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天才小相师 > 第594章 有什么能耐

第594章 有什么能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酬看了一眼林财神手中的那枚血玉,笑道:“不能说这玉是假的,只能说是形成条件非常特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他后面的一个人便大声的开口道:“看来这位先生对这血玉非常了解,正巧我对这东西一点都不清楚,不如现场你给我解释一下如何?”

    听到这个声音,周酬和安雅转头看了那说话的人一眼,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在他的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看了一眼安雅眼中带着惊艳的神色,而将目光看向周酬的时候,眼中带着的却是浓浓的挑衅。

    “为什么要给你解释?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周酬冷笑一声,不用想他都知道,这个青年肯定是林河故意安排,这是为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故意让他下不来台,对于算计他的人,他可不会和对方客气。

    这话也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来,当他们看到周酬和安雅的时候,眼中多少都带着一些疑惑,这两个人属于生面孔,在魔都根本就没有看到过这两个年轻人,能来到林财神的寿宴上,态度还这么嚣张,要么身份绝对不一般,要么就是一个没脑子的纨绔子弟。

    能来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并没有议论纷纷,只是眼中带着好奇和玩味,期待着接下来会爆出什么样的火花。

    那个刚才说话的青年此刻脸色就是胀得通红,就好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手指颤抖的指着周酬,“你这人什么素质?这可是林老爷子的寿宴,就说你可以不给我面子,但你也不能当着林老爷子的面,说出这样不堪入耳的话。”

    周酬冷笑道:“什么叫不堪入耳的话,你来给我重复一遍,我倒是觉得你站在这里,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怪不得老林有时候总在愁,如果你用这些旁系都像你们这样,换谁来了也得愁死。”

    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可以听得出周酬这是话里有话,而且在他说完之后,意味深长的目光还瞟了一眼台上的林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个青年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怒火冲天的指着周酬,“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了,我…我…”

    青年连续说了两个我字,后面本来想放一些狠话,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目光,正是来自于不远处的林财神,那冷冷的目光,看他的时候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周酬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笑眯眯的开口问道:“你会怎么样啊?千万别结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把你吓成了这样,万一到时候你要是讹上我,我到哪里说理去?”

    青年差点没有气的七窍生烟,如果不是林财神就在那里看着,现在他都恨不

    得直接动手将面前这个货给大卸八块,还没有几个人敢用这种态度对待他。

    林河对这里的情况也全程看在了眼中,心中暗骂了那青年一句废物,脸上却依旧是带着笑容,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开口了,否则都可能坏事。

    “既然周酬你懂血玉,不如你来给我们讲解一下如何,之前店里面老板卖给我这血玉的时候,说的并不是太清楚,我倒也非常好奇这东西的形成和来历,你学识渊博,不如给我们解释一下。”

    周酬呵呵一笑,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微笑道:“既然大家都想听,那我到时候可以给你一个面子,不过你确定要让我说吗?我这个人可是很实在,不会做什么隐瞒,说出来的结果可能你会很不开心。”

    林河眼底深处浮现出了一抹冷笑,这血玉他已经打听得非常清楚,来历也很干净,任凭这个家伙说出一朵花儿来,也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的损失,有可能都是这个家伙在哗众取宠。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笑容愈发的灿烂,“当然要说了,我开不开心不重要,重要的是为在场的贵宾解惑,就像我的那个朋友,他就对这血玉不是很了解,正好你为大家解释一下,我只知道爷爷喜欢玉器,这些东西的来历很干净,是我从一家店里面购得,其他东西我还真不是太了解,只能有劳你了。”

    周酬笑眯眯的开口道:“你知不知道你很不孝。”

    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让现场的声音瞬间静了下来,都将目光聚集在了周酬的身上,他们不知道周酬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那可是林财神很看重的一个孙子,这一句话出口就等于是一个大帽子扣在了林河的头上。

    林河早就知道周酬肯定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但心中的怒火还是止不住的往外冒,当着他这族爷爷寿辰的时候,说他一个不孝,这岂不是等于等着所有人的面打他的脸。

    周酬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的灿烂,笑眯眯的开口道:“我都已经说了,如果让我来解惑,肯定会让你很不开心,不过我这人做事有始有终,肯定会给大家解释一个清楚,为什么我会说你不孝。”

    “那我倒是要听听你的高见了,如果你是在往我头上泼脏水,咱们之间可会记上一笔。”林河虽然脸上带着笑,但他的声音已经是完全的冷了下来,看向周酬的目光之中也多了一抹寒芒。

    周酬压根就没有理会这个家伙的眼神,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感觉到林财神的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微笑道:“林老爷子,我建议你把这个东西赶快丢得远远的,你可不想在你寿诞的时候收一个礼物是从尸体上面扒下来的吧,尤其

    是这块血玉还是从某个位置拿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酬从旁边摘下来了一朵花,脸上笑的很是没心没肺,而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朵雏菊。

    林财神只是微微的愣了那么一瞬间,便立刻就反应过来,将手中的那枚玉直接丢在了一边的檀木盒子里面,脸上笑容也没有刚才那份自然了,不管这块玉是不是从实体上扒下来的,现在他看到这东西,心里就会有周酬说的那番话,真是把他给恶心到了。

    虽然他喜欢玉器,但他可不缺钱,只要他想要,这天底下的玉器,还真没有几件是他拿不到手的,只不过他不想给自己家里面的人带一个不好的头,不想让人说的玩物丧志。

    他对周酬非常的信任,从周酬的眼中,他看到的只有那清澈如泉的目光,对待他的时候也是不卑不亢,对周酬的印象非常好,至于自己这个旁系的孙子,一直以来他都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林河看到林财神的举动,脸就差不多,已经快要黑了,嘴角的肌肉都是抽搐了几下,他知道自己的精心挑选的这个礼物算是废了,别说是自家林财神,就算是他想起来了这东西,都会忍不住的恶心。

    他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哪怕就算是周酬故意这么说,只是随便编了一个谎话来骗人,那也足够让人恶心了,只要想起来这个东西,谁还会再去碰?…

    就算是杀人诛心,恐怕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此刻他心中的怒火已经是燃烧到了顶点,一向善于伪装自己的他,此刻也有些忍不住了,脸上神色阴晴不定,目光之中的火焰几乎是华为实质。

    “你既然说这块血玉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还是从那个地方拿出来,你还有什么证据,不要信口雌黄的在这里大放厥词,我们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不会听你这只言片语,就立刻相信你,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会把你这话当成是挑衅,不管是谁,敢侮辱我林河,我都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林河的眼神之中已经浮现出了杀意,声音更是咬牙切齿,任由谁也可以听得出他声音之中的怒火。

    林财神笑呵呵的站在旁边,并没有表态,他倒也想听听,周酬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在故意恶心他,如果因为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就把他一个算计了进来,那他对周酬的印象将立刻降低很多,以后也会将这小子划入不可交的范围之内。

    到了他这个年龄,早已经看开了很多事情,财富积累到一定的程度,那也只不过是变成了一个数字,真正让他关心的是家族的人脉和关系。

    只有家族的势

    力如同老树根茎,一定要做到根深蒂固,动一发而牵全身,让任何想要和他们林家为敌的人,都好好的想清楚是否有那个实力动他们。

    周酬笑眯眯的开口道:“既然你不见黄河不死心,那我就让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说。”

    林河从牙齿缝里面挤出来了几个字,“我倒想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周酬将目光转向了林财神,笑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傻蛋,居然用了一个檀木盒子去装这血玉,檀木可是做棺材的上好材料,因为他可以阻止阴气的挥发,死人躺在里面腐烂速度非常慢,如果将这块血玉放在阳光下面暴晒,说不定它上面的阴气早已经散干净了。”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