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府丹尊 > 第1062章 鱼肠剑,刺!

第1062章 鱼肠剑,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昆坐在地上,将谦墨拿在手中,闭上眼,开始吸收灵气。

    他这么做是有一些底气的,是谦墨带着他进入沙渊之中,破解这里特殊元气的办法,说不定能在谦墨身上找到。

    可惜了,若是那位剑仙还在,说不定能够帮自己解惑。

    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张昆才从打坐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并没有在谦墨身上找到他需要的答案,所以,他决定先四处看看,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既然是两位大能留下的秘境,还有如此鲜明的特征,只要找到他们想传达的某种观念,说不定可以使用元气,那样一来,自己的战斗力又能够上一个档次,就算面对金面蛮子胜算也是十分巨大。

    想到这里,张昆离开了洞穴,沿着小道,耐心的观察着每一个植物。

    在他脚边,一朵雪白的花朵正盛开着,张昆看了看,觉得它或许是这个诡异世界中,唯一看起来正常的生物,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蹲下身,摘下花,在花茎处,流出了浓黑如墨的汁水。

    “果然是这样,这个秘境中的东西,都是黑白两种物质交错而成,只是方式不同罢了。”

    随手丢掉花,张昆慢悠悠的向前走着,看见了一棵树,这棵树和刚来时想去甚远,它并不是两颗树木的结合体,而是一株,他的枝丫上,开着一黑一白两种颜色的花,在现实世界中,这是完全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在脑中莫名的浮现出先前两个道士争论的内容。

    “人生为善。”

    “人性本恶。”

    如果把善和恶用黑和白两种颜色来表示,那么,这个世界中,所有生物的状况,不正是世界上的人内心的体现么?

    善和恶,黑和白,始终在人的心中存在,并不是一个。

    有的人,如同那个双头虎,黑白共存,又互不影响,在关键时刻,黑和白一分为二,彼此分割。

    还有的人,如同那一棵双生树,靠着牺牲其中一种,来将另一种成长壮大。

    还有人,就像先前那一朵花,将恶隐藏在内心深处,展现给世人的,永远是洁白如玉的善。

    既然有这么多种相处的形态,为什么还是有这两道执念存在呢?这些景象就是他们执念的具显化。

    摇摇头,张昆在心里一点点梳理起来。

    当他抬起头,看着那片一半黑一半白的天空时,又想起了外面世界湛蓝的天空,一丝明悟突然在心底闪过,这个世界并不是黑白两色,更多的,只是那不起眼的灰。

    无论多么善良的人,总会有作恶的时候,无论多么恶的人,总会有善良的瞬间。而归结到道义中,就是,太极生两仪,而这黑白两仪又生出四象八卦。

    这两人的执念,解开的方式,就是归本,将两仪归本到太极。

    只是现在还需要再想想怎么让这个说法更完整。

    张昆在树上静静的坐了一下午,这才点头:“是了,这样应该可以了。”

    “任务更新,获得两个执念的道义。”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响起,张昆的嘴角微翘。那时候自己虽然意识模糊,可这等大事他还是牢记在心中,不就是镜域每次给自己发布任务的声音么?

    张昆起身,却是没有去这个秘境的中心,而是在边缘徘徊起来,他需要再试探一下。

    穿过一片灌木,张昆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既然要试探,自然是要做到天衣无缝,否则,自己的目的暴露,说不定那人会直接夺舍。

    “你在干什么?”

    系统的声音传来,这次却是少了些冰凉,多了几分斥责。

    以往它一发布任务,张昆就会立马去做,今天是个例外,这让他心底突然升起几分不爽,就像是养了几年的狗,叫他坐下就坐下,可今天,这条狗居然不听话,让他坐下居然没理自己,还到处乱跑撒欢一般。

    “我想先杀掉金面蛮子,如果在我收服道义的时候,他突然间蹿出来,那不就是前功尽弃?而且,他和一群野兽战斗不久,不是全盛状态,是偷袭的好机会。”

    张昆一早就想好了说辞,解释了一句,然后继续压低身子,在林子间穿行。

    金面蛮子正在溪边清理着自己的伤口,昨天和一群野兽战斗许久,浑身上下添了不少伤痕,最大的一道伤痕在肩膀上,坚实的肌肉被撕开,甚至可以看见森森白骨。

    用手捧起溪水,清洗着伤口上的污物,然后将摘来的树叶嚼碎,细细的涂抹在上面。

    疼痛让他有些龇牙咧嘴,但他不得不忍受,这些野兽的牙齿上有着许多的脏物,会让伤口发脓,感染。清洗伤口,再涂抹嚼碎的树叶,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产生,这是蛮族几千年累积下来的经验。

    张昆躲在远处看得仔细,一声轻笑,将谦墨放回镜域中,再把鱼肠摸了出来,虽然没有剑技,但它的确是最适合偷袭的武器。短小,锋利,只需要扎中要害,他绝对讨不了好。

    自己虽然不能动用元气,但是……看着那些躲在暗处的野兽,嘴角微翘。只要自己能够重伤他,再撤离,血味一旦飘开,这些野兽一定会群起攻之。

    到时候甚至不用自己出手,就能解决这个麻烦。

    金面蛮子处理完浑身上下的伤口,这才横了一眼那些蠢蠢欲动的野兽,扬了扬手中的短刀,示威一般的喊了一句。

    见野兽退去,他才又坐下来,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他只觉得疲倦不已,就连嗓子都干得厉害,看了一眼清澈的泉水,他伏低了身子,大口大口的喝着溪水。

    哪怕这样,他也尽量偏着头,不断观察着四周的情况,那些野兽一旦有异动,就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

    然而,那些野兽并没有动作,反倒是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金面蛮子虽然不解,但还是很满意,忽的,他瞥见了溪水中漂来的一节芦苇。

    “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他立马停下喝水的动作,一把抄起芦苇。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一直在和野兽战斗,所以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植物也是这般神奇。

    当他抬起头,一声惊叫。

    水下居然有一个人。先前喝水时,水面反射阳光,加上他的注意力都在野兽上,一时间没有注意。

    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鱼肠剑,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