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天才小相师 > 第467章 想要跑

第467章 想要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丧葬店的大门明显是被人给严重破坏掉了一大半,两个人快步走了过去,发现里面几乎是被打砸的一团糟,现场有着明显的争斗痕迹,地上还有不少的碎纸屑,原本店里那些没有开眼的纸人,也有不少已经画上了眼睛。

    周酬脸色变得凝重了,扎纸匠可是轻易的不会给纸人画上眼睛,一旦他们给纸人画上了眼睛,那就是代表纸人要见血了,这等于是激发了纸人的凶性。

    从现场留下的线索来看,这是有一个高手来过,老刘头最少动用了五六个纸人,却依旧是被人打的破碎,这个人的实力很强。

    “怎么会这样?老刘头哪?”韩雨露神色之中已经是出现了一丝微微的慌乱,这可是她师门除了她之外唯一的同门。

    周酬眉头紧皱的在现场查看了一遍之后,立刻来到了二楼,掀开了老刘头的一些大木箱子,看到了里面储存的东西还不少,好像是压根就没有被人动过,尤其是其中一个箱子里面,还存着一些老旧的黄纸。

    要知道制作黄纸这个东西,只有特殊手艺的人才会,虽然他也懂得制作,但他嫌这个制作的过程太过麻烦和繁琐,还不如直接买,而老刘头这里最值钱的东西估计也就是这些网址了,但偏偏没有被人动过,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老刘头招惹了一个厉害的高手人物,这个人直接将老刘头给打伤带走了,可是为什么他要把老刘头给带走呢?

    “我师叔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现场虽然有一些血迹,但并没有杀人痕迹,周酬你说对不对?”韩雨露眼眸之中带着一丝期待的声色,她很想周酬同意她的猜测。

    周酬转头看了一眼,看到了韩玉露眼眸之中的那一抹紧张和担心之色,在眼底深处还带着浓浓的忐忑,虽然他也猜测这件事情和突然冒出来的那个扎纸匠有关系,但并没有明说。

    “可能是老刘头也不是被人给带走了,而是被找麻烦的人给打伤了,搞不好都可能是老刘头把人给忽悠了,人恼羞成怒找上门来了。”

    周酬最后一句话都是在开玩笑,对老刘头这样的老狐狸,一般的人是不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而且以他的机智,绝对不会任人宰割,只要是这个老家伙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就好。

    而且对方把他给带走,明显是对他身上的一些东西另有所图,或者就是看中了他的什么能力。

    就在这个时候,周酬的眼中猛然闪过了一抹寒芒,心中想到了一个念头,难不成是周天那个老狐狸回来了,他是要利用周围的各门各派,对自己动手吗?

    心中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便不可抑制的蔓延了开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

    就不得不防了,他只不过是一个人没有分身的能力,周天这条毒蛇指不定会藏到什么地方,对他进行偷袭的致命一击。

    韩雨露看到周酬的脸色变化,立刻紧张的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周酬微微的摇了摇头,不过在想到这个小姐姐的身份之后,还是说了出来。

    “我怀疑这件事情有周天的影子在里面,毕竟那个家伙形式风格和现在这个案子很像,你没发现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

    韩雨露点了点头,苦涩的说道:“本来只是一个冤魂厉鬼,现实将张三给引了出来,然后我师叔这里也出了事情,现在我们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没有一个线索可以帮助到我们。”

    周酬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淡淡的笑道:“谁说我们没有线索,只不过刚才在张老爷子那里不能说出来罢了,谁知道在张老爷子的周围有没有卧底。”

    “没有办法?”韩雨露露出了满脸的惊喜之色。

    周酬笑着点了点头,不过紧跟着说道:“这只是对张老爷子动手的那个人有些说,而你师叔这里,可能没有那么容易了,对他动手的是一个高手,而且你师叔平时非常注意,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头发皮屑之类的东西留下,就是想要找他都难。”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师叔不管吧?”韩雨露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

    “谁说不管了?我心中有个直接,只要是找到了那个扎纸匠,应该就能找到你师叔,同行可是冤家,他们两个要是碰了面,你觉得会不打上一架嘛,而且以你师叔的性格,如果不是碰到了特别激怒他忌惮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给纸人开眼。”

    “你还不赶快行动?”韩雨露立刻飞快的说道,如果之前他只是为了赶快破案,对得起自己的职责,那么现在他就是为了自己的亲人。

    周酬这个时候也没有去逗这个小姐姐,从身上将那个小盒子给拿了出来,从里面捏出了一些碎裂的粉末,脸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对方肯定想不到我会得到阴魂珠子,而且还将那珠子给拍碎了,制作祭炼这阴魂珠子,不但是需要近百人的趾骨,还需要制作者的一些心头血,好让他制作完成之后,可以如心所欲的控制。”

    周酬一边捣鼓手中的东西,还不忘朝着旁边的韩雨露解释几句。

    很快他便忙完了手中的一切事情,从店里面摸出了几根香点燃,然后将老刘头公供在店里面祖师爷神像前的香炉给端了下来。

    “小姐姐赶快去开车,这个东西支撑不了太长时间,香冒出来的烟不会为我们引路。”

    他只是用了特殊的密

    法,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那一堆骨粉里面的心头血,不过这种方法有一个特殊的好处,那就是可以精准的找到这个人的确切位置,毕竟这里面可是蕴含着他的心头血,可凭什么头发皮屑重要的多。

    韩雨露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询位定人,不过他还没有去怀疑周酬的话,还是飞快的跟着周酬来到了门口,打开了副驾驶的位置,让众筹做上去之后,看着那香炉在车内,栩栩冒出的白色烟雾,无风自偏朝着右前方飘着。

    两人跟着那香炉的指引,很快便来到了城中村的一个四合院前面,这时候香炉里面插着的几根香已经是熄灭了,不过来到门前的时候那冒出的白色气体,也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偏差。

    周酬将香炉随手塞到了韩雨露的手中,眼眸之中寒光闪烁,终于找到这正主了,之前这个家伙还算计了他一次,连同这一次一起找他算这笔账。

    抬脚便直接踹在了那木质的房门上。

    砰的一声巨响,那厚实的木制房门直接就是倒飞了出去,撞在了院子中间的一个大瓷缸上面,直接就将瓷缸撞得破碎开来,里面的水也是哗啦一声流了出来。

    随着水流流出,还有几条银白色的鱼从里面流了出来,正在地上蹦着。

    不等灰尘落下,周酬已经是一脚踏入了四合院之中,看向了那从东厢房走出来的一个人。

    这个出现的人在四十多岁左右,在他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就像是趴在脸上的一只蜈蚣一样,眼眸之中阴郁的神色闪烁,看下周酬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怒火。

    “你是谁?”

    周酬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脸上却是升腾出了灿烂的笑容,“你还好意思问我是谁,算计了我一次,居然不知道正主是谁,现在我找上门来了,你这是在和我装傻吗?”

    “我设计的人多了,你算老几?”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个小年轻最多也就是属于那种暴力分子,找上门来了,还不知道隐忍和暗算,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打进来了,这是在给他算计这家伙的机会呀。

    周酬笑眯眯的往前踏出了几步,直接是来到了院子的中间,种地上捡起了一条银白色的小鱼,丢进了那破了一半的装饰水盆里面。

    “看来你不像是在装傻,那就是你压根就不知道我是谁了?”

    再次抛出的这个问题,让中年男人眉头微微一皱,看向周酬的目光之中也多出了一丝厌恶之色,淡淡的开口道:“我不管你是哪家的纨绔,如果你真的招惹了我,我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磕头跪下给我道歉,然后滚出去。”

    周酬呵呵一笑,“如果你能做到刚才你说的那些,我倒是可以考虑饶过你这条小命。”

    “好好好,还真不是一般的牙尖嘴利,既然你不想要这个机会,那我就成全你。”说完这话之后,中年男人立刻转身进了屋。

    周酬眉头微微一挑,他可是上过一次这样的当,虽然不在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上,但却是长了记性,脚下飞快的迈出几步,跟着中年男人来到了东厢房的门前。

    当他看到那中年男人推开了柜子之后,脸上的笑容变得多了一份邪魅,脚下步伐更快,一脚冲过去就直接踹在了那中年男人的腰眼上。

    中年男人可没有想到周酬会跟过来这么快,在他的设想当中,这个家伙应该是在外面等着,只要给他几秒钟的时间,他就可以隐藏起来自己。

    周酬冷笑一声,“还想要进地道,看来你是真的在装傻了。”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