,脸上的惧怕之色也越发的明显。

    “我后悔了,我不应该与你为敌,在你的面前,我是萤火虫与皓月争辉,完全就是不自量力,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保证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