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天才小相师 > 第400章 怎么处理

第400章 怎么处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刚才的接触当中,周酬对于安仁文的奸诈狡猾,可是深有体会,像这类人的性格,不到最后完全绝望的那一刻,是绝对不会选择妥协,还懒得和对方继续去废什么话,让他去承受那种非人的痛苦之后,不信他还能继续保持现在这样的嘴硬。

    安仁文却是痛的浑身都是汗如雨下,张着嘴却连一声嘶吼都发不出来,眼中的情绪波动非常明显,眼眸之中的哀求之色也越发的浓郁,其中伴随着只有恐惧。

    “从你的眼中现在都看不到一点的妥协,哀求和恐惧只是发自本能而已,你还没有选择妥协,现在我就是放过你,你也不会选择放了林静怡。”

    周酬淡然的话说完之后,便直接坐回了椅子上面,感受着树荫下凉风习习,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安仁文想要站起身去求饶,刚才那些话让他的心都仿佛一瞬间停止了一般,因为那些话完全说中了他的想法,他确实到现在都没有选择妥协,林静怡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如果他将这张底牌交出去,不然他可能会死在这里,连他的老婆孩子都别想活,这个人的手段太过狠辣,就不会发生这么一个仇人活着。

    然而他才刚刚站起身,便感觉心脏位置就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下,那种痛让他瞬间一个颤抖,手上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软软的摔在了地上。

    心脏里面传来的撕心裂肺痛苦,让他浑身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只能是痛苦的去承受,他想要起身,但每次力气还没有从身上发出,便被那痛苦折磨的消失了。

    陈海看着这一幕的发生,额头的汗都下来了,眼神看向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周酬时,已经只剩下了恐惧,如果当时周酬也给他来这么一下,他恐怕早就已经活活的痛死了吧?

    韩雨露看下周酬的目光之中也多了一抹惊诧,她现在就想知道,这个家伙还有什么不会的吗,居然还会蛊术,而且养出来的还是蛊王,这个东西可不是一般的蛊虫,可是有灵性的东西。

    而且蛊王最高的价值是在于号令一切蛊虫,等于是谁想对周酬下蛊,只能是无功而返,搞不好还会赔了夫人又折兵,被他身上的蛊王给直接吞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秒对于安仁文来说,用度秒如年来形容也不会过,那种痛苦越来越剧烈,他脑中紧绷着的那根线,仿佛随时都可能会有断掉。

    此刻在他的身下已经是出现了一滩的水渍,那是他全身汗水所汇聚,剧烈的痛楚已经是让他痛得冷汗流净,脸色苍白一片,嘴唇都出现了干皮,开始严重的脱水,甚至已经开始渐渐的出现了幻觉。

    周酬

    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打了一个哈欠后站起身,朝着陈海淡淡的开口道:“接桶水过来,直接浇他脸上,让他稍微清醒一些。”

    陈海现在看周酬的目光,几乎就像是在看神明一般,听到这话条件反射的立刻站起身朝着里面快步跑了进去,不一会儿便拎着一桶水走了出来,直接就泼在了安仁文的脸上。

    安仁文身体已经严重的缺水,这一桶水泼上来,都是打了一个激灵,对水的渴望发自于身体的本能,眼中也出现了浓烈的求生欲望。

    当他看到面前走过来的人,眼中的求生欲望更为的浓郁,还伴随着无尽的悔意,他现在是真的后悔了,惹什么人不好,非要惹了这么一个煞星。

    现在他承受的痛苦,让他已经对面前的人彻彻底底的产生了如同心理阴影一般的恐惧,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把林静怡给带过来。

    现在他哪怕是死也不愿意再承受这种痛苦,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周酬会说他死都是一种解脱,现在他真的只想解脱。

    周酬对这效果很满意,体内的灵力涌出,点在了安仁文的胸口位置。

    仅仅是一瞬间,蛊王便已经刺破了安仁文的胸口,跳到了周酬手上的玉瓶之中。

    安仁文就像是完全虚脱了一样,瞳孔都在渐渐的放大,这种痛苦他绝对不想再经受第二次,精神的极度消耗,让他已经处于了半昏迷的状态。

    周酬看到这家伙此刻的模样,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一脚踢过去便将安仁文的下巴错位恢复,这才淡淡的开口道:“林静怡在哪里?”

    “流金湖路八号别墅。”安仁文沙哑干涩的声音从喉咙里面传了出来,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便回答了这个问题,心中对于周酬的恐惧,依旧是牢牢的笼罩着他。

    韩雨露听到这话之后,立刻就朝着门外走去,同时她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我去救人,你在这里看着他,随时保持联系,如果人没有救回来,你就给我狠狠的折磨死他。”

    “我打电话让他们把人送过来。”安仁文赶忙是喊道,他真怕韩雨露过去没有把人救回来,凡是把她自己给搭进去,在那里可不只是一个手下,而是他的大本营。

    “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招?”韩雨露绝对不相信这个家伙会变得这么老实,秀眉紧蹙的问道。

    安仁文脸上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我还敢耍花招吗?我可不想再体会一次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现在让我死,我都觉得是一种解脱。”

    “赶快打吧!”周酬冷冷的开口说了一句,这奸诈狡猾的性格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不到最后

    一刻,是绝对不会选择妥协,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一个电话打过去之后,仅仅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便听到了门口传来不少的脚步声,很快大门口便出现了一波人,在他们的中间是被绑着双手的林静怡。

    周酬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次还算是老实。”

    那些过来的黑衣人看到现场的一幕,脸色都变了,原本脸上的淡然轻松之色不见了,眼神之中出现了浓郁的警惕,其中两个人还直接架住了林静怡,在他们的手中各自出现了锋利的兵刃。

    周酬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想不到你混的比陈海的那些手下还要惨,一群亡命徒居然连把枪都没有,陈海那些手下可是人手一把。”

    安仁文转头瞪了一眼陈海,眼底的深处带着滔天的杀意,他的所有计划都是完美,却没有想到坏在了自己的一个手下身上,这个人就是导致他功亏一篑的元凶。

    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胆子再敢去找周酬的麻烦,但是不代表他不敢去找陈海的麻烦,甚至他将自己遭遇的这一切,全部都强行安加到了陈海的身上,现在他都恨不得将陈海给千刀万剐了。

    其中几个黑衣人快步跑了进来,直接护在了安仁文的周围,警惕的看着这场的周围环境,并没有仔细去注意周酬和陈海,在他的印象当中,能将他的那么多兄弟给干掉,肯定不会只有这么几个人,那就是周围有埋伏。

    “安总,我们现在立刻护送你离开。”

    “滚!”安仁文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一脚就踹在了那个说话的黑衣人身上,他现在根本跑不了,周酬手中可是有枪,而且还尼玛不是一把,这个杀千刀的陈海。

    “把林静怡请过来。”

    那黑衣人听到这话的时候,微微的愣了一下,我看到安仁文脸上的暴怒的神色之后,立刻就选择了执行,其他人将林静怡给让了过来。

    林静怡原本脸上只剩下了绝望,她已经知道了安仁文的所有计划,尤其是那恶毒的安排,她拼尽一切努力,只为了想要逃出去将这个计划告诉自己的女儿,然而她却没有成功一次。

    这次被带过来的时候,只听到那些人隐隐约约的说要把她交给谁,而且还是安仁文亲自打电话的命令,她可是知道安仁文这些年有多么的恨自己,等他做完那个计划,下一个折磨的就是自己。

    然而就在她绝望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陪着自己女儿去找过他的周酬。

    她心中的第一想法就是,周酬和安仁文两个人蛇鼠一窝,可是当她看到院子里面的情景,差点当场就直接吐出来,心中也已经明白了,周酬这是来救她

    了。

    “小酬,谢谢你!”林静怡很是真诚的说了一句,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安仁文的那些计划没有成功,她早已经把周酬当成了自己女儿的男朋友。

    这么多年以来,女儿还从来没有带过任何一个男生回家,这个叫做周酬的帅气小伙子,是女儿第一次带回来的人,虽然当时女儿的情绪几近于崩溃,但她可以看得出来,女儿的心几乎已经都归属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阿姨客气了,你是安雅小姐姐的母亲,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周酬嘿嘿一笑,随后话锋一转,“阿姨,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林静怡看了一眼安仁文,眼眸之中带着都是复杂无比的神色,和安仁文两个人也对视在了一起。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