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府丹尊 > 第585章 弑神虫

第585章 弑神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噌!

    秦子恒面前的空间泛起层层波动,一把无鞘紫色长剑在虚空中缓缓浮现,他打定主意要速战速决来节省元气。

    “这小子完了,秦师兄用紫云剑了,这可是道器,恐怕这个狗屁客卿一剑都接不住。”一个少年惊呼道,他可是亲眼见过秦子恒用这把剑斩了练气巅峰的妖兽的。

    “武器不错,你不要让我太失望啊。”张昆神色不改,好像没有察觉到紫云剑散发出来的强大波动。

    “牙尖嘴利,等会有你哭的时候。”秦子恒决心要给张昆一个惨痛的教训,让白秀秀知道自己才是她最适合的男人,张昆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紫气东来诀!

    商盟的不传秘法之一,吸收天地之间的浩荡紫气滋养自身,神妙无穷!

    紫云剑身上的紫意越发凝聚,剑身周围紫雾缭绕,这把剑仿佛被赋予了灵性,剑身不断地在颤抖,发出一声声的嗡鸣,正在酝酿着惊天一击。

    紫云剑舞!

    紫云剑从秦子恒手中飞出,在半空中斩击出一道道极紫剑气,九道剑气带着划分天地之势,朝着张昆斩去。

    “我看你怎么躲。”秦子恒握住紫云剑,心中歹毒地想到,这次他要一举废了张昆。

    张昆愣愣地站在那仿佛被吓傻,秦子恒的笑容越发狰狞了。

    张昆看着剑气越来越近,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拇指和中指轻轻触碰到一起。

    啪!

    一个清脆的响指吓傻了所有人,都以为张昆是自暴自弃了,就连那些荀青山都暗暗运转功法,准备好了随时救下张昆。

    异变突起!

    一个漆黑的点突然出现在张昆面前,好像有人拿毛笔随意泼洒而出的墨点。

    黑点迅速张裂开,就像是在黑点的另一侧,有某个不明生物在撕扯着这片空间,黑点在扩张到半人高之后停滞了下来。

    九道剑气带着凄厉的破空声冲入了黑洞,没有想象中的爆炸,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凝聚着秦子恒大半元气的剑气就这么消失了,而黑洞却依然静静地在那,好像一个择人而噬的猛兽张开了大口。

    “装神弄鬼。”秦子恒嘴上不屑,心中暗暗警惕,把手上的紫云剑催发到了极致,一时之间紫气升腾,紫云缭绕,恍若仙境。

    黑洞开始缓缓的收缩,一道米粒大小的黑点从中冲出,速度之快就连那些长老们也没有发现真身,更诡异的是达到了如此恐怖的速度,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

    在秦子恒微微放松警惕的瞬间,黑点穿透了秦子恒布下的重重防御,那些能短暂挡住练气巅峰的紫色云气,甚至不能阻挡黑点片刻,被撕扯地支离破碎。

    黑点最后在秦子恒的额头前停了下来,秦子恒提剑的手僵住了,同时一股来自地狱幽深的寒意笼罩了他,他的直觉告诉他只要自己再动一下,他真的会死。

    在黑点停下来之后,众人才发现了它的真正面目,一只黑色的小虫子,浑身披着黑色的圆甲

    四肢呈现镰刀状,在阳光下闪烁着幽冷的寒芒。

    “这是...”一位研究各类妖兽的长老皱着眉头,这只毫不起眼的虫子给他一股熟悉的感觉,突然他惊叫了起来:“这是利刃甲虫!”

    “利刃甲虫?”众人越发迷惑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那位长老神色凝重地吐出几个字:“弑神虫。”

    场皆惊。

    就连假寐的毕方先生都睁开了眼睛,再看向张昆,目光之中带着奇异之色。

    如果说弑神虫的赫赫凶名,修真之人就没有不知道的,在一些古代典籍的记载之中,成熟期的弑神虫是真的拥有弑神之力!

    它可以说是整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暗杀者,因为弑神虫本身就能隔绝神识的查探,而利刃上的剧毒更是无药可解,所以在上古年间,弑神虫一族无人敢于招惹,在妖兽间的地位甚至能和龙族平起平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上天宠儿般的种族,却突然消失了。

    所有的典籍上都对这一段历史讳莫如深,似乎其中蕴含着大恐怖,刻意地想要抹除这一段历史。

    “而利刃甲虫蕴含着弑神虫的血脉,如果能够进化到最后,说不定可以重现上古弑神虫的风采。”那位长老解释道。

    虽然大家都知道想要进化成弑神虫也是难如登天,却依然吃惊不已,毕竟谁都没有见过弑神虫,利刃甲虫的恐怖他们都是亲眼目睹的,强大如秦子恒在它面前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更别说万一真找到大机缘进化为弑神虫,那么以后谁还敢招惹张昆,这种防不胜防的暗杀,恐怕没有人能够抵挡地住。

    这利刃甲虫正是张昆在炎魔窟中收服的五只妖兽之一,凭借着镜域的仙元和罗权的丹药,张昆将他们强化到了筑基层次!

    “哼,我们修道之人本就应该依靠自身,凭借外物逞一时之利终究是小道。”秦子恒很是不服气地哼哼道,目光中却隐藏着嫉妒之色。

    “呵呵,那你把那把剑给我吧,你那身道袍似乎也不错,不如都给我吧,免得影响秦师兄成道。”张昆嘲笑道,利刃甲虫却是慢慢逼近了秦子恒。

    扑哧。

    白秀秀掩嘴轻笑了起来,其他人看向秦子恒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戏谑之色。

    “你,你快把这个拿开。”秦子恒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利刃甲虫,在知道了它的恐怖之后,秦子恒更是畏惧了,只觉得有把剑悬在自己的头上,额头上冷汗直流,最后忍不住惊恐地叫了起来。

    “这就是我们商盟的第一天才?真是不凡啊。”张昆轻笑了一声,嘲讽之意显而易表。

    那些少年们看到他们崇拜的秦子恒露出如此丑态,一个个都臊红了脸,长老们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没想到平日里气度非凡的秦子恒居然如此不堪,看向他的目光中也隐隐有些失望。

    “既然我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我们就走了啊。”张昆挥了挥手,拉着白秀秀转身离去,利刃甲虫飞回他的袖中。

    白秀秀白皙的俏脸上闪过一抹醉人的红晕,但是并没有拒绝张昆这有些孟浪的动作。

    众人目光复杂地看着张昆携美离去,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不过张昆没有注意到,有道恶毒的目光死死的注视着他的背影。

    凭什么张昆可以拥有这种稀世妖兽,凭什么白秀秀如此护着他,凭什么他能得到毕方先生的青睐!

    这些都该是他才配拥有的,他才是天选之子!只要张昆死了,那么这些都是他的了。

    想到这,秦子恒双目之中闪过一道杀意。

    ...

    两人在晨雾弥漫的林间小道间行走,两人已经行走了几个时辰了,但是身边的迷雾却丝毫没有散开的意思,一股奇异的气氛渐渐弥漫在两人之间。

    白秀秀低头看着被牵住的手,而那只手的主人却似乎没有丝毫的觉悟,打算就这么一直牵下去,就连以她温和的性子也有些无奈,同时还有一点点的害羞。

    “这里居然有阳炎草!”张昆眼前一亮,拉着白秀秀跑到一株云竹旁边,那里生长着一株奇异的赤红色小草,根茎隐隐的呈现透明,里面流淌着仿佛岩浆般的深红色粘稠液体。

    “唉,可惜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不能动,不然光是这株草放到外面就能换一座城池。”张昆目露可惜之色。

    “呵呵,只要你能掌握这座秘境,那里面的东西不都是你的了?”白秀秀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脸蛋红红地打趣道。

    没想到张昆还真地一脸严肃,思考了一会,然后沉吟道:“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就想办法让这秘境变成我的吧。”

    “啊?”这下轮到白秀秀愣住了,没想到张昆还当真了,不过看到他闪亮自信的眼睛,白秀秀莫名地相信了几分。

    前方的迷雾缓缓散开,展露在两人面前的是一所林间小屋。

    “到了,据父亲他们所说,上次他们就是在这里发现了那张丹方。”白秀秀精神一振,笑吟吟地解释道。

    “你父亲?盟主吗,齐正言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姓白?”张昆问道。

    白秀秀娇哼一声道:“很简单呀,我跟我妈妈姓的,这里很复杂的啦,长辈的事情,我才不想提。”

    张昆点了点头,两人绕着这座小屋的附近转了一圈,发现旁边是峭壁,抬头看去只能看到厚厚的雾气,而这个封闭的山谷里,这座小屋就是唯一的建筑了。

    小屋的门紧闭着,张昆伸手推开门,木门仿佛已经腐朽了多年,发出吱呀一声轻响,开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目光中的吃惊,按理说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可动的,而这座小木屋似乎是个例外。

    当他们踏入木屋后,发现里面的东西寥寥无几,一眼就能看完,一张木桌,一盏残灯,一个蒲团。

    “张昆,你看这个!”白秀秀玉手指向地上,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张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那张已经腐朽不堪,可能随时都会散架的木桌桌脚下,垫着一张羊皮纸。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他们上次来的时候遗漏了?”

    “不可能。”张昆眼神幽深,原本已经被带走的丹方,诡异地再一次出现,他忽然觉得有股寒气直冲头顶。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