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府丹尊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张昆的缺陷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张昆的缺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昆顿时面露喜色,一招破防之后,他自然是要穷追猛打,连连快速出剑,让那虚影毫无招架之力连连后退,剑招收势,顿时转入防御。

    而张昆则全力进攻,期待找到第二个机会再度对虚影造成伤害,只是张昆进攻之时脚步微微有些紊乱,似乎根基不稳,反被那虚影招架反击,震开数丈!

    “嗯?”张昆微微皱眉,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心中有些郁闷!

    “脚步虚浮,下盘不稳,注意步伐上的节奏!”魏夕卜再次出言提醒,张昆顿时就恍然大悟,顿时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脚步上。

    “呼!”张昆踏实地迈出一步,以地面为根基,前踏一斩,沉重的攻击宛若山崩一般,虚影持剑招架却被崩解,张昆抓住机会后手抬剑横劈,顿时将那虚影斩出一大道血痕!

    虚影迅速撤离倒退,化作流星一般疾驰,张昆加速跟上,腾跃而起,顿时两人快速拼剑数十回合,锵锵锵的金属交击之声响彻整个道殿。

    “不好,战斗时间有些久了!”张昆喃喃道,这是他遇到的最漫长的战斗,并且没有丹药的补给,他将难以再支撑最好的状态下去!

    “气息过浅,胸腹不开,须练习吐纳!”魏夕卜微微摇头,看着有些力竭的张昆凝重地说道。

    张昆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之前自己依赖丹药带来的恢复,倒是不在意这些小事,但此刻在丹殿的独立空间之中,他不能服用丹药,这个缺点就被暴露了出来!

    “既然这样的话,我只有出绝招了!”张昆暗中咬了咬牙齿,耐不住有些浮躁,架势一开,承影剑化作万道剑光,细密而连绵不绝,攻势密不透风,仿佛将人千刀凌迟处死一般!

    “湛净夜时雨!”张昆低喝一声,赫然出剑,满天剑光便将对手笼罩,连道殿的独立空间都被那无边的雨线砸得有些微微变形扭曲!

    张昆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以练气境界全力用出这一招,顿时感觉体内的元气全然一空,心念也是消耗见底,再也不能用出第二招了!

    “轰!”然而出乎张昆意料的事情,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剑影闪过,那虚影持剑手腕以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挥剑,将张昆释放而出的千万道剑气一一斩开!

    “什么?”张昆顿时瞪大了双眼,他用出湛净夜时雨的时候便几乎已经能够锁定战局了,而那虚影竟然硬生生地以剑技斩开了雨幕。

    张昆甩出的剑光竟然在他的攻击之下缓缓退散,仿佛受到了什么指令了一般,虚影手中长剑迅速斩击,顿时叠加着无重数威力!

    “刺啦!”他迎着雨幕斩击而来,张昆堪堪抬剑抵抗,却被轰出数百米,砸在了独立空间看不见的墙壁之上,顿时一阵气血上涌,感觉颇为难受。

    张昆已然用尽了元气,他不得不收剑投降。

    “我败了。”张昆低下头喃喃说道,对他来说,这一次和虚影的切磋比试,是他第一次尝到失败的苦果!

    之前的他,斩天骄诛邪魔,未曾一败,连黑月之主都被天剑斩杀!

    可是现在他竟然在极为常规的训练之中落败了。

    “心浮气躁,强行用招,不得要领。”魏夕卜轻摇着脑袋走了上来。

    张昆深吸了一口气,迅速调节心态,看向魏夕卜道:“多谢前辈此前指点,是晚辈学艺不精,让您见笑了。”

    “呵呵,你也不用如此谦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这个年纪,寻常孩童还在天级地级挣扎呢,你已经是练气士了。”魏夕卜笑着说道。

    “不过,你的问题仍旧不少,以我的猜测,你缺少苦修,许多用剑的基本要领没有掌握,基本功不行,另外你的攻击不错,防御和闪躲要稍逊几分,特别是身法,应该没有系统学习过。”魏夕卜分析道。

    张昆微微点头,虚心求教。

    “之前你用的几招倒也算得上精妙,但似乎没有引动道意,剑招虽好,并不是你自己的东西,剑意才是你实力的体现!”魏夕卜教导道:“而你最后使出的那招,虽然已经勾动了一丝道韵,但是用得不够完整,这和你的心境有关,此招,想必是需要在圆融平和的心境之下用出,而你急躁了!”

    张昆顿时睁大了双眼,魏夕卜的话仿佛醍醐灌顶,高屋建瓴,一句话就将他战斗之中的种种疏漏都给指正了出来。

    “另外,你行的是剑修之道,却之用来近战吗?”魏夕卜疑惑道:“厉害的剑侠剑仙,皆以御剑成名,用的是剑阵飞剑,而你近战对敌,那是古武阶段的做法,虽然不能说不好,毕竟也有不少人擅长近战杀伐,但境界高起来之后,也需要辅助一些术法。”

    “或者你技进乎道,以剑技模拟道法,也是一条好路子。”魏夕卜说道。

    张昆连连点头,跟那些练气士前辈们掌控雷电火焰,用出大型道法比起来,自己的剑术似乎太过局限了,他研究的那些剑招似乎都是近身战斗之上。

    而往往练气士的战斗乃是相隔数里,法宝道法对轰,很少给张昆机会凑上去近身战斗,当然近身战的威力往往要比远超轰击要强,毕竟元气出体之后,在空间之中穿越数里必然要消耗不少能威。

    “我现在给你的建议是,先修习一门战斗吐纳心法。”魏夕卜说道。

    张昆不由微微疑惑问道:“吐纳不是基础中的基础吗,我已经是练气士了还练这些干什么?”

    “那不一样,我这里说的吐纳,乃是指沟通天地之法,在战斗之中如何保持你的状态,如何掌控战斗的节奏,如何减少你出招的消耗等等!”魏夕卜教导道。

    张昆顿时眼前一亮,之前似乎还从来没有人跟自己说过这些,魏夕卜一说还真是茅塞顿开。

    “这我可以直接交给你,但剩下的就得你自己想办法了!”魏夕卜淡淡地说道,和刚才有些怯懦的他判若两人,似乎在讲起他擅长的领域之后,他显得格外的健谈。

    “第二,你需要学会布下剑阵,你手里只有一柄剑吗?”魏夕卜询问道。

    张昆从背部抽出沉重的东岳,送到魏夕卜面前道:“这是晚辈刚踏入修行之路的时候,使用的武器,只是一件利器,没有达到法器的水准。”

    “而我刚才所用的剑乃是承影,品阶未知,但绝对在灵器之上。并且内部藏有剑法,晚辈之前的几招,都是从此剑之中学来的。”张昆一五一十地说道。

    “嗯,那几招精美绝伦,远超我见识过最好的剑术,你可以继续练习下去,但一定要参透其中的奥义,不要只学了一个空壳,另外你是练气士了,该自己摸索,创造新的招数了!”魏夕卜说道,张昆默默点头,表示记下了。

    “一位剑修不能只有一把剑,去寻找更多的剑来,有的剑适合劈砍,有的适合戳刺,有的则是法剑!”魏夕卜传授经验道:“而你这只承影确实不凡,作为剑阵的基石最好不过了。”

    张昆微微点头,不过此时也得等到器殿和剑丘开放之后,再慢慢做打算了。他回想起那日的大战,徐卿让宵朔帝国一方的练气士们结成大战,那阵法主剑的威力堪比金丹顶峰,虽然不能斩杀黑月之主,可还是给张昆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另外,你需要一本顶尖剑经,重点磨炼你的基本功,我看得出你升阶很快,因此缺少这方面的磨炼,最后你需要一本身法。”魏夕卜罗列道。

    张昆嘴角不由微微抽搐,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多地方需要提高,而且那写功法典籍可是不菲!

    当然张昆原本世界中的功法武技他是看不上的,这些只能问镜域要了。

    “镜域,我需要剑经和身法!”张昆无奈只能仰天对着天空大喊道,那样子显得颇为滑稽。

    “道不可亲传,你若想学,必须穿过秘境!”镜域的回答倒是没有出乎张昆的预料,镜域之中真正强大的典籍,全部都藏在秘境和小世界之中,张昆想要得到的他们的话,就必须要闯过危险的秘境。

    “好吧,这事不急,以后再说!”张昆转过身来,对着魏夕卜问道:“那前辈所说的吐纳之法?”

    “好,我会口述给你,你需要谨记...”魏夕卜悠悠说开了,张昆盘腿坐在一边,默默记下他所说的一切。

    “此为,法华灵均经,是西兰国道。

    “嗯?”张昆顿时生疑,魏夕卜姓魏,自然不可能是林家家主,那他是怎么学到这一门经法的呢?

    但看魏夕卜不愿多说的样子,张昆也乖乖闭上了嘴巴,默念了几遍要诀,谨记心中,又到道殿之中和那虚影对练了数次,不知不觉,外界已经天亮了。

    接下来的几日,张昆并没有多的动作,每日只在庭院之中炼丹练剑,夜晚则为芙儿祛毒治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