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法师诺曼 > 79、重回中城区

79、重回中城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师兄?”

    诺曼还记得之前还听伊斯坦布泽尔说过,两个师兄里面二师兄是支持自己的。

    伊斯坦布泽尔很痛苦很迷茫,二师兄以往对他的关心和照顾还历历在目,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

    “嗯,杀死替身的那一剑是暗灭,二师兄戈斯奎克的独门战法,我不会看错。”

    伊斯坦布泽尔依然对那一剑记忆犹新,同样是一级超凡者的替身连一秒钟都没能挺过去,就被暗灭打成了灰烬。

    诺曼用手摩挲着下巴:“然后呢?他已经出手了,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伊斯坦布泽尔是一个天才,但是作为同一个老师的弟子,诺曼不觉得戈斯奎克会差到哪里去,两个等级的差距不是天赋可以弥补的。

    伊斯坦布泽尔摇头:“我不知道,只有这一剑,然后他就没有再出手。”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带着点不确定:“好像有人挡住了他...气息只爆发了一瞬间,当时场面太混乱了,我没法肯定。”

    “你的大师兄?”

    “我不知道。”他第二次说出了这句软弱的话,“大师兄是很奇怪的人,就连老师都不太喜欢他,我之前以为他会...”

    “什么意思?”

    “他的身体里有四个能量器官,时刻处在完全变异的边缘,老师甚至需要在他身体和灵魂当中固化静默之锁,用来保证在他完全变异的一刻有机会维持心智自我毁灭。”伊斯坦布泽尔顿了顿,“现在应该是五个了,那股气息是四级,他每一次升级都会为自己移植一个新的能量器官。”

    诺曼咋舌,身体里有五个能量器官,这样的人还能活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完全是走向了非人类的道路。

    “那之后你要怎么办?已经撕破脸了,你们可能连表面的和平都维持不了。”

    伊斯坦布泽尔再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没法插手。”

    我也没有插手的能力。诺曼想。

    “我要告诉你的是另一件事情。”

    “什么?”

    “我在逃走之后落入了怪物群的包围当中,你知道的,人类联盟和怪物之间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它们理所应当的想要杀死吃掉我,我也只是很平常的反杀突围。

    当时我的伤势已经很重了,继续吸收使用外界和宝石里的能量会造成器官暴动,所以我就用了新式冥想法中的次级自我领域。”

    伊斯坦布泽尔接着说:“怪物在见到次级自我领域的一瞬间寂静了下来,但是只有几秒钟,然后它们疯了。

    近处的怪物疯狂的攻击我,远处的怪物踩着同类的尸体,甚至是靠着杀死同类来开辟道路,只为了能更靠近我,然后攻击我。

    我之所以会这么惨,那一剑和第一波袭击只占了小部分,更多的是怪物造成的。”

    一口气说了很长一段话,伊斯坦布泽尔奇怪的看着诺曼,问道:“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怎么知道?

    诺曼也很莫名其妙,真正意义上来讲他没和怪物正面对抗过,逃离矿区的那一次他的基础冥想法第一阶段还没有修成,也没有自我领域,面对怪物完全是靠着逃才逃出一条命。

    后来杀的怪物也就是丧尸而已,丧尸和真正的怪物还是有些差距的。

    难道真和自我领域有关系?

    可是能量器官里面的残留意志也没对自我领域有什么反应啊?

    还是说他们反应了我没听懂?

    诺曼突然想起了那只野猪,那两个奇怪的音节,莫名的感觉到也许这次异常的怪物攻城,也许就和他们有关。

    可是这些他没法对伊斯坦布泽尔解释,只能说:“我也不知道。”

    伊斯坦布泽尔盯着诺曼看了一阵,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也知道诺曼是一个很坦诚的人,说谎这种事情应该是不会做的,于是说:“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如果怪物对次级自我领域的拥有者有不死不休的决心,那么更强的变异兽和屠戮者是不是也会?在潮汐降临的时候,他们会不会从荒野里走出,将卡森市当作真正的目标,而不是内部战争中被殃及的池鱼?”

    这是一个现在根本不可能得出答案的问题,伊斯坦布泽尔提出自己的担忧之后也是这样认为的。

    在身体完全好转,并适应笑话了翼族天行者在他身体里填充的不同于自身的能量和灵魂之力以后,他对伊莲表示感谢,接着就离开了诺曼的居所。

    他还有很多事情,一件比一件棘手。

    不过他还是有良心的:“我建议你们暂时离开均衡学派驻地,无论是去上城区其他地方,还是到中城区去都好。

    我这面的事情处理时间不会太长,安全之后我会通知你们。”

    诺曼也是同样的想法,他很惜命,他不想死更不想自己找死,戈斯奎克连伊斯坦布泽尔都能杀,更何况是他身边一个无名小卒。

    他可不想送人头。

    回中城区也是一件好事,亲自加入研究所大概能让进度提升的速度更快一些。

    但是时间不能太长,那些怪物既然对自我领域有这么敏感的反应,接下来大规模真正的攻城很可能已经迫在眉睫了。

    辛西娅里弗斯和乔安娜伊丽莎白对诺曼的到来都很惊喜。

    前者是炫耀心理,只不过和伊莲炫耀自己的修行进度之后毫无悬念的被打击了,和诺曼炫耀财富势力又很可笑,于是闷闷不乐的自己走了。

    乔安娜伊丽莎白是真的很想和诺曼共事。

    科学研究都是触类旁通的。

    往往在一条道路的最终目标方面没有什么建树,可是研究的过程中偶然发现的某一点却有巨大的价值。

    诺曼给出的练习册就有这种能力。

    毫不夸张的说,上面涉及的知识已经超过了摩尔星目前的数学水平,解体的过程本身就是对自身知识的大幅度提升。

    要是说一开始大家还只是为了豪华的福利待遇而加入研究所,现在他们完全就是为了知识本身。

    科学家,大多还是比较纯粹的人。

    诺曼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有做。

    怪物的动向和伊斯坦布泽尔那些话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迫切的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提升到超凡层次。

    否则安全感实在是太低了。

    “这里凭什么可以划等号?你的证明过程根本就不明确,太不严谨了!你这是在猜测!”

    麻烦也是有的,那就是这些学者认真起来的时候固执的可怕,往往会抓住一个自己不认同或者看不懂的点刨根问底,一旦对方也拿不出实证,就会毫不客气的批评,经常可以看到有两个火几个人争的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

    不过他们大多还是对研究所的真正主人诺曼保持了一点尊敬,只有乔安娜伊丽莎白算是不太客气。

    诺曼现在解的是第二本练习册里靠中间部分的一个复杂线性泛函问题,乔安娜伊丽莎白的水平勉强可以看懂,就是问题太多,诺曼有点不爱搭理他。

    “证明过程不明确是因为我省略了一些步骤,看不懂就从头到尾在看一遍,然后自己去验证,别什么都问我。”

    诺曼头也不抬的说道,他的桌子上光是这一道题的演算纸都得按公斤来计算。

    乔安娜伊丽莎白还不太服气,梗着脖子和他争辩,这个年轻的女人很漂亮,但是研究所里没有性别之分,她现在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衣服,满是墨水和粉笔的灰尘,头发胡乱的扎起,看不出一点美的模样。

    “那这里呢?这里为什么线性相关,根本就没有道理,前提也不成立...”

    诺曼叹了口气,放下笔,手指着敞开的大门,门外一些人正抻着脖子竖着耳朵听两人讲话:“出去。”

    “我...”

    “出去。”

    “你这是...”

    “伊莲,把她拎出去。”

    在另一面解题的伊莲满脸是憋不住的笑容,她虽然学习的时间不长,但有些事情是不讲道理的,她的水平不比研究所里的任何一个人差,就连乔安娜伊丽莎白都要比她差上一些。

    这时听到诺曼的话,她快步走过来搂住乔安娜伊丽莎白,小声劝:“老板认真做事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的,你有什么不明白的点可以等老板休息的时候在问他,他很好说话的。”

    乔安娜伊丽莎白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拽走:“可是我觉得那里真的有问题啊...而且这道题很重要的,如果论证结果无误,又能被理解的话,在符文架构轨道组合整体模型这一步上大家会少走很多弯路的。”

    伊莲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那也不能在这种时候打扰他,或者你可以把问题记下来?”

    一听这话,乔安娜伊丽莎白掉头就要回去找纸币,不过却被伊莲轻轻一个手指挡住了,她对一旁站着的博丽昆娜示意了一下,不知所措的小女孩赶忙跑过来拉住乔安娜伊丽莎白,她现在是乔安娜伊丽莎白的助手。

    伊莲回到诺曼办公室之后,发现诺曼正在发呆,小声说:“老板,她...”

    诺曼摆了摆手:“我没有那么小气,就是她一到这个时候就太吵了一点。”

    伊莲捂嘴:“那下次您工作的时候,要不要把门关上。”

    “不用,交流很重要,一个开放的平台也很重要,在这里我首先是一个研究者,其他的身份在这里没有价值。”

    伊莲悄悄露出认同的表情,点头,比起在书店,在里弗斯府邸,在均衡学派,她更喜欢这里,一切都很简单,学习让她快乐。

    转眼间一整个白天时间过去,晚上九点,两人从研究所走出。

    他们是不住在研究所里的,而是在不远处一个新开发的别墅区内购置了一套房产,开发商就是辛西娅里弗斯。

    没想到在家门口,碰见了好久不见的盖。

    “你怎么在这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