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农民大书生 > 第98章生意不同

第98章生意不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黄淑娟正打开车门,要往驾驶座上坐,听到背后郑小越这样说自己,噗嗤一声笑了“好啊,小越哥,要去咱们一块去,你演生角我演旦角,咱们一起唱一出才子佳人的好戏,肯定叫座呢。”

    越说越离谱了,这黄淑娟简直不可理喻,郑小越走向副驾驶,开了门上了车,叹了口气道“我看你跟那个老板娘一唱一和配合得挺好,你还是回家跟你爸妈商量着怎么去跟那哑巴分手吧。”

    “你又不是哑巴,怎么分手?”黄淑娟发动了车子,缓缓地驶离了县城,“坐稳啊,我的哑巴……哦,不,我的郑大哥。”

    “这老板娘也挺能忽悠的,怪不得都说做生意的都有一张利嘴。”郑小越想起老板娘滔滔不绝的好口才来,他决定岔开哑巴的话题。

    “那是当然了,在县城里做生意,什么人遇不到?”黄淑娟加了速,“如果你把你家的善诊堂诊所开到县城里,生意也一定特别好,比在青阳镇上强多了。”

    黄淑娟说的是个好主意,自己家这么多代中医怎么从来没想过到县城开诊所呢?不过,在郑小越看来,开诊所的真正意义在于治病救人,利润和收入应该放在第二位,诊所是不能当做生意来做的。

    “是啊,话虽这么说,也是这个道理,不过开诊所和做生意是两码事吧?”郑小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是不一样,但是绝对不会像卖凉皮的老板娘那样主动去叫客人,她那样多辛苦啊,还得亲自叫客人,还得笑着脸说话投客人的心思,你看她刚才说的一套一套的,这才是老油条呢,可你就不一样了。”黄淑娟说着扭脸看了一眼郑小越,递过来一个笑脸。

    “嗯?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为人服务,然后收钱么?”郑小越坐正了身子,想听听黄淑娟有什么高论。

    “这个嘛,你就不懂了,怪不得说你工作经验少呢,虽说你的医术高明,但并不代表你会经营医院或者诊所,你像我这样的,在医务室上班时间长了,见的多了,你仔细一想啊,所有的医院都是一个样子。”黄淑娟来了兴致,开始滔滔不绝讲起来

    “医院和其他所有生意的最大不同意之处就在于,医院是被动地收钱的,它基本上不用主动去招揽顾客,也不用做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营销活动。

    你想啊,谁有病不得主动往医院去?见了医生不得主动客客气气地说好话?医生开多少钱你不得掏多少钱并且还不敢讨价还价?

    所以说啊,郑医生啊,你家的店在青阳镇上真是可惜了,被埋没了,你应该发挥你家诊所最大的作用,你没看到那个卖凉皮的老板娘,都想让汽车站所有的人都去她那里吃凉皮?你呀,得向人家学习呢。”

    黄淑娟说的句句在理,现在不是以前的年代了,以前还讲究个酒香不怕巷子深,现在如果还是老旧思想,恐怕就要被时代所淘汰了。

    郑小越听完黄淑娟的花,思索良久,开玩笑说道“那好,等我接手了诊所,我就听你的建议,一定把善诊堂开到县城去。”

    “这就对了,要不然到时候我去你诊所里上班?”黄淑娟边开车边扭过头问了一句。

    “这恐怕不合适吧,你一个西医生,到我们中医诊所有什么用?”郑小越故意逗她道。

    “郑医生,你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可以学啊,我可以重新开始学中医啊,你要知道人应该活到老,学到老,我可是特别爱学习的。”黄淑娟很认真地说道,她暗自在想,只要你郑小越开口,你让我学什么我学什么,只要你开口。

    “这就好,精神可嘉啊,可惜我现在还不能把我家的诊所搬到县城,我得等我爷爷身体好点了再和他商量一下。”郑小越拿出这个理由搪塞她道。

    黄淑娟听到这里,猛地把车放慢了速度,吃惊地问道“你爷爷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他自己就是老中医,赶紧让他自己看看然后开药,这不很快就好了么?”

    “爷爷被人打了。”郑小越平静地说道,“不过这几天恢复的差不多了。”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爷爷可是宝贝级的人物,他可不能有任何闪失啊,他一定要健健康康的,这才是那些患者的福气啊。”黄淑娟有些急躁,她把滑在前面的辫子又摔向脑后,“不行,小越哥,我得去探望一下爷爷,你说爷爷现在在哪里?”

    “在我家,身体已经好多了,如果要去的话,我陪你去。”郑小越微笑道。

    “你还笑呢,亏你笑得出来,爷爷被人打了,你不找打人凶手,还在这里笑,看我不打你!”黄淑娟撅起了嘴,有些生气,她伸出手要打郑小越,车身缓缓地歪了一下。

    “小心开车,到家了再说,现在是安全第一,我的黄大医生!”郑小越也吃了一惊,赶紧拉紧了门把手。

    黄淑娟没再说话,她狠狠地瞪了郑小越一眼。

    很快到了青阳镇区,黄淑娟先是买了两件营养品外加一件纯奶,然后到郑小越家看望他的爷爷。

    郑忠义吃过了午饭正要午休,他见自己的孙子与一位姑娘走进自己的房间,看这姑娘挺眼熟,才想起来是以前到诊所里抓过药的那个姑娘。

    黄淑娟把营养品和纯奶都放进了屋里,问长问短地询问了郑忠义的病情,郑忠义表示自己已经没什么大碍,对黄淑娟表示感谢。

    “爷爷,那个凶手已经抓住了,不过他受了点伤,也需要养伤,然后咱们听派出所通知,看到时候怎么安排,然后把这个案子结了。”郑小越耐心地对爷爷讲了进度。

    “这人怎么会受伤呢?”郑忠义很好奇凶手怎么也会受伤?

    听爷爷这么一问,郑小越有些不好意思,他只好把怎样找钱天亮,找到之后几个人怎样打他,然后怎样到派出所处理这个事,完完整整地给爷爷讲了一遍。

    爷爷听后闭目良久不语,好一会儿才说道“凡事都有因果,可千万不要把有理变成没理,小越啊,你以后做事要三思啊。”

    虽说郑忠义并没有明确地批评郑小越,但爷爷话里有话,这其中的含义郑小越还是能听明白的,他点了点头表示记下了。

    黄淑娟却不以为然,听完郑小越的讲述,还有郑忠义的话,她愤愤不平地说道“太让人气愤了!年轻人欺负老人家算什么男人!小越哥你做的对,你干啥我都支持你!”

    听到她的话,郑忠义会心地笑了,心想这女娃还是年轻啊,便挥手示意郑小越自己要午休了。

    黄淑娟也挺知趣,她微笑着起了身,礼貌地给郑忠义鞠了一躬,说祝老人家身体早日康复。

    郑忠义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们二人这才出了门,郑小越又把黄淑娟送出了大门,刚出大门,黄淑娟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小越哥,我给你说个事,你一定要答应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