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你最行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应是燃枝向暖 > 第五十四章 新年快乐不快乐

第五十四章 新年快乐不快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唯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知什么时候被换上了一身睡衣,身上盖着一层薄被。暖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屋里的加湿器也开着,升起阵阵飘飘袅袅的雾气,房间里温暖如春。

    今天是除夕了。

    她穿上拖鞋走了出去。

    奚明森正在客厅看书。

    看到唯暖出来,他站起身合起书走到她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嗯,烧退了。”

    唯暖抬头看看他,不说话,眼睛里满是询问。

    “昨晚正好过来找你,结果看到你晕倒在小区的小道上。”奚明森解释道。

    “是么?”唯暖一点也不相信他的话。

    “当然是真的。”奚明森得语气不容置疑。

    “我告诉过你要回家过年的,你为什么还会出现?”唯暖直视着奚明森的眼睛,在他的眼底深处探寻。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奚明森眼底深处蕴藏了一丝笑意,又缭绕了浓浓的云雾。

    然后他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

    唯暖闭上眼睛稳定了一下心神“应然深来过?”

    “真的没有。”奚明森表情看不出丝毫的破绽。

    “是么?”唯暖仍旧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话说你这一醒来连句谢谢都没有,反而上来就是兴师问罪的语气,”奚明森叹了一口气“唉,好伤心呐”

    “哦谢谢”唯暖终于败了下来,一瞬间感觉所有的力气都丢失了。

    天知道,前一刻她是怀着怎样激动雀跃紧张的心情起床的。

    “小暖,”奚明森顿了一下,“今晚去我家吃年夜饭,我家人都去澳洲过年了,家里只剩我自己,你来陪我好不好?”奚明森主动提出了邀约。

    “好”唯暖没有拒绝,因为她实在是不想在这样合家团聚的日子里孤零零一个人。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可以做到坚强的,到头来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说实话,她怕死了那种冷冰冰刺入骨血的孤独。

    晚上奚明森在厨房备饭,唯暖在客厅收拾桌子。

    厨房有一道半透明的磨砂玻璃门,透过玻璃,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奚明森忙碌的身影。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竟觉得里面是应然深。

    奚明森的厨艺也很好,在国外独自生活过且对于食物很挑剔的人,一般都会对自己要求很高。整个年夜饭的准备过程中,奚明森一丝不苟。这一点与应然深很像,二人都是极其认真,精益求精的人。

    唯暖摆好餐具,倒好红酒,去厨房看他的成果。他正在切水果。干脆利落的在一个橙子上面划了几刀,橙子便开出了一朵漂亮的花。

    唯暖把厨房的一盘盘菜端到桌上,才想起来自己甚至没有与应然深一起过一个新年。很久以前,她一直以为,以后的以后,每年过年的时候两个人会一起大扫除,会一起在厨房忙碌,会一起养一个小宝宝,然后,等孩子长大了,两个人就去环游世界

    所有的设想都很美好,直到被血淋淋的现实击个粉碎。

    电视打开着,正播着数十年不变的春晚,唯暖有些感激春晚的存在,正是春晚才让过年变得更有年味了。

    唯暖很少喝酒,从没有试过自己的酒量。这一晚,她却觉得自己喝酒的很强烈,只想一醉方休。

    奚明森总是很容易将气氛调的温热,将一切都安排的恰到好处。

    小酌间,天南海北的聊着天,唯暖就有些微醺。

    “奚明森,毕业后我要离开京城了。”她轻轻转着手里的杯子,喃喃的说了一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此时说这句有些煞风景的话。

    正在剥虾的奚明森手指一僵“为什么?公司不是已经承诺为你解决户口了?”

    “这里已经没有我留下来的理由了。有人说,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开始,我来是为了你,一个陌生的人。后来,我留下是为了应然深。现在,我走不为任何人,只为了我自己。”

    “小暖”奚明森一直温和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慌张的神色,他终于是没忍住伸手轻轻的覆住了唯暖的手“小暖,就当是为了我,不要走。”

    骤然被奚明森握住了手,唯暖诧异的看着他,酒意瞬间清醒了三分“可是已经时过境迁了。”

    “没有时过境迁,只有当下。”奚明森握紧了唯暖想要抽出的手。

    唯暖不再挣扎,轻轻哂笑了一下,笑老天爷的捉弄。

    “忘掉应然深,比忘掉你,实在是难太多了”她轻轻垂下眼睑,遮住眼睛里的悲伤。

    “没关系,我陪着你。”奚明森的眼睛里一抹痛苦的神色一闪而逝。

    唯暖从来都没有捕捉到过奚明森的感情,她一直以为他对自己的照顾是出于道义。

    “你知道么?我曾经等了你很多年,可你只是镜花水月。这些年,等你或者远远的看着你,更像是一种习惯一种信仰一种寄托。后来,应然深突然出现了。我在十字路口站了很久,终于还是被他带到了另外的方向。后来为了他,我忘记你了,才发现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可是现在,我想忘掉他,却发现真的好难好难”

    “对不起,小暖我来晚了”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鹅毛大雪。逐渐临近午夜,鞭炮声四起。

    客厅里电视开着,每年必会报道的一个组合在赶半夜的场,他们的歌声一如既往的充满了力量充满了穿透力也充满了浓浓的土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过了追春晚的年龄,春晚不过是除夕夜的背景板。

    然而,奚明森却保持了看春晚的习惯,这简直跟老年人有的一拼了,唯暖笑着打趣他。

    “主持人们都是我的同事,我必须得给他门捧场。”对于唯暖的嘲笑,奚明森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唯暖才突然意识到,他还是c视某台晚间新闻地地道道的台柱子。

    唉,走着走着她便忘记了初心,忘记了奚明森曾经远在天涯,忘记了如果没有应然深,他的世界与自己的世界绝对不可能会有交集。

    真的是时不时都会想起应然深唯暖有些气闷

    吃过晚饭后,唯暖一个人趴在阳台的窗边赏雪。远处的夜空不时有腾空而起的焰火,炸亮在黢黑的夜空。奚明森也跟着站在了她的旁边。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岛城,冬天很少下雪,即使下也是飘零的雪花瓣,从来都积不下。夏天的黄昏,我经常会有种拉开厚重的窗帘就能看见安静坠落的雪的错觉。我是很喜欢雪的”唯暖将窗子打开,雪花夹杂着怒吼的寒风扑面而来“可我从来没有见过大雪满地是什么样子的,直到去年冬天,京城下了一场据说五十年不遇的大雪,应然深带我堆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雪人。你知道么,去年整个冬天,我都是感觉空气里是亮晶晶的清澈透明的味道,那种味道回忆起来应该叫做幸福吧。”

    “雪花从来都不会安静的坠落。”奚明森将窗子关上,拂了拂唯暖被吹乱的发丝。

    “你说的都对,大哲学家。”

    “大雪之所以纷乱才会显得美。”

    “可我更喜欢它们落地后天地间的沉寂。”

    “那我带你去踏雪吧。小区里有几棵红梅该是开了。清澈透明又晶亮的感觉,我也可以带给你。”

    “奚明森,你不要我这么好,我怕会被打。”

    “被打?”

    “被你的粉丝们打。她们现在正在挖地三尺的找我,你看”

    唯暖把手机递到他面前,群里众人正聊得热火朝天,大家纷纷在给奚明森送祝福。还有人一直在艾特唯暖,问她奚明森的近况。

    电视里忽然传来了倒数计时的声音,当众人数到1的时候,奚明森突然伸臂将唯暖拉到了怀中,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唯暖挣扎了一下,奚明森收紧了手臂。

    “小暖,你还有我的肩膀可以靠。”

    唯暖反过手抱了抱奚明森“奚明森,谢谢你。”

    然后她用力的从他的怀抱中挣脱了。

    大年初一,无所事事。唯暖赖床到上午十点钟。

    如果在家,一定会早早起床跟着父母去串门拜年。然而现在,孤身在外,这一过场就可以免了。

    晚上唯暖在奚明森的家中留宿,所以此时此刻,除了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好像也没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新年夜的雪总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却没有喜。原本以为一觉醒来可以看到大雪满地,等她兴高采烈的醒来,跑到窗边,才发现地上只有薄薄一层,风一吹,便露出了棕褐色凉薄的地面。

    鹅毛般的大雪,也不过是飘在了夜半时分。微微的有些失落。

    唯暖意兴阑珊的出门洗漱,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奚明森早已经起床。他穿着一件塞纳灰的羊毛衫,背靠着沙发垫,膝盖上放着的一台笔记本,正在工作。

    这些个工作狂一样的男人~

    奚明森发觉唯暖起床,从身侧拿起一个礼盒起身递给了她,告诉她这是送她的新年礼物。

    唯暖没有客气,有新年礼物拿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打开包装,里面是一件跟太阳一样颜色的羽绒服,灼烈而又灿烂。

    唯暖看着这样张扬又恣肆的颜色有些不敢碰触。

    感觉自己封闭已久的内心被洒进了一道明晃晃的光芒。以前应然深隔三差五只要有时间就会带她买新衣服,总是将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可自从他离开后,她便开始习惯穿颜色深沉的套装,已经很久不再碰那些鲜艳的色彩了。

    “小暖,一会儿穿上新衣服咱们去看电影。今天有很多部贺岁片上映,我们可以在影院消遣一整天。”奚明森说着接过衣服,“来,试试合不合身。”

    “你今天不用上班么?今天是周日。”唯暖任由奚明森帮她将衣服穿好。她今天是真的有点懒。

    “请假了,今天调休。”

    “奚明森,谢谢你。”唯暖终于笑了,眼睛里有一弯小太阳。

    应然深在的时候很少带她去影院看电影。时间少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主要是因为应然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自从发现应然深这个习惯后,唯暖从不主动提要求。所以,时下新上的电影,经常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追起来。这是个小小的遗憾,但也是她为他做出的妥协。

    唯暖一直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双方不断的调节,才能磨合出最舒适状态的。应然深很多地方会包容她,而她,也会顾及他所有的感受。正因为时刻把彼此装在心里,两人相处的才会舒适又自然。

    唯暖摇摇头,最近总是很容易想起他,这是不对的。

    明明下定决心要忘记的。

    大年初一,影院人满为患。

    奚明森给唯暖买了大包的零食,以及大桶的爆米花,二人便跟着海海的人群涌进了放映厅。

    奚明森选的第一部是喜剧电影,虽然导演明目张胆的在圈钱,故事情节相当的无聊,仍旧抵不住众人的哈哈大笑以及现场的活跃气氛。

    新年嘛,总要图个热闹,质量倒在其次。

    然而,一场结束,直把一直追求质量的唯暖看的昏昏欲睡。

    看来,有时候,选择不来影院看电影也是明智的。

    第一场与第二场之间有一段间隙,在休息区,唯暖抱了一杯滚烫的红糖姜茶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小口小口的喝。

    现在正好是午饭时间,今天亲戚正好造访,微微有些有不适感,所以唯暖不想离开影院。于是奚明森去附近店里买午餐,二人打算随便吃个便当,便继续扎进电影的海洋。

    以前应然深总是给她准备好红糖姜茶准备好暖宝宝,有时候还会亲自用手掌给她暖小腹。现在,她只剩下自己。正巧影院里面的水吧人性化的有红糖姜茶可以卖,她便乐颠颠的买了一杯。

    不知是身体原因,还是影院抠门,唯暖总觉得休息区有些冷。于是她窝进沙发,缩在大大的羽绒服里,抱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啜,然后任由杯子里的浅褐色液体一点点的减少。

    不远处有一排抓娃娃机正在放着欢快的音乐,一对对情侣正站在前方乐此不疲的抓着娃娃。

    唯暖看着大家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奋起的样子,很是欢乐。真的很想告诉大家抓娃娃是有技巧的,又怕说出来老板会破产。

    然后,无意中,两个熟悉的身影就这么突兀的走入了她视线的范围。

    看着两个熟悉的人,唯暖有一瞬间的恍神。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很蠢的动作将羽绒服的帽子直接扣在了脑袋上。

    因为用力过猛,帽子挡住了眼睛,她一阵慌乱,抬手去掀帽子,却无意中将面前的红糖姜茶打翻了。热热的糖水浇了她一身,太阳色的衣服上立马起了一片褐渍。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