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天才小相师 > 第468章 有意见可以保留

第468章 有意见可以保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中年男人腰眼被踹了一脚,疼的脸色当时就变得煞白一片,感觉自己的腰眼都像是被踹的四分五裂,钻心的痛楚从腰间不断的传来,额头豆大的冷汗也在不断的滴落。

    周酬冷笑了一声,又是一脚踹在了那被中年男人移开了一半的书架上面,后面立刻露出一个一米左右直径的洞口,里面有一些微弱的光亮露出。

    “现在你怎么不跑了呢?继续跑啊!”

    中年男人本来就在忍受着那钻心的剧痛,听到周酬之话之后更是气的差点直接背过气,咬牙切齿的愤怒吼了起来。

    “你别在这里得意,你只要敢动我一下,我们从今往后不死不休,我可是扎纸匠,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我迟早会通过手段将你的魂魄给拘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别着急,我肯定会让你死,只不过在死之前,你有些话需要告诉我。”周酬笑眯眯的站起身,直接一脚踩在了中年男人的手指上面,然后用力的开始碾压。

    “你特么给我松开!”

    中年男人气急败坏的咆哮了起来,一只手立刻紧抓周酬的脚腕,十指连心,碰哪个都疼,更何况是一只手掌上的四根手指被人用力的踩在脚下碾压,他甚至都可以听到骨骼那不堪负重的嘎吱声。

    周酬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也不说话,只是脚下的力道越来越重,直到听到那让人牙酸的骨骼碎裂声,和中年男人的凄厉的惨叫声,这才将脚抬了起来。

    “我听老头子说了,想想找人问什么之前,先打一顿,这样对方就会老老实实的配合,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不要这么激动。”

    中年男人此刻是真的有些怕了,这如果只是一个开始的话,那这个家伙岂不是要把他的全身骨头都打断才算罢休?

    心中冒出这个念头,也顾不上手指见那钻心刺骨的痛楚了,立刻将手缩了回来,牢牢的抱在了自己的另一只手中,眼珠子都有些通红的瞪着周酬。

    “你到底想问什么?你就算是想要我回答你,你至少要把你想知道的话说出来吧?”

    周酬眼眸之中带着浓浓的戏谑,“都说了不要让你着急,先让我打一顿出出气,最近心里边有点郁闷,正好你这家伙就送上门了,你说我先从哪里开始动手好呢?”

    中年男人一听这话,差点气得直接爆炸,他都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有人用这种态度对他是什么时候了,眼中都要喷出几乎化为质性的怒火,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一句话。

    “你有气不要往我身上撒啊,我又没招惹你!”

    周酬脸上带着冷笑,“你确定真的没有招惹我吗?既然你还和我装傻,那我就明白的告诉

    你,张三的一魂一魄,老刘头的消失,好像和你都脱不了干系,这两个人可都是我的朋友。”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说的这两个人,我压根就不认识。”中年男人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心中更是打定了主意,打死他都不能承认这些事情是他做的,否则面前这个家伙肯定会弄死他。

    “人要为自己做出的行为,说出的话付出代价,三番两次的对我装傻,你是真把我当傻子在糊弄吗?”

    周酬脸上已经露出了不耐烦的声色,冷冷的说完之后,直接一脚踹在了那中年男人的胸口,将人踹的瞬间倒飞而出,直接就塞进了洞口里面,紧跟着便听到了洞里面的惨叫声。

    仔细的听了几秒钟之后,那翻滚的声音停了下来,留下的只有那中年男人哼哼唧唧的痛吟声。

    周酬技高人胆大,直接一脚就踏进了那洞口里面,只有一米左右直径的洞口,下去的时候都得弯腰进去,只不过再走了几步,洞内变可以直起腰了,那是蜿蜒向下的一个个石阶。

    怪不得刚才那个家伙叫的那么惨,原来这高度最少有十几米,应该是二层地下室改造,一脚踏到最底下面的地面时,他便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从里面传了出来。

    打开了手机的屏幕,借着那微弱的灯光,也看到了地上躺着的那个中年男人,几乎是已经摔得头破血流不成人样,走过去看了一眼这个家伙的眼神,严重瞳孔已经是有些涣散,这十几米的高度,连滚带摔下来也不轻。

    脚在这个家伙已经断裂的手指上轻轻的踩了一下,中年男人立刻就是浑身哆嗦的清醒过来,紧跟着便是痛苦的惨叫,那一双眼睛在黑暗之中都可以隐约看到有些通红,里面充满了憎恨和怨怒。

    周酬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眼中已经是露出了浓烈的杀意,这简直就是一个邪修的小据点,在这地下室里面几乎都是一些血腥的东西,普通人看上一眼都得感觉心生恐惧。

    这里面全部都是折磨人的刑具,那刑具上面锋利的寒芒,在手机的灯光下闪烁着,仿佛是无形之中增加了一丝阴森,来到这里就像是来到了十八层地狱中的某一层,隐约的外人心中添加了一份压抑。

    这种压抑连周酬都能感觉到,在他的心里都有些疑惑,以他现在的修为,这些东西压根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再次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周围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本来只是轻轻踩着那中年男人的手指骨,立刻是越发的用力,很多刑具上面还带着一些干枯的血迹,而在这个地下室的一处小角落里面,摆着一些纸人。

    他隐约可以从那些纸人里面

    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一脚踢在了那个中年男人的太阳穴上面,让他先昏迷一会,原本刚才他以为这个中间男人是要通过这个地道逃跑后,就没有想到这里面是一个地下室,压根就没有其他的出路。

    当他看到那些纸人后,就已经明白了,这个家伙是想要和他斗法,走过去只是看了几眼便已经清楚,这些纸人里面被封禁着浓郁的怨气,只要画上眼睛,立刻就像是能复活的人,产生巨大的破坏。

    怨气如果没有载体,顶多就是一团阴灵,想要收拾起来非常的容易,如果是扎纸匠给了他们躯壳,甚至都不惧一般的法器,收拾起来相当的麻烦。

    不过现在他不会再给这个中年男人机会了,在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个大号的地下室之后,直接拎着那中间的男人回到了四合院里面,也看到了焦急等在外面的韩雨露。

    “怎么样?这下面有什么发现吗?”韩雨露的脸上带着焦急之色,她师叔的下落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刚才之所以没有跟着周酬一起下去,就是害怕有人在外面算计他们,万一将这洞口用什么东西给封上,那他们两个很容易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被人给暗算了。

    周酬摇了摇头,不过眼眸之中却是寒芒一闪而逝,直接抓着那中年男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当时那中年男人便直接疼醒了过来,浑身骨头的酸痛感觉让他情不自禁便闷哼了一声。

    “你到底想不想要知道那些消息,如果你再折磨我,我肯定会让你后悔,我宁可自杀,也绝对不会再向你吐露一个字,你最好现在就放开我,说不定我们还能好好的谈一下。”

    听着这中年男人气急败坏的吼叫声,周酬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嘲笑,冷冷的开口道:“你这岁数是活到狗身上了吗?到了现在你还没有认清楚眼前的现实?”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中年男人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心中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可能今天他要彻底的栽在这里了。

    他刚才可是被面前这个家伙一脚给踹进了地下室里面,现在又出现在了院子里面,肯定被这个家伙从下面给他拎了出来,对方明显也已经看到了那地下室里面的情景。

    周酬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我的时间非常有限,不要和我聊那些没用的废话,刚才我的问题现在不想再重复一遍,我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你可以选择是否回答,你考虑的时间咱们就定成一秒钟如何?如果你要是放弃回答,我会直接踩断你的一个骨头,如何?”

    听到这话的时候,中年男人立刻睁大了眼睛,眼中都是憋屈和怒火喷发,难以置信道:“一秒钟,你说错计

    时单位了吧?我就算是回忆事情,也不止一秒钟的时间了。”

    周酬冷笑了一声也不说话,直接一脚就踩在了那中年男人的手臂上面,那巨大的脚力直接将对方的手臂踩得粉碎性骨折,哪怕是及时送医院去,胳膊保住了,但以后他这条手臂是别想在拿什么重物。

    中年男人捂着断裂的手臂,在地上疼的已经打起了滚,“你还说不是在折磨我,那你为什么要踩断我的手臂?”

    “刚才我就是在询问你,你却没有给我任何的答复,反而是用话来反驳我,你有意见可以保留,反正我也没有打算采用。”周酬的脸上满是戏谑,一个没有丝毫底线的人,和他讲这些,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