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府丹尊 > 第905章 报名考核

第905章 报名考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这条规则,所以其他的佛子候补应该会等到水陆法会临近之后,才会前往菩提别院,在这最后期间提升实力。

    而余伯等人却是担心自己不趁早进入菩提别院,可能还会生出变端,所以没有在伽蓝城停留便是进入了菩提别院。

    她知道自己要是非要强留的话,还会让他们分神,所以她便答应了这个提议。

    而在菩提别院中,她也没办法与余伯和张昆等人联系,一切都只能靠他们自己行动,自己根本没办法干涉。

    林雨曦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什么都做不了,不由地有些黯然。进来的是一个年轻僧人,圆脸微胖,身着灰衣,手中拿着被褥等物。

    “林施主,我来给你送被褥了。”年轻僧人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径直向内走去。

    林雨曦皱了皱眉,还是侧开身子,让开了一条路。

    年轻僧人走到床旁,放下被子,却丝毫没有离去的想法,目光看向站在门口的林雨曦,似笑非笑道:“林失主,听说每一位佛子候选人都会有一位护道人相伴,不知道是真是假?”

    林雨曦瞥了年轻僧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警惕起来。

    “那不知道为何林施主却是孤身一人?难不成是没找到那护道之人?”年轻僧人故作疑惑道,眼神里满是嘲弄之色。

    “我找没找到都与你无关吧,我要休息了,还请你出去。”林雨曦平淡地说道,不愿与他多言。

    年轻僧人也不逗留,便是起身向外走去,在门外突然立住,回过头来,对着近在咫尺的林雨曦,诡异笑道:“林施主,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比较好,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粘指的。否则,我们佛门虽然慈悲为怀,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一些意外,别到最后什么都没得到,还搭上了性命。”

    年轻僧人说罢便大笑着离去了,林雨曦站立在门侧的阴影中,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衣服。

    她虽然不会因为这一番威胁就轻易放弃,但是也让她更清楚认识到了玄仁圣子的权势有多大,便是在菩提院中,他也敢派人来大摇大摆地威胁自己。

    恐怕真正到了那佛子之争上,他也会费尽手段来除掉自己,更何况在明面上,自己在那七人之中就是垫底,即使自己有所隐藏,也不足以与前面那几人抵抗,还要再加上玄仁圣子的阻挠,就愈发困难重重。

    更何况,那几人的护道之人,也都是大乘巅峰境界的大修士,实力甚至媲美合体境界,而自己的护道人

    林雨曦脑海中浮现出一道削瘦的身影,不由又有些叹息,甚至不禁怀疑起自己,当时是不是太过于病急乱投医了,太轻易便相信了张昆的话,说到底,他也不过只有元婴实力,即使天纵奇才,能和大乘修士争锋,又怎么可能与合体境界相抗衡呢?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林雨曦轻叹,心中却是已经觉得希望越来越渺茫。

    第二日,张昆从客栈出来之后,便是直奔炼丹师工会而去。

    他已经从天机阁得到了消息,今日便是炼丹师工会举行的大丹师考核的日子,因为大丹师考核不比下面那几个境界的考核,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炼丹师工会一年才会举行一次,所有认为自己有晋升资格的九阶丹师都可以参加。

    当张昆赶到炼丹师工会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虽然大多数都是围观之人,但是报名之人也不在少数,毕竟作为一境中最大的城市,伽蓝城中的炼丹师也是极多。

    张昆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看到那长长的炼丹师队伍,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却最终还是走到了队伍的末端。

    张昆看着前面的人渐渐少去,看得到柜台前的服务人员了,而他后面又排起了长队。

    这时他听后从身后响起了一阵聒噪之声,几道簌簌的足音传来。

    “少爷,不过是报名而已,又何必您亲自来呢。”

    “就是,这等小事,让我等帮少爷办就好了,哪里用得着少爷费心。”

    一个年轻人在两个仆从的簇拥下,朝着这里走来,外面拥挤的人群居然纷纷向两侧退去,给这人让出一条路来。

    在排队的炼丹师们也大多数挤出一抹笑脸,纷纷冲着年轻人打招呼,言语中多有恭敬讨好之意。

    对此年轻人毫不在意,似乎本应如此,淡漠地点了点头。

    “这么多人。”年轻人皱了皱眉,呢喃道。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被周围人听到,当即有排着队的个炼丹师,一脸谄媚地说道:“莫丹师,要不您来排我这里?”

    年轻人瞥了一眼此人的位置,摇了摇头向前走去,一直走到极靠前的位置,站立在一旁,目光有意无意地打量着队伍中的张昆。

    两旁的两个仆役瞬间懂了自家公子的意思,对视一眼,走到张昆身前,带着轻蔑地笑容道:“这里已经被我家公子占了,你往后挪一挪。”

    张昆低着头,状若睡着,不理会这两人。

    这两人久久不见张昆回答,心中觉得此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目光中闪过阴冷之意,便要出手给张昆一个教训。

    左边那个仆役手心中暗自凝聚起一团若隐若现的黑芒,阴狠地笑着,仿佛无意地朝张昆的肩膀拍去。

    张昆后面的丹师发现了这个仆役的小动作,脸色一变,不过却是敢怒不敢言,纷纷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张昆。

    “不得无礼。”年轻人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那个仆役的身旁,面带微笑地抓住了那个仆役的手。

    那个仆役急忙散去那道黑芒,一脸迷惑地看着年轻人。

    “少爷?”

    “有话好说嘛,我是炼丹师,又不是那些打打杀杀的粗人,要以理服人。”年轻人目光温和地说道。

    仆役愈发迷糊了,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自家少爷了,平日跟着这年轻人可没少横行霸道,现在居然说要以理服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